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奔流 > 第3期 > 为了一个漫长的夏丢了秋天/此木

为了一个漫长的夏丢了秋天/此木

[更新时间]2010-06-14 18:17:09 [字数]1632[作者]此木

我要骑上一匹白马,­

驶向我梦寐的江南,­

过一个很漫长很漫长的夏天。­

­

惊险。­

如愿。­

­

热。­

太阳泼妇一样毒辣,­

只是阳光灿烂,­

我不会烦。­

­

我端着熟悉而又陌生的饭碗,­

知道以后就要相依为伴。­

一切都是那么清淡,­

淡得尝不到酸甜苦辣咸。­

­

你笑说清淡代表你们这里朴实,­

我说我们味道醇厚是我们具有厚重感,­

笑得奸邪,­

比谁都灿烂。­

­

鱼,被切分成两半,­

单面鱼的孤单。双面鱼的想念,­

我在吃这一面的时候,­

另一面又在谁的嘴里面?­

­

我大口大口往嘴里扒米,­

大口大口扒菜,­

狼吞虎咽,­

我寻思良久,­

也不知道米和菜有什么粘连,­

有,是有,­

吃完菜,吃米,­

的确不是一个好习惯。­

只是,我还是不太习惯这里的清淡,­

犹如一张皮,­

能揭开一层假面。­

­

冬日里一碗放了很多辣椒的烩面,­

吃得一把鼻涕一把汗,­

只能是想想笑笑的怀念。­

­

我不敢经常提馒头,­

提了就只能把口水往肚里咽,­

我期盼,­

只是有馍无菜的伤感,无馍无菜的绝境里我无力的呐喊,­

我想吃馍,­

真的可以一顿吃七个,­

我看到服务员诧异的脸,­

我忍着没叫再来七个,­

我吃的又何曾只是馒头,­

有杂乱的思愁在里面,­

我是吃不饱的,­

馒头本身又怎能,­

添满我思愁的无底深渊。­

 

习惯了十八年的脸盆,­

说换就换,­

一个桶的爱恋,­

其实,存在即为合理是一个很正确的命题,­

只是我们的习惯所形成的直觉,­

一直在耳边说那是错的。­

不管是盆还是桶,­

结果都是一样的,­

晾晒起洁净的衣服,­

既然选择了桶,­

就珍惜有桶洗衣的过程,­

发现她多多的优点,­

我们何时能不纠结于自己的更有别人的不足,­

我们就成长了一定的高度,­

我们何时能善于发现自己的更有他人的优点,­

我们就站到了一个新的起点。­

­

我还打算着一个落叶的秋天,­

突来的寒流打碎了我一切的想念,­

昨日晾晒的短袖还在阳台处摇旋,­

棉袄抱着我,还是无济于事的叫寒。­

­

我过了一个人漫长漫长的夏,­

如愿。­

但我却丢掉了整个秋天,­

伤感。­

­

我读着无意枯黄的绿叶,­

把北国的凋零叨念。­

­

狂风止不住的疯颠,­

撵走了夏,­

也不给秋一点空间。­

­

我叫冷,叫寒,­

朋友说回来吧,­

不会冷过河南,­

再次转身你会说还是那里温暖。­

­

或许,我真的错了,­

寒冷从不该在心里面,­

它是南北的纬差,­

是电话那头朋友知足吧的埋怨。­

­

我什么都不知道,­

也不再想知道什么,­

我数着满天的伤感,­

笑我为了一个漫长的夏,­

丢掉了整个秋天……­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544401/55950631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