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奔流 > 第3期 > 读《围城》(下)/滨城妹

读《围城》(下)/滨城妹

[更新时间]2010-05-24 20:04:45 [字数]2641[作者]滨城妹

 

 

 作家使用了许多的中外典故,信手拈来,皆成文章,造成语言的活泼典雅又意味深长。因为典故串身具有特殊的含义,因此,即使是简单的明喻,也给读者以两次投影,在读懂字面意思的同时领会更深的含义。
  这有一古寓:人需一镜,时常照看,以知己为何物,而不自知的家伙照也无益,反害他象寓言里的狗那样叫闹。书中李梅亭,苏州寡妇一句“僚是好人”。他即刻忘掉“向尿缸照照影子”。方鸿渐也时露癫状,比较而论尚是能照照镜子的“狗”。如他被唐晓芙历责后,尚会表示不再讨厌:遂从暴雨中“狗抖毛似抖搂身子……开步走了”。其[后又与赵辛楣苦中作乐,以“狗追影子丢骨头”这一母体变喻相!互调侃。“狗”为追求水中肉骨头的影子,丧失了到嘴的肉骨头!跟爱人如愿以偿结了婚,恐怕那时候,肉骨头下肚,倒要对水恨惜这不可再见的影子”。钱钟书论证此种既可讥讽世人,也能反身自嘲的“照镜式”幽默是对世事达观的高卓机智的表现。
  
  四、    意象化的描写与诙谐幽默
  
  意象化本身是诗歌中的一种惯用手法,作家却借用小说创作中。《围城》的意象不仅表现在海一样的波动,云一样的变化,莹火虫的夜游,古稀破旧的老式汽车的描写,而且还突出地表现在大量新奇独创、幽默精辟的运用上。如:“西洋赶驴的人,每逢驴子不肯走时,鞭子没有用,就把一串胡萝卜挂在眼睛之前,唇吻之上。这笨驴子以为走前一步,萝卜就会到嘴,于是一步再一步向前步,嘴愈要咬,脚愈往前赶,不止不觉又走了一站。到时候,它是否能吃得上萝拨卜,得看驴夫是否高兴。一切机关里,上司驾奴下属,全用这种技巧;譬如高年松就允许方鸿渐到下学期升他为教授。又如书中写方鸿渐失恋后赵辛楣提起唐晓芙,方鸿渐伪心里“仿佛黑暗牢里的禁锢者摸索根火柴,刚化亮,火柴就熄灭了,眼前没看清的一片又滑向黑暗里。譬如黑夜里两条船相迎擦过,一个在这船上,憋见对面船舱的灯光里正是梦寐不望的脸,没来得及叫唤,彼此早距离远了。其艺术魅力要大的多,给读者提供的想象创造的天地也要广司得多。
  前面必所提到《围城》中的典故十分广泛,其实这也是意象化的一种表王见方式,诚如当代诗人流沙河所讲:“象征、兴象、喻象、典象……看似繁多,其他都可以归纳入诗意象。
  作家还是一个颇富幽默感的学者。豁达的人生态度,使他无论在生活中或在艺术中都表现出幽默的品格。他总是微笑处事。《围城》中体现着机智幽默、妙趣横生的比喻就常常让读者会心一笑。写到在香港方鸿渐与鲍小姐上岸吃西餐,一段生动的比喻让人忍俊不禁:上来的汤是凉的,冰淇淋倒热的;鱼像海军陆站队,已经登陆了好几天:肉像潜水艇战士会长期伏在水中;除了醋以外,面包、牛奶、红酒无一不酸。尖酸刻薄地讽刺侯营长那丑陋的嘴脸,描写的“侯营长有个桔皮大鼻子,鼻子上附带一张脸,脸上应有尽有,并未给鼻子挤去眉眼,鼻尖生几个酒刺,像未熟的草莓,高声说笑,一望而知是位豪杰。侯营长瞧见李梅亭,笑说:“怎么我回到小王那里,你已经溜了?什么时候走的?”,李梅亭支吾着忙同行三人介绍,孙小姐还没下来。侯营长演说道:“我们这货车不能私带客人的,带客人违犯军法,懂不懂?可是我看你们在国立学校教书,总算也是公务机关人员,所以冒险行个方便,懂不懂?可是我手下开车的、押车.的兄弟要几个香烟钱,钱少了你们拿不出去,懂不懂?我并不要钱,你们行李不多吧,里面没有上海带来的私货吧?哈哈,你们念书人有时很贪小便宜厂笑得两颊肌肉把鼻孔牵得更大了。大家同声说,不带私货,李梅亭指着自己的铁箱道:这是一件行李,楼上还有——侯营长的眼睛忽然变的近视,努目注视了好一会才似乎看清了。放机关枪似的说:“好家伙!这是谁的?里面什么东西?这不能带——忽然又近视了,睁眼望着刚下楼的孙小姐——这也是你们同走的?这——这我也不能带。方才跟你们讲不到几句话,我就给人叫走了,没交代清楚,女人不带。要是女人可以带,我早带小王一二一,开步走了,哈哈。”诸如此类显示出作者丰沛联想力的巧妙而生动的比喻,仿佛一枚枚辣味十足的野山椒、俯拾即是地散布在作品的情节、肖像、人物心理、细节、性格以及自然景物等各类描写中,令人目不暇接。既大大地提高了作品的讽喻性,又增强了读者的阅读趣味,对于绘声绘色地刻画人情物态收到画龙点睛之效。作家能够做到妙语连珠,妙趣横生,以奇特的想象,将具体的本体和抽象的喻体,庄严的本体和戏谑的喻体,美妙的本体和可怕的喻体扯在一起,产生意外的喜剧性效果。
  
  五、蕴含深意的象征性
  
  《围城》不但可以感受到沿途邂逅的惊喜,体会到妙趣横生的比喻,更能咀嚼蕴含深意的象征。其中最富于人生哲理的是关于“围城”这一主题,小说中有一段对话说得很明白:慎明道:“关于结婚离婚的事,我也和他谈过。他引用英国古话,说结婚仿佛金漆的鸟笼,笼子外面的鸟想住进去,笼内的鸟想飞出来,所以结而离,离而结,没有了局。”苏小姐道:“法国也有这么一句话。不过,不说是鸟笼,说是被围困的城堡,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来。”
  这段话为主人公的“婚姻”埋下了伏笔,也是全书的主题。暗示方鸿渐的婚姻是场犹豫不定的追寻游戏。在归国途中,在鲍小姐的追求和引诱下,与她一起“勾搭”。在苏小姐、方鸿渐、唐晓芙的错位追逐中,终难成眷属,最后,被精明、柔韧、工于心计的孙柔嘉擒拿到手。开始,方鸿渐以为孙柔嘉只是个女孩子,事事都要请教自己。待到订婚时才发觉,她在羞缩缄默的外表下有着“专横的意志和多疑善妒的敏感”,“不但很有主见,而且主见很牢固”。所以订婚一个月,方鸿渐“仿佛有了女主人”。结婚之际经赵辛媚提醒,方才警醒。此时,却已深陷“围城”。从此,他们二人陷入传统的琐碎缠绕的日常生活。传统与其守护人孙柔嘉日益成为方鸿渐的暴君与精神囚笼。方鸿渐最后与孙柔嘉决裂,准备到重庆去,而重庆未必不是另一个“围城”。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围城”不仅象征了方鸿渐、赵辛楣等人在爱情、婚姻、事业上的追求、挣扎、幻灭、绝望的艰难生活历程和矛盾心态,更象征了在国民党统治下的旧中国,人们总是摆脱不了外在束缚的境遇,蕴含着重大的社会意义和丰富的人生哲理。
  总之,《围城》无论从思想内涵,还是艺术特色上称得上是一部传世佳作。幽默、辛辣、讽刺的笔调,时而让你开怀大笑,时而让你感受到悲哀,对现实的悲哀,对旧中国的悲哀。整篇以妙喻,幽默作外表,令人回味,令人遐想和感叹。就是作家和他的作品,同样构成了令人深思的文学现象!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544401/53760596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