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奔流 > 第3期 > 说“浪漫”/不悔

说“浪漫”/不悔

[更新时间]2010-06-02 14:08:25 [字数]2151[作者]党外人士

 

 

 

      浪漫,每个人都不陌生;境界,任何人都能达到。可是,当浪漫进入到一种境界,就并不是人人可及的了。

  曾经,我自觉寻到了属于自己的浪漫;一度,我自认进入到了某种境界。可近来,总有些怅然若失了。那个上午在单位,跟同事开玩笑说了一句话:要么就别生下来,要么就像他(她)们一样地活着。

  前者已无回头之可能,毕竟,人生已翻过了最美丽的三四张,只有找个活法之可能。不管怎么说,人活着的日子相对死要少得可怜,说得更具体些,不过几十年的时间;而在这几十年中,可供逍遥者又不知几何。于是乎,怅然之余似乎为自己找到了目标,这个目标就是他们,那些曾经活过,准确地说是活在那部小说里的人。

  从来我都没想过,血色,居然可以跟浪漫连在一起,然而当我看了《血色浪漫》之后,便觉得,浪漫,非血色不足以达其妙处。也正如此,当我随着小说中人物的命运游走的时候,不知不觉地也想到了我自己,想到了自己曾经走过的路。那真的还叫路吗?我说不上,但总觉得,走当然是走过的了,而且似乎也还浪漫过;但,那真的就可以配做浪漫这两个字吗?或许是吧,如果这也算是,那浪漫便是人人可得的,连流浪汉也不例外。

  于是,我以流浪汉的身分浪漫过一回,而且也分明看到了那浪漫里透着隐隐的血色。然而当《血色浪漫》真的摆在面前的时候,便不觉那浪漫是属于我的了,因为它是属于每个人的。属于每个人的东西,于我,还有什么意义呢?于是我竭力去寻找可能属于我自己的那份浪漫,但终于也没有找出。

  慢慢地,我悟出些了,原来,真正的浪漫是一种境界,而不是所有浮光掠影的那些风花雪月。这想法令我有了一丝丝震颤,震颤之余又让我静静地梳理了一下:那会是怎样的一种境界,那种境界需要一定的外在条件吗?

  一定是的,单看那小说,自然是带有时代的因素的了;然而这个时代里,毕竟有无数的人,可无数的人里,似乎也只有数得清的这几个,于不觉中进入到了某种境界;退而想,那自然是与家庭有关的了。当然,家庭环境确实决定着某个人的人生走向,这样的家庭虽说不多,可达此境界者却已是风毛麟角了。想来,更多的,便是个人因素,我想这是最不该否定的。

  我没赶上那时代,更无缘那家庭,似乎就个性来讲,虽努力追寻也无法达此境地。于是便只能唉地一声长叹,聊以慰藉自己曰:何必汲汲于追求这个呢?然而我的心总也沉淀不下来。至少,要真的归于沉寂,还得过些时日。我也知道,时间可以消磨一切,但随之而消磨的,还有浪漫,更不用说达于那种境界的浪漫了。

  我也曾见识过一些震撼心灵的文字,但总与浪漫无关。在我的意识里,浪漫跟轻浮半斤八两。虽说我自己知道这对比也还是有些问题,但总与震撼二字无关。然而这次,它震动了我,开始,我并不觉其浪漫,也就没想更多,甚至待到翻书过半,那浪漫里仍带着沉重的气息,甚至,浪漫只是生命重压的调味剂。虽说这种微调可以给枯寂的人生添些色彩,但也只是给残酷的生活找了件华丽的外衣而已。

  可我还是慢慢觉出其浪漫了,并因了这浪漫忽略了他们的生活,似乎这浪漫是游离于生活之外的。而那些人,也不再是生活中的人,他们不需要物质生活,甚至不需要家庭,可以裹腹的,只有精神食粮,连一次烈焰般的性爱,也足以度过三年困难时期,更不用说每月还有八斤白面可供享用了。

  这是我听过的最纯正的浪漫,这是可以刻进我记忆深处的浪漫,那些粗犷的场景,已不再是文字,而是活生生的人在做着活生生的事。当我沉溺于其中的时候,已经失去了现在的我了,我觉得那就是我,一个进入到真正浪漫境界中的我。飘飘欲仙,不知口福为何物,更不用说用烧得流油的老鼠裹腹了。

  终于可以掩卷而思了,冒出的却是另一个人物,一个被称作妓女的活生生的人。在我的印象中,妓女大抵是神经麻木的,只有肢体上的骚味儿令人心驰神往。然而,我还是让那个生活在这种场合里的人感动了。或许,她也是因为第一次感动才觉得献出生命是如此幸福。她的名字也很俗,不过,我想,那个时代,这名字还是蛮时髦的。说来是两个重叠的字,那是两个现在很多女孩子都喜欢名字,叫珊珊。

  她不会玩枪,可她还是用自己一生射出的唯一一颗子弹把自己送进了天国,去相伴自己钟爱的人。在这类人眼里,应该只有钱,没有爱,连她自己都这么想,这么做。然而这唯一的一次改变,注定了那是一场旷古绝今的浪漫,虽然那浪漫带着真正的血色。

  这就是境界?我说不出,也不敢去说了。因为我怕说出来,很多人会嗤之以鼻,而且,我也不想哪个女孩子愿意陪我只是走过这么短暂的一生。从这一点看,我的这羡慕,有点像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意味了。可我还是徜佯在那境界里,希望这个境界里的自己从中能获取点什么,想来应该是,那是一个纯真美丽的女孩子,她爱我,我也有能力好好呵护她,虽不说白首偕老,却也可钟爱一生。

  我仍然不认为这是一种境界,但于浪漫二言,也可算勉强为之了吧?而且,一旦放在自己身上,便想到了些美好的过程,甚至连结局也一样是美好的。如此看来,便有些俗不可耐了,哪里还配作境界?但愿,即使不能达此境界,也还偶遇一场浪漫,不然,非但失去了境界,连浪漫也与己无缘了,这人生,便迷蒙蒙尽显灰色了。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544401/29723902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