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奔流 > 第3期 > “让荆州”/刘庄主

“让荆州”/刘庄主

[更新时间]2010-05-23 15:48:45 [字数]3727[作者]刘庄主

 

 

 

  根据《三国志》、《后汉书》的记载,献帝建安六年(公元201年),曹操挥军徐州进攻刘备。无奈之下刘备只好前往荆州投靠刘表。“表自郊迎,以上宾礼待之,益其兵,使屯新野。荆州豪杰归先主者日益多,表疑其心,阴御之。”对于刘备的到来刘表是欢迎的,不但以“上宾礼待之”,而且还给刘备提供了部分兵力,镇守荆州的北大门---新野。也就是说在事实上,刘表允许刘备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军事实体在荆州生存。起初刘备对刘表临危扶持还是非常感激的,表现也是非常买力。献帝建安七年(公元202年)刘备还在博望打了一个漂亮仗,既为自己的生存也为刘表荆州的稳定立了一大功。不过,处在四战之地的荆州,刘备也一直没有忘记替自己打算。引起了刘表的警觉。“表疑其心,阴御之。” 原因何在呢?大概有三个:

 

  第一是“刘表礼焉,惮其(刘备)为人,不甚信用”。造成这种情况的根源还是在刘备身上。之前刘备虽然以“弘毅宽厚”著称,但是一路坎坷,依吕布、投曹操、奔袁绍,给人的感觉就象“三姓家奴”吕布一样,为人不被信任。程昱就曾经对曹操说过:“观刘备有雄才而甚得众心,终不为人下,不如早图之。” 郭嘉也说过:“备有雄才而甚得众心。张飞、关羽者,皆万人之敌也,为之死用。嘉观之,备终不为人下,其谋未可测也。古人有言:‘一日纵敌,数世之患。’宜早为之所。”想必刘备的这种印象也给刘表造成了影响,再加上刘表本人“虽外貌儒雅,而心多疑忌”,对刘备产生怀疑也是一件正常的事情。郭嘉所言:“表,坐谈客耳,自知才不足以御备,重任之则恐不能制,轻任之则备不为用。”正是刘表心态的真实体现。

 

  第二是“荆州豪杰归先主者日益多”,来到荆州以后,刘备利用各种方法迅速扩充自己的实力。这其中包括了“三顾茅庐”请出了诸葛亮、招揽了徐庶等在野名士,同时还争取极力荆州本地官员。象伊籍之类的荆州官员也成为了刘备拉拢的对象;另外,刘备还采纳了诸葛亮的主张,用清查“无籍”的名义迅速扩充了自己的军队数量。显然,刘备的举动是想从一个军事实体变成为一个政治实体,按现在的话说就是打算另立中央,这当然是刘表所不能容忍的。

 

  综合以上两种记载,《三国志》和《后汉书》中都提到的“刘备奔表,表厚待之,然不能用”及“刘备自袁绍奔荆州,表厚相待结而不能用也”应该是历史的真实。既然如此,刘表就不可能会象《三国志•蜀书•先主传》注引《英雄记》中提到的“表病,上备领荆州刺史。”这种有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不是象刘表这样的政治人物做出来的。也就是说:《英雄记》中的记载是错误的,不可能发生的。

 

  关于这个问题,史料中没有一个明确的记载,但是在《三国志•蜀书•先主传》注引《世语》中倒是有一个这样的记载:

 

  (刘表)曾请备宴会,蒯越、蔡瑁欲因会取备,备觉之,伪如厕,潜遁出。所乘马名的卢,骑的卢走,堕襄阳城西檀溪水中,溺不得出。备急曰:“的卢:今日厄矣,可努力!”的卢乃一踊三丈,遂得过,乘桴渡河,中流而追者至,以表意谢之,曰:“何去之速乎!”

 

      这个故事的戏剧色彩太浓,很难说清楚是真是假,但是有一点倒是可以肯定的:刘备和刘表部下的关系的确不怎么样。究其缘由,主要和双方在对待曹操的态度大相径庭有关。刘备对曹操,那真是不共戴天,刘备的一生基本上都在和曹操对抗。而荆州这一班刘表的手下对待曹操,基本上可说是推崇倍至。《三国志•魏书•刘表传》中记载了两个例子

 

  太祖与袁绍方相持于官渡,绍遣人求助,表许之而不至,亦不佐太祖,欲保江汉间,观天下变。从事中郎韩嵩、别驾刘先说表曰:“豪杰并争,两雄相持,天下之重,在于将军。将军若欲有为,起乘其弊可也;若不然,固将择所从。将军拥十万之众,安坐而观望。夫见贤而不能助,请和而不得,此两怨必集于将军,将军不得中立矣。夫以曹公之明哲,天下贤俊皆归之,其势必举袁绍,然后称兵以向江汉,恐将军不能御也。故为将军计者,不若举州以附曹公,曹公必重德将军;长享福祚,垂之后嗣,此万全之策也。”表大将蒯越亦劝表,表狐疑,乃遣嵩诣太祖以观虚实。嵩还,深陈太祖威德,说表遣子入质。表疑嵩反为太祖说,大怒,欲杀嵩,考杀随嵩行者,知嵩无他意,乃止。

 

  作为刘表手下的主要谋士---韩嵩、刘先,对曹操都是赞赏有加,极力规劝刘表归顺曹操,只是因为与刘表“欲保江汉间,观天下变”的原则相冲突,所以未能如愿。

 

  初,表及妻爱少子琮,欲以为后,而蔡瑁、张允为之支党,乃出长子琦为江夏太守,众遂奉琮为嗣。琦与琮遂为雠隙。越、嵩及东曹掾傅巽等说琮归太祖,琮曰:“今与诸君据全楚之地,守先君之业,以观天下,何为不可乎?”巽对曰:“逆顺有大体,强弱有定势。以人臣而拒人主,逆也;以新造之楚而御国家,其势弗当也;以刘备而敌曹公,又弗当也。三者皆短,欲以抗王兵之锋,必亡之道也。将军自料何与刘备?”琮曰:“吾不若也。”巽曰:“诚以刘备不足御曹公乎,则虽保楚之地,不足以自存也;诚以刘备足御曹公乎,则备不为将军下也。愿将军勿疑。”太祖军到襄阳,琮举州降。太祖以琮为青州刺史、封列侯。蒯越等侯者十五人。越为光禄勋;嵩,大鸿胪;羲,侍中;先,尚书令;其余多至大官。

 

  从这段记载中分析,基本上刘表的主要部属都极力劝刘琮降曹。这其中也包括了刘表的妻弟蔡瑁及外甥张允等刘表的家族力量,所以刘琮才迅速投降曹操。

 

  以上的例子可以告诉我们:就算刘表有心让荆州,也过不了部下和家族这一关,很可况刘表自己也对刘备很不信任,所以这也可以证明:《英雄记》中的记载是错误的。

 

  前面已经提到:在立嗣的问题上,荆州内部大小官员和各种政治势力产生了分歧。包括刘表的后妻、刘表的妻弟蔡瑁及外甥张允、荆州的主要谋士蒯越等主要部下都是支持刘琮的。刘表本人的态度如何呢?

 

  二子:琦、琮。表初以琦貌类于己,甚爱之,后为琮娶其后妻蔡氏之侄,蔡氏遂爱琮而恶琦,毁誉之言日闻于表。表宠耽后妻,每信受焉。又妻弟蔡瑁及外甥张允并得幸于表,又睦于琮。而琦不自宁。(见《后汉书•刘表传》)

 

  既然从内到外都是选择刘琮,那么刘琦的支持者又是谁呢?笔者推测,在刘琦的背后极有可能是刘备势力的支持。史料上有一段这样的记载:

 

  (刘琦)尝与琅邪人诸葛亮谋自安之术。亮初不对。后乃共升高楼,因令去梯,谓亮曰:“今日上不至天,下不至地,言出子口而入吾耳,可以言未?”亮曰:“君不见申生在内而危,重耳居外而安乎?”琦意感悟,阴规出计。会表将江夏太守黄祖为孙权所杀,琦遂求代其任(同上)。

 

  很明显,刘备和诸葛亮参与了刘表立嗣之争。为什么他们要参与刘表的家事呢?是不是刘琦有什么过人之处呢?史料没有记载。倒是曹操对刘表的两个儿子有一个评价:“生子当如孙仲谋,刘景升兒子若豚犬耳!”一句话,都不怎么样!笔者认为:极有可能是刘备和诸葛亮一早就商量好了,准备让后刘表时代的荆州进行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发展,所以才积极参与此事。现代亦有学者对诸葛亮献策的动机表示怀疑:如果刘琦确实是听了诸葛亮的意见自求外任的,那实在不是什么好主意。这就象袁绍的长子袁谭被外任青州刺史一样,一旦离开,便失去了与其弟弟争夺州牧的机会和可能。这一点,以诸葛亮之智应当是非常清楚的。这会不会是诸葛亮、刘备别有用心,有意促成刘琦外出,加速激化刘氏兄弟二人之间的矛盾,最终分裂荆州势力?笔者认为这番分析十分有理。刘琦外出担任江夏太守,虽然失去了与弟弟争夺州牧的机会和可能,但是却变成了握有重兵的封疆大吏,势力自然提高不少,这反而给了刘表及其一班手下的担心,因此才会出现《典略》中的一段故事:

 

  表疾病,琦还省疾。琦性慈孝,瑁、允恐琦见表,父子相感,更有托后之意,谓曰:“将军命君抚临江夏,为国东藩,其任至重;今释众而来,必见谴怒,伤亲之欢心以增其疾,非孝敬也。”遂遏于户外,使不得见,琦流涕而去。

 

  之前的刘琦是求自安而离去,而现在却是不顾危险主动省疾,反而让蔡瑁、张允等人不得安宁。从最终的结果看,刘琦也的确站在了刘备、诸葛亮的一边来对抗曹操。显然刘琦外任后最大的受益者是刘备和诸葛亮。

 

  刘备、诸葛亮与刘琮的关系如何呢?史料上没有明确的记载。不过通过上面的分析得知:既然刘备和刘琦处于同一阵线,自然刘备、诸葛亮与刘琮的关系也就是对立面。《资治通鉴》中有一段记载就很能说明问题:

 

  时刘备屯樊,琮不敢告备。备久之乃觉,遣所亲问琮,琮令官属宋忠诣备宣旨。时曹操已在宛,备乃大惊骇,谓忠曰:“卿诸人作事如此,不早相语,今祸至方告我,不亦太剧乎!”引刀向忠曰:“今断卿头,不足以解忿,亦耻丈夫临别复杀卿辈!”遣忠去。乃呼部曲共议,或劝备攻琮,荆州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544401/188143513.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