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赣西文学 > 第1期 > “甘谷写作群”诗歌作品小辑

“甘谷写作群”诗歌作品小辑

[更新时间]2009-06-11 22:39:36 [字数]4894[作者]曲涧清风

“甘谷写作群”诗歌作品小辑

甘谷位于甘肃省东南部,渭河由西向东横贯全县;公元前688年置县,为全国县制肇始地,有“华夏第一县”之称;有国家级重点保护文物单位大像山石窟等,是陇上久负盛名的文风之地。“甘谷写作群”是甘谷所有写作者的一种概念总括,包括出生或生活在甘谷的所有写作者。我们期望团结越来越多的写作者,以实现甘谷写作总体力量的展示和对外行走。本期推出的诗歌作品,既有名家新作,也有刚刚起步的小学生。他们正以实力写作的态势及高贵的文学品质活跃于当下,日渐成为一支引人瞩目的文学力量。 (组稿:杨岁虎)

 

《别再把这两个字,提起》

/王剑飞

 

汶川

一个让国人哀痛的地方

一个让人类伤感的字眼

一个让世界不再陌生的名字

你同“5.12”一起

已凝固成中华民族国殇符号

伤疼的记忆

 

汶川

中国,因你经受了血与火的磨砺

谱写了一曲惊天地涕鬼神的爱的壮歌

汶川

你是祖国母亲永恒的伤疤

我不希望任何人再去触摸

 

在那里,艾蒿疯长

野玫瑰、夹竹桃再次绽放

油菜花千里飘香

乡亲们的笑容映着霞光

歌声从洁白的教室飞起

国旗在绿树中飘扬

母亲衣服的裂纹

儿女们正为你缝上

也把你的的伤口缝上

 

五月

我祝福平安

我祈祷吉祥

我们居住的地球,

除了花开的声音

平静得什么也没有发生

就像删除了2008年一样

《野花芬芳》

                                /牛勃

地球的能量在魔鬼的手中释放

生命的激情在爱的掌心积聚

不同的声音  不同的肤色

用相同的眼神关注

魔鬼眼中的怯懦

像黑暗面对光明时的战栗

油菜花的金黄涂抹了一切

甚至  迎春柳以铜器的声音

报告春的喜讯

一朵朵野花

赶在春的脚步前

寻找废墟上松软的方向

是不屈的抗争  更是

不屈的力量

 

晨曦依如千年前抚摸汶川

晚霞依如万年前让映秀弥漫芬芳

教学楼耸立在夕阳的余晖里

沉静的剪影  像山峦的造型

一代人的肩膀在这儿定格成雕像

一代又一代人的精神从这儿绵延成山梁

野花芬芳

唐诗宋词以亘古的意境

继续田园的优美  边塞的苍茫

 

一年前的今天

今天前的一年

5•12  像一枚黑色的纽扣

注定要  沉沉地钉在一个民族

离心窝最近的地方

让山以挺拔抚慰悲痛

让花以鲜艳安抚创伤

而汶川  以灾难的喉咙吹响爱心的集结号

在一年前的今日  一年后的一个又一个今日

向民族精神的最高峰集结

 

篝火熊熊

野花芬芳  汶川

这个灾难和爱心积聚的地方

注定要成为共和国一道精神的风景

像 茅盾先生笔下的白杨

为一个民族凤凰涅槃的理想

山一样挺拔

梦一样辉煌

(牛勃,中国作协会员,天水作协副主席。)

 

《想象托尔斯泰》

      /陈继明

 

你可以把自己

想象成托尔斯泰

 

于是你闻到了

青草的气息

泥土的气息

整个大地的气息

 

你还听到了马的喷嚏

树木的喧哗

农妇的令人费解的呼喊

渔夫悄悄的叹息

 

你一定还看到了

薄薄的晨雾中,闪出了一头牛

又闪出了一只狗

 

最后出现的,是一个老头

胸前飘荡着白白的胡须

脚踩粗大的皮靴

 

那是一种决心走向远方的样子

出门时却似乎

有些仓促

陈继明,北京师范大学珠海分校教授,宁夏作家协会副主席)

 

《在你身旁》

     /王军玲

 

坍塌的灾难袭击着坍塌的城乡,

碎裂的心脏承载着碎裂的梦想。

我的亲人,你在何方?

 

无言的山川铭记着无言的离伤

悲喜的双手收集着悲喜的泪行

我的亲人,请靠住我的肩膀!

 

鲜血的红光见证着鲜血的滚烫

生命的脆弱砥砺着生命的顽强

我的亲人,我们不会彷徨。

 

崛起的家园并肩着崛起的学堂

不哭的孩子鼓励着不哭的爹娘

我的亲人,我们会实现你的愿望!

 

不屈的意志铸造着不屈的脊梁

高扬的血脉凝聚着高扬的炎黄

我的亲人,我就在你的身旁。

 

《我以为爱情没有四季》

/王记善

 

我以为我为爱情而生

我一生只唱过一首曲子

没有伴奏

没有谁能听懂我的歌声

除了你

 

我以为爱情能穿过婚姻

在婚姻之外能走得很远

没有路卡和交警

没有谁能让我的车子停住

除了你

 

我以为爱情没有四季

爱情只会拥有一种季节

没有沙尘和风暴

没有必要准备御寒的衣物

除了你

 

可是啊  我

为什么失去声音

在寒风里瑟瑟发抖

我的大蓬车已支离破碎

没有谁能给出理由

除了你

 

《猎人》

/李林寒


旧年里的鹰是一副颓废的模样
酗酒,抽烟
谈论过去的女人
偶尔安坐
垂下翅膀和兵器


又一年了
你究竟都做了些什么
你对时间的屠宰
跟肉体的搏斗没有终结?


森林依然没有降临
神灵居住在崖上
“那些辉煌的时日哦”
你对着我感叹
仿佛你不是你
你是冷静的火焰
是熄灭的风


现在,你说
都挣脱了
从一把松散的椅子
和窗前苍老的树木

那些来年的猎物

会是新鲜的么

 

《王维》

/王一良

 

诗中一缕青烟

闲闲淡淡

犹如不见人的空山

深林  清泉

禅机一一入秋山

妙语一一化夕岚

 

盛唐的风景真美啊

落日 长河 孤烟

沉醉在画图中执迷不悟

燃上一柱香

将那一杯思绪

溶进朝雨柳色

看故人

西出阳关

 

《生存一种》

/黄宝全

 

原来

你寻找的是

流浪在丝绸之路上的一首诗

 

她曾经用野草编织的花环

遮挡

戈壁滩毒辣的太阳

她曾经向牧羊老人

诉说过

自己的忧伤

她也在吐鲁番的葡萄架下

有过关于家的梦想

 

可她依然在流浪

游弋在

色彩斑斓的西风古道上

 

 给花的苦恼》

    /席国平

 

你的心地善良才接过我的一碗清水
   
你的心滋蕙兰才吐放一袭清新
   
你的浑身娇洁才粘了艳羡的微尘
   
你的全身艳丽才苦恼了他们猥亵的目光
   
   
我没有什么可以馈赠
   
我的花朵
   
我只有让露珠照射我的前额
   
写满关于你的诗行
   
那可是我最美的心给你最清的洗濯
   
在目光与邪恶的交锋中穿透了你的身体
   
   
影子的体温超出了太阳的香味
   
我从容地伸手抚摩了你的颜色
   
世界的宽旷从此遍布了你的传说

 

《你的生日》

   /杨岁虎

 

二十三个年头,不短也不算太长

摆桌酒席?未免有些过于张扬

 

工作的辛劳,太多的世态炎凉

你我失去了初识的浪漫与幻想

 

我剃须理发让自己帅气漂亮

我整理小屋将家具擦得光光

再把你爱吃的小菜炒得喷香

然后,小心地点上温暖的烛光

 

这比什么都强

我微笑着倚在小屋的门框

看你眼前一亮

我想你一定倍感温馨和欢畅

 

《手推车里的小孩》

 /雪 浪

 

孩子   坐好了
老爸选择了
这个阳光明媚的早晨
和你一起出发 
 
老爸要带你去看
蓝蓝的天
清清的水
绿绿的草
艳艳的花
......
 
这些美好的事物 
将陪伴你长大 
 
孩子  老爸还要带你去看
那些来自乡下的农民工叔叔
那些辛勤的园丁
那些菜摊上写作业的小哥哥小姐姐
......
 
这些平凡的人 
将教会你如何热爱生活
 
孩子  可能我们会遭遇
一些不期而至的风雨
会经受一些挫折和摔打
但老爸一直会紧握车把
为你表达慈爱、方向和阳光
 
孩子  老爸希望
有一天当我老了
你也能用你坚强的臂膀推着我
去看那些我们记忆中
美好的人和事物

 

《失   意》

/杨顺林

 

把枯萎的残痛

举过头顶

渴望雨露的滋润

压抑激情的潮涌与波动

在复活的日子

让尘缘

无视的匆匆路过

失意与无眠

撕裂

撕裂梦网残片

涅磐是终结

禅与佛化为灰烬

无法演绎

凤与凰的序曲

 

《一首母亲节的诗》   
         
/南煜


那一年我还不知道母亲节,春风,就吹着杏子熟了,
唏哩哗啦,砸在母亲的手篮里,闪烁着金黄。
坐在瓦蓝瓦蓝的的房脚下,我们痛哭着走上一道湿透的墙
那晚夜猫子叫了十次后杏树上长满了刮笔刀
摇曳着告诉我们:日子的机关中藏满了风,
就像母亲并拢的双手展开,疼痛沿着地图散射
跟着风和刀子一起割破了今天古城一地完整的月光
守家的嫦娥,砍树的吴刚,他们都瘦了,面容憔悴!
摆出一面镜子,照着遥不可及的比例尺
眩晕的母亲的眼里,此时的星星去了几颗,银河又添了几条?
那片唏哩哗啦的金黄,又砸在瓦蓝瓦蓝的房角下
谁的手篮子里?

 

《有柳花拂过双眼》

    /张小菊

 

长期以来太多的夜晚

嘴唇触到

语言瓷般的质感

心事因为始终向阳

而茫然

茫然  有柳花拂过双眼

 

柳花拂过双眼

熄灭目光

我就想这样

暂时离开自己一会儿

与内心真实的感受小坐片刻

只用脚印的嗅觉,跟随暗河

墨绿的幻梦温暖地延伸

 

喧嚣在耳边的涛声此刻多么遥远

生活的法则此刻多么遥远

这一刻,我握紧了自己

紧紧和一颗透明透亮的灵魂靠近

拂过双眼

感觉并不沉重

怀抱着生而为人的好脾气

倘若我还渴望流泪

我就认认真真想一回

 

现在有柳花拂过双眼。

你挺好看。

 

《我是一个游荡的精灵》

   /杨忠明

 

午夜,我是一只游荡的精灵

在浩瀚的网络海洋

尽情的偷窥,随意的游荡

我那简单成孤线的灵魂

为何漫无目的向前

思念

你这可耻的小偷

让我倾家荡产

害我孤独流浪的坏蛋

欲念,平淡,无法到达

是渴望的必然

我要将这一切

连同荷尔蒙一起抽出

排放在擦洗干净的桌面

让激情的归激情,让平淡的去平淡

三分交由梦想

七分带回人间

 

《春雨》
       /李玉杰


————沙,沙————沙……
看啦,春雨悄悄地来啦
似一个个奇妙无比的音符
弹奏出一首又一首优美动听的小曲
像一个可爱又顽皮的小精灵
把窗外装扮得多姿多彩
这灵动的景致,画家怎能描绘得出来?

不知什么时候,
雨悄悄地停了
可它,却留进了我的心里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538105/611159.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