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赣西文学 > 第1期 > 长恨此身非我有-----------------------作者:孙昭晖

长恨此身非我有-----------------------作者:孙昭晖

[更新时间]2009-06-11 22:03:11 [字数]1789[作者]曲涧清风

              《长恨此身非我有》

 

                  文/孙昭晖

 

第一次知道苏东坡这句词的时候,是在电影《姨妈后现代生活》里,当周润发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对斯琴高娃说出这句:“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时,我就深深的喜欢上它,感觉像相识很久的知己。

相传苏东坡贬黄州(今湖北黄梅市)任酒监(相当于今天酒店经理的小职务),一天夜游,在江边的一小舟上喝酒,夜晚的天空极美,他一时兴起,写了这首《临江仙》的词:

“夜饮东坡醉复醒,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榖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第二天,谣传苏东坡到江边写了这首词,已顺江逃走了。这谣言传到太守的耳中,他大惊,因为他有职责监视苏东坡不得越出他所管辖的地界,他立即出去,结果发现苏东坡尚卧床未起,鼾声如雷。

黄州在中国的佛教史上占有很重要的位置,黄州附近有一东山寺,五祖弘忍曾在此弘扬禅宗,其“肃然静坐,不出文记,口说玄理,默授与人”的作风,开中国佛家特有的禅风,对后来的禅宗的发展影响颇大。六祖惠能大师在此投入五祖门下,据说他原为樵夫,听人诵读《金刚经》,始发愿学佛,其所作的“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的偈语得到弘忍的认可,秘传衣钵,为第六代祖。惠能得法后南归,隐居15年,继至曹州的宝林寺弘扬圣教,大阐宗风,至此,惠能宗风独尊天下,为中国的禅宗的开山。

黄州,亦是苏东坡一生重要的转折点,他从前期的以儒家为主的思想,蜕变为以儒道佛合流的达观和超然自适的人生态度。在中国历代的士大夫中, 东坡先生是少有洒脱的人,以出世的心态做入世之事,儒家的淑世精神于佛道化解人生苦难,以佛老庄禅超物我齐生死的空无思想,在恶劣的社会政治环境中追求道德人格挺立,成就虚静高洁的心灵和淡泊超逸的人格。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趾爪,飞鸿那复计东西。”人生一辈子像下雪天的一只鸟,偶然在雪地上停了下,留下一鳞半爪,飞走了以后,雪又下来,把那个印子又盖住了。相对于永恒的宇宙,人生不过是匆匆一过客,躯体也仅只是我们灵魂暂时寄居的躯壳,东坡先生正因为参悟了这一点,才会发出“长恨此身非我有”的叹息,亦告诉自己生命的无常、岁月易逝,劝自己放下鸡零狗碎的事情,寄情于山水诗酒茶词禅书画,生活当下。也才有那份闲情逸致倚杖听江声,亦才会在顿悟之后,忘却名利浮沉,驾一叶扁舟,风里来雨里去,做一回心灵的主人。

      佛言:“有求皆苦,无欲则刚。”我有一位朋友,“烦死了!”总挂在嘴边,我问他:“你天天烦,你究竟烦什么?”“没钱没房子更没女人”他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太沉迷执著,反而不得超脱,人生才活得那么苦。与其天天抱怨,不如当下改变,因为你不开心也是过,开心也是过,那为什么不开开心心得过呢?身体总归有一天会离开我们化为一抷尘土,你为什么要不快乐的生活呢?

有时候我在想,21世纪的中国人是否还会有像古人的那种隐逸的情怀?“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的田园牧歌式的生活还能寻回吗?四通八达的交通如蜘蛛网一样,让我们享受到古人享受不了的方便与快捷,就在农村也随处可见“要想富,先修路!”的标语,估计无车马喧,只能在古代了,因为汽车的售价也越来越低了,另外还可以分期付款。更不要说隐居山林了,风景稍微好点的地方都被圈起来了收门票,要不被开发成房地产了,如果实在没有风景的地方偏要花重金搞出一些景点出来,看来,隐逸真的成了一种奢侈的生活了。

东坡先生病逝前两个月,在《自题金山画像》中,他对自己的后半生做了总结:“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将“长恨此恨非我有”铺衍到一个更旷达的境界。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538105/611142.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