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赣西文学 > 第1期 > 反光镜-------------------------------作者:崔国发

反光镜-------------------------------作者:崔国发

[更新时间]2009-06-11 21:56:46 [字数]2611[作者]

《反光镜》

 

/崔国发

 

是谁,在悬挂季节的灯盏?花朵告诉我,她内在的秘密。

在雾霾中穿行,必须小心驾驶,因为能见度低,目光总是比车轮提前到达。镜中的反光,也总是在不期而至的雾中,使人的心情更加晦暗。

浮现的岛屿:在波涛中出没,一尊硕大的鲸的脊背。风起云涌,我看见礁石的瘢痕,在暮色的金黄中日益加深。

生命的秘密,你不能说出。身体波浪般起伏,从泥盆纪脱颖而幻变成女性的狂喜,也许只在一刻的倾注之中,就使你痉挛,膨胀,或者渗出雌性的水滴。

谁曾在春天和我相爱?一朵百合花的微笑,在精美的画册里,有可能感觉不到,她无声的燃烧。直到秋风刮来的,一捧说不清的灰烬……

你不能不疼痛,时间的车轮,从你心上一次次碾压,似乎已命中注定,梦中显影的,可能还是你多年以前的情人。

“我只能说,我们到过那里,说不上是什么地方。”在另外一首诗里,我还注意到,艾略特如是说――“地点总是地点,而且仅仅是地点。”活了这么多年,我还真的不知道,哪个地方是最真实的一个地方?

一只可爱的斑鸠,不知何时,飞到我的院子里觅食?也许它是,我前些日子在卡夫卡的文字里,邂逅的饥饿艺术家?

深渡码头,落霞如期降临。上岸之后,我仍心仪渡我去鸟岛的那只画舫,它的兰桨劈开的温柔,带着碧水的清莹,以及鹦鹉的摹唱。

梦回东阁,我在乡下暗恋的布谷,飞过绿色的秧田。咕咕――咕咕――这些在春秧上练声的布谷,原生态的声音,蓦然贴近,春日屋檐下新媳妇的性情。

我惊羡于那里:当一只蛱蝶在玫瑰花中轻饮,你不要惊醒她,幸福的春梦。

钢琴练习,不知从谁家的窗前,飘出忧郁的旋律?在春天的某个夜晚,你驿动的心,于乌有之乡栖居,没有人能体会你茫然的虚无。

打开蚌壳,最初的美女,从珍珠里出来。我无法知道,这么多年,她被幽禁在闺中,如何耐得住生命的寂寞?

好久没有照面的月光:一个叫嫦娥的女子,她的霓裳被时光解开,嫩白的肌肤,一种晶莹剔透的美。

冰是水的骨骼。谁守身如玉,而水,是冰的身体里流动的血液。

在一片黑暗中,找到一只完好的灯泡,而总是摸不到,启用的开关。

这就是叶芝在柯尔庄园里放飞的那些野天鹅,五十九只天鹅,在寂静的天空浮游,或者落脚于芦苇丛中,象湖边激情燃烧的一对对情侣。它们的脚步轻盈,它们的心灵年轻。

时间是飞鸟掠过的影子,这话好象是埃里蒂斯说的,它一闪而擦过天边,流星不知又陨落几何,睁开眼睛,面前呈现的是扑朔迷离的石头。

坐在朝南的窗口,端望一片蓊郁的树林。那长长的紫藤萝,仿佛一夜之间,就在那棵榕树的躯干上,缠绕成一种交合的缠绵。又是春光明媚,叶子在微风中,旋舞出黑暗的谱系中初醒的黎明。

所有的雨都会停下来,这几乎是天的一种常态。

进入,在你享受过一番生活之后,不妨退出。也许一次意味深长的退出,昭示着下一次更痛快地进入。

在下雪的午后,我围炉夜饮,叶舟的诗酒。他说:一个明朝的书生,走进了桑拿房,“不,什么都不需要,但请你烫一壶陈年的雪水。”我不知道,自己是被叶舟的诗震动了,还是被书生的话折服了?

一辆黑色的轿车,在宽敞的柏油路上行驶。驾车人从反光镜里,看到后面步行的前妻。这时,他是一踩油门溜之大吉,还是停下车来,找回往日温情的记忆?

互补:我一触及它,就想起帕斯的短句:“在我身上你找山,/找葬在林中的太阳。/在你身上我找船,/它迷失在黑夜中央。”互补仿佛是一个梦。

    每个人或者事物,都有自己的衰老方式。“它臂膀上剥落的铁层并不显眼。”聂鲁达在一只生了锈的锚身上这样写到。――不知道这只从安托法格斯塔来的锚,是怎样在孤独中支持自己,就像在航行中的那样带着尊严?

博尔赫斯说声名显赫的马里诺在看见一朵黄玫瑰时,曾低声念出两行诗:“花园里的贵妇,草原上的美人,/春天的宝石,四月的眼睛……”,之后马里诺领悟到,玫瑰只存在于它自身的永恒而不在他的诗里。我以为马里诺是明智的。

菜农的录影诗学:鸡声起。进城的白菜。菜农把它拉到茅店时,却见七里棚茶幌在风中飘着,月儿未落。〖旁白:“月亮知道我/有时比泥土还要累”(海子语)。〗在菜农的身后,板桥。清霜。深深浅浅的人迹――那是步履沉重的脚印啊!

落满白霜的田野,几只黑鸦在那里,啄着,一粒粒的清寒。

在铜陵,我路过劳务市场,那些期待着被聘用的返乡农民工,就像贫穷听着风声也是好的诗人一样,他们在底层跋涉,或者坐在昏暗的灯光下接受技能培训,再一次获得对生活的确信。

向晚的河滩,牛低着头啃着青草,啃着,啃着,落满一地的晚霞。在一些疯长的野草上,它们细细地嚼出了,泥土的气息。

在雾中,岩石开始祼露。在更远的峰顶触摸,云的嘴唇间,那一抹水墨。

坐在肖湾的岩石上,罗伯特·布莱依然没找到他从前爱过的少女。但见六英寸深的透明海水里,有一个紫色的海星,在新月之下轻柔地呼吸。

回归土地,寻找自己的声音。秋天的祼枝,挺立着,在崇拜天空的过程中,与南飞的雁,结成永远的伴侣。

其实它们不是鸟,他们是脚手架上的民工。挥汗如雨,在汗水的浇灌下,楼宇一天天地长高,成为黄土地上巍峨的风景。

人头攒动。霓虹灯闪烁成迷乱的星空。立交桥下,十九辆轿车,喷着污浊的尾气。坐在车内的人,怡然自得,风驰电掣。反光镜里,一位瘸腿的老人,颤巍巍地拄着双拐。浅浅的一抹月色,涂在车窗玻璃上,折射着,亮晶晶的闪。

“大地的眼睛!”普里什文在寻找他的栖居地,可是在人类的镜子里,人们看到了什么?沙尘暴、蓝藻、海洋赤潮,酸雨或毒雾……

在月光下低头赶路的人,好象就是我于五年前在工业区,碰到的那位打工妹。她正急匆匆地返回宿舍,今天已在流水线上,工作了十二小时,即使在梦里,也还萦系着浓浓的思乡情。我不知道她每天的睡眠,究竟有多长?

机器仍在转动,你的身上,散发着铁锈和汽油混合的气味。更多的时候,你穿上那件布满油污的工装,倦了就坐在工具箱上,小寐片刻。

“狂欢的、世态纷呈的、充满乐趣的城市”,这个令惠特曼曾“经历过”与“歌唱过”的城市,总是频繁而迅速地向他传递爱的眼色的城市,而今的喧哗与骚动,难道也是一种回报?

那音乐经常在我周围,意气风发地齐奏:春天的符码……

孤独者终于回到了家。天色已晚,远道的宾客,哦,缪斯的女儿们,你们与我共进最后的晚餐吧,让我们尽享:词语的盛宴。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538105/61113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