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赣西文学 > 第1期 > 小爱的喜悦---------------------------作者:李艾凤

小爱的喜悦---------------------------作者:李艾凤

[更新时间]2009-06-11 21:51:47 [字数]2226[作者]曲涧清风

《小爱的喜悦》

 

/李艾凤

 

大多人年轻的时候,总有几件让自己喜悦的大事想要去成就,最终一生也都未能做的成。到老的时候,想必男人往往能更清晰的记住这些事,记住曾付出的代价,心里也定拥挤的不堪,象横着一个掉完了头发荒秃秃的秋天,想再动却失去了原来的那种青春,有的是渺茫的绝望。经常走着小步,丧着脸的老大爷与此多少有点牵连吧。但我惊讶很少遇见某个老太太会有如此表情,她们大多走起路来脚步轻,眼角有隐隐的喜悦。可能女人是个比男人更易满足的动物,她们只要曾经获得过真实的情爱,她们就有了生过的大喜悦,到老的时候心如快乐的小溪,缓慢中有着活泼的满足。而一般男人看不起女人这些小爱小乐子,非要大事业上的大喜悦,才算过的完满与无憾。男女终归有别。

每年回家,母亲就会说起村里的一两个人,大多是男人,年纪轻,却遇了灾祸没了命,好不可惜,我听时,很为死者悲伤,想他们临死那瞬间多么不情愿,心里肯定还搁着一个或一些那样美好的人或美好的愿望,可死是必须的了。生命象落在树上的蛛网,只有短长不一的驿站,大多时候都可能被风雨卷个干净。我不信教,但我信生命是不完全由我掌管的,所以我还是为生命的这张薄网,偷偷在上帝面前专心祈祷过平安,希望在我未获得爱的喜悦前别要走了它,可虔诚与亵渎有时是一样的坏,亵渎与虔诚有时又相同的好,无论我们是否真诚,毕竟生死是与人的虔诚和亵渎无关的,它不懂仁慈,来的果断去的也比人会勇敢。

对死亡的这种无情,生命的珍贵,我领悟的比较迟。小时候虽经常在电视里看死了人的画面,但当时注意力全被活人失去亲人的痛苦所吸引,往往顾不上去想死者心里如何苦恼,更不可原谅的是,那时我以为人死都应是一样的理由—寿终!而不懂得年轻人没老也会死掉,所以总认为死亡便理所当然,不必大惊小怪的去追究,结果我对死亡是什麽麻木了很久,对生命的宝贵也迟顿了很久,直到母亲给了我那些真实的信息,促使我瞬间就决定了我生存的目标----爱好我所爱的人,无论在何种状况下,因为生命是迫切的,而爱是生命唯一最要紧的事。为了生存目标的早日实现,我必须尽快取悦父母和我爱的人,我发誓要和欧姬芙或李清照一样有才华有名气,好让他(她)们狂喜一次,那该多好,就算之后一天就死掉了,也不会减少那样生过的欢喜,反而觉得会有了死于生的喜悦,尽管他(她)们不知道我的这些超狂的想法,尽管现在我也放弃这种自以为是的大爱的方式,我放弃它,一是因为他们对我的这种爱的方式兴趣不大,没有人迫切想让我成为名人;二是凡人的资质和惰性已经将我推向了出奇平凡的女人,目前仍只有家人和朋友知道我的名字,更难堪的是,我小时候在母亲怀里扯着嗓子喊叔姨的人们竟连我的名字也叫不响亮,凡人于大多人总是这样较为轻便的礼物,可带可不带。可再平凡的人与几个人总是无价宝贝,人都该是为爱而生的,其他的都是奢侈品,于是我就改换方式,决定用生活里的小小关怀去爱他(她)们,让他(她)们在小爱里享受生的喜悦。

中国是一个大国,大国里的人是形行色色的,每个活着的人都有自己生的喜悦,在古代,或有英雄杀身成仁来取悦自己,或有女为悦己者死的经典,或有小人杀人成己的行径,其实这些人都是珍爱生命的,只是各自取悦的方式不同而已,一个以无私取悦自己的生命,一个以自私取悦自己的生命,但各有自己那样一套应该的道理。英雄总需要有大爱的人去担当,他们需要世人赋予他们生的意义来成就大的喜悦。但叫一个普通女子敢直面死亡的多是所爱的某个人,她迷恋于那种为爱而死的喜悦,女人大多喜欢用一种小爱来作为生存目的。

 我是最喜爱女人的这种用生命取悦另一个生命的喜悦,根本因为我是个小女人,只有小而自私的爱,成就了,就已是我的大喜悦。我想大多女人是为小爱来到世上的,她们够不上男人的理性,也没多的机会,在历史面前只能做个小人物,若在生之年爱好了该爱的人,也算是取悦了自己,到交还生命的那刻也是轻盈喜悦的。男女虽要平等,但在爱面前也许会失衡。我们每个人在懂得了生命的脆弱后,便都会开始计划尽快享受生命了,但由于自然环境和社会遭遇的不同而方式也必然不同,大的来分,有的人耗着生命来富裕他的口袋,有的人举着生命创造智慧,有的人尽着生命积攒权利,有的人拿着生命极端的自我毁灭,有的人拖着生命爱着爱,小的来说,千人有千种方式,一时也说不尽,不管用何种方式,自己若觉的应该,觉得满足,且不会伤害到别人,谁也不能说什麽。我喜欢用爱来取悦自己,我首爱我的亲人,次爱痴心的男子汉,再爱放恣的多情才女,最后爱人类或雅或俗的艺术,我时常费神几个小时,推测要是祖先只为我们开创了如何改进吃穿的技术,而不曾发展我们的精神文化,只是传给我们整天忙着吃呀穿呀的生活方式,我想那时我会不会自杀了呢,想了半天,确定的答案是不会,因为我有亲人,我有最需要的爱,我还要留恋于他()们的。

我时而为自己生在这个年和平年代而庆幸,没有战争对生命的草践,避免了野蛮社会的低级性,懂得如何优雅的去经营生命,更要紧的是,这个时代能让我感受到为我所爱自由奋斗的无比喜悦,尽管我永远做不出一件大事,成就不了大喜悦,但平凡的我只要还能有机会用小爱来取悦我所爱的人,这就最使我喜悦了,冥冥之中,我也就会消去了对死亡的紧张。命最终总是留不住的,但生着时属于自己的那份喜悦总可以找的到,生命可以短暂,再短暂一些,只要有过平凡的小爱的喜悦,就算是一刹那,还不乐意吗?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538105/61113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