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赣西文学 > 第1期 > 永恒的悲怆---------------------------作者:曾训骐

永恒的悲怆---------------------------作者:曾训骐

[更新时间]2009-06-11 21:50:10 [字数]1485[作者]曲涧清风

《永恒的悲怆》

 

/曾训骐

 

(一)

你哭了!

你偊偊登上高高的幽州台,环顾空旷的四野,原本豪侠的你,竟悲怆地哭了!

(二)

这不就是风云变幻的战国时代那著名的黄金台么?当年燕昭王发民工筑此高台,置千金万金于其上,以待国士之至。后来,乐毅来了,带着他那满腹的计谋。乐毅率兵伐齐,大破之。以弱小之燕,竟能打败强大之齐,真真出人意料。再后来,苏秦兄弟也来了,带着他们那狡黠的洛阳市民的智慧。苏秦身佩六国相印,率五国之兵而攻秦。不可一世的虎狼之秦,竟不敢开函谷关而迎敌,成为天下笑谈。黄金台的构建,为远离中原的燕国迎来了多少复兴建国的良机。

(三)

弯月如勾。

在淡淡的月光下,古台的四周渐渐地蒙上一层薄薄的岚霭,远处的群山,则更加显得莽莽苍苍。大地睡了,群山睡了,先前还闪闪烁烁的几点农家灯火,也相继睡了。一只失群的鸿雁扇动着无力的翅膀,揪心地哀鸣着,从不远处飞过。四围,只有深感大难将至的促织,在这孤寂的秋夜,沙哑地唱着秋的最后的挽歌。

你饱经风霜的两鬓,你充满忧虑的额头,是否也森然生凉?独有飘泊在外的游子,才最能感知物候的变化。在本该与世同睡的时候,你却出乎意料地,痛苦地,痛苦地,痛苦地醒着。

(四)

大唐的威风,已传遍四夷。东北的渤海,北边的突厥,西边的中亚,南边的交趾,不是都臣服了么?操着不同语系语言的肤色和相貌各异的人们,熙熙攘攘,穿梭在东西南北的大路上,行进在弯弯曲曲的夕阳古道中。有的人因财色以交权豪,有的人因时运以佻荣位,有的人通过婚姻而巴结上权贵,有的人故意摆弄毁誉而操持着生杀予夺的威柄。在世界这个最大的舞台上,每日、每时、每刻,不都上演着和即将上演千种开头、万种结局的悲喜之剧么?

而你,  却从山青水秀、沃野千里的蜀中,爬过艰难的蜀道,经繁华的长安、洛阳,无端却被秋风误,流落到这黄沙直上、满目疮痍的塞外苦寒之地。

(五)

历史上那些轰轰烈烈的英雄豪杰到哪里去了?那些各领风骚的历代帝王们到哪里去了?

在这举目无亲的夜,你就这样幽幽地坐着,听任汩汩的血在血管内流淌,让生命的利齿,一点一点地咬啮你自己无奈的躯体。

如勾的残月,颤颤巍巍地向西滑落。独坐秋夜,你无拘地放肆着自己对人生的思考。也许,在这燕地的地标上,可以毫无限制地让你倾泄你的愁思,也可以让你放纵自己难言的悲怆。

(六)

面对这无始无终的时间,环顾这无边无际的空间,在这静寂的秋夜,你聆听着生命之壶倒计时的嘀嘀嗒嗒。茫茫的宇宙中,匆匆几十年的生命之光算得了什么。你致君无路,报国无门,一腔热血与满腹经纶,却不能得到尽情发挥的机会。昔日的前圣们,你不能与其同时;异日的后贤们,你不能与之共事。

秋天虽是些令人悲伤的日子,它何尝又不是一个收获的季节。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感谢上苍,感谢上苍在人类需要思考的时候,让你,陈子昂,我的蜀中老乡,在渐渐强劲起来的秋风中,独立于燕地高高的黄金台上,以诗化的语言,倾诉出无与伦比的悲怆。

(七)

古人不见今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是啊,宇宙是万物的旅馆,光阴是百代的过客。人生真的如草,如蓬。渺小的自我,又哪里能主宰自己的命运?

因此,在千古的不变与变换的千古中,你竟哭了!

在诗的王国、诗的世界里,你以你这一曲《登幽州台歌》,高标独领。你在一千三百年前那个平常的秋夜的一串串理性的思考,让你自己与斑驳的幽州古台熔铸为一道独特的风景。

于是,千百年来,你让多少志得意满的墨客骚人,在你的面前,在你这永恒的悲怆面前,诗囊空空,一贫如洗……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538105/611133.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