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赣西文学 > 第1期 > 河西走廊-----------------------------作者:刘希国

河西走廊-----------------------------作者:刘希国

[更新时间]2009-06-11 21:40:54 [字数]2213[作者]

                    《河西走廊》 

                              

/刘希国

 

南端是祁连山,有雪,皑皑的;北端是合黎山,无草,茫茫的。这中间就是辽阔的河西走廊了。大漠。荒野 。孤城。恁多的景观,苍苍凉凉。黄羊。野狼。飞鸿。无数的生灵,凄凄哀哀。尚有西风流云,孤烟落日,徒增悲观色彩;尚有白山黑水,远树远村,平添落寞氛围,这就是神秘的河西走廊了。太阳月亮亘古地照耀,雨中雪中,晴天阴天,晕染那个梦幻。千年万年,唯有白杨红柳支撑生命的信仰。不朽的是石头,永恒的是沙砾。一幅壁画,一个古远的童话;一页山岩,一段沉重的岁月。这就是历经沧桑的河西走廊了。

你最好是骑着骆驼西行,一路经过凉州甘州 ,或卧听古寺风铃,或仰视佛塔碧瓦;或瞻仰汉墓群 ,或凭吊烽火台,你一定是觉得走进辉煌灿烂的汉唐历史了。你还可以驻足万里长城的西端,登上嘉峪关城楼,拣几块秦砖汉瓦,在朗朗的太阳下炫耀一个民族的骄傲。你还应该去敦煌,走进那幽幽的石窟村落,跟飞天仙女反弹琵琶,唱阳关三叠;抑或手捧夜光杯,与明月对饮,咏千古边塞诗……

这就是令人心旌摇曳的河西走廊了。

事实上,你即使千百次穿越河西走廊,也无法穿透这一片神奇的历史风景。这里世代盛开神话和传说的花朵,那新鲜而古老的气息氤氲着你的灵魂,使你惊叹,使你感喟,使你的心灵具有空前未有的负重感。而雪山苍崖,老树枯河,又使你在多内涵的瞬间,顿悟生命之轮回的艰难。你走进河西走廊,最好,是沉默不语,最好做一块戈壁顽石,体验纷至沓来的幻像……

千里河西走廊,天玄地黄,黑黑白白的岁月,浩浩荡荡的河水,养育了古朴纯静的风土人情。以古城张掖为中心,驿道向四面八方辐射,东连武威,西接酒泉。你只要沿着驿道前进,就随处可见零散的村庄,其状如菊,若分若合。屋舍并不整齐,横七竖八,一任自然。临山就造窑洞,门窗的线条便是山的线条,简朴而富有韵致;近水则修平房,皆黄土版筑,门前的红柳摇着水的情愫。家家院落宽敞,有三人合抱的沙枣树,叶片蝶飞,枝柯横舞,多是弯腰驮背,年轮密匝,向你昭示时间之悠久。进屋便是火炕,旺旺地燃着牛粪,淡淡的烟,苦苦的味。一年四季,孩子们在炕上戏闹,跳蹦儿翻筋斗,驴般地嘶叫。大人们却死静,土疙瘩一样圪蹴着,吸一个尺把长的烟锅,慢慢地咂,细细地品,似在回味人生的酸甜苦辣。你走进人家,孩子们忙着摆凳让座,大人们忙着沏茶端馍。碗比头大,本地土瓷,或红或蓝地釉着些古怪花纹,浸在水里,活生生地动。你饮一口茶,其味苦涩无比。言是焉支山所产,可清热败火,胜似良药。那馍竟有一尺多厚,外用颜料涂染,花草树木,观之若画。用刀切开,中间层层叠叠,错落有致,绝对有神工鬼斧。啧叹有余,你便稀罕着不敢开口。这之后,主人便拿来凉州大曲,此酒甘醇性烈,与你三杯即醉。酣畅之际,主人高声谈笑,偶尔拍击你的肩膀,骂几句粗话野话,算是跟你知心知己了。

许是得益于山川天地的精气,这里阴阳凹凸相济,粗犷纤秾相合。男人一律酱紫色面孔,高额阔鼻,说起话来如铜韵闷响,鼻音嗡声不断。女人则白净皮肤,溜胯窄腰,极尽水色。男人支撑外面的世界,走东闯西,豪放如西部狼群。女人守着家中的岁月,推碾子拉磨,如羊羔般温顺。两口子也有磕磕碰碰的时候,却极少打架。女人生气了,骂男人一声“苶贼”,男人上火了,吼女人一句“美鬼”,而后便和好如初,男人是水,女人是乳,水乳交融,亲亲热热。守着那光阴,过一份天天苦苦的生活。一直到老,男女的肌肤就染上了黄土颜色;男女的精神就有了戈壁的宁静,淡远。

对于生死,河西人都有如云的襟怀。婴儿落地,先用麦秆缠了,放在院中接受天光日影的洗礼,谓之“还阳”。以后取名,大多效法自然,石头草花狗蛋驴鞭,不一而举。虽粗俗不堪,却叫得响喊得亮。老者未至耄耋,就急于料理后事,一口柏木打就的棺材,上绘锦鸡望月,或云霞彩虹,栩栩如生。老者面棺而坐,眯着双肉疙瘩眼睛,左瞧了右看,如醉如痴。老者似在盼望另一个世界。那里有花吗?有树吗?他不知道,也永远不可能知道,但它实实在在向往那个世界。因为这里的人死了,要埋于沙滩,期间冬日里是白雪陵园,夏日里是红柳墓地,人长眠于此,生命可转化为另一种存在,与流沙相伴,与野草为伍,依旧郁郁勃勃,万古长存。

一生中最看重结婚,大凡娶媳嫁女之时,日子就鲜活的大红大绿。杀猪宰羊,摆酒设宴,那份热闹,叫你心慌心跳心烦心乱;叫你如临富贵之境繁华之乡。千百年过去了,这里的婚俗依然保留着古老的色彩:新郎步行,新娘骑驴,前面一班响器,吹吹打打,锣鼓唢呐之声宏厚嘹亮,震得山也潺潺,水也悠悠。后面是陪亲的婆姨,抱着嫁妆,满脸喜色,间或望一眼新郎,又禁不住“哧哧”地笑……

这就是我眼中的河西走廊。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538105/611120.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