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赣西文学 > 第1期 > 我打江南走过-------------------------作者:韩慧彬

我打江南走过-------------------------作者:韩慧彬

[更新时间]2009-06-11 20:12:48 [字数]1286[作者]曲涧清风

 

                  《我打江南走过》

  心中一直有挥之不去的怀旧情结。频频回首中,放不下的总是那一年一年的岁月。岁月太沉,如何再载着梦里梦外的含蓄典雅?若要流逝,就留下这些水墨江南的文字,寻求永恒。
  小桥,流水,人家,流溢在诗意的江南里。薄雾轻烟中,不用捕捉,诗意就从心底淌出。于是,唐诗宋词里吟唱了好多张,历史画卷中灵秀了几多回。
  细雨秀江南,江南多雨,尤其是江南春天的雨,透着水乡特有的滋润。江南的春天是烟雨蒙蒙的,如雾,如纱,如梦,白墙灰瓦的建筑,笼罩在朦胧春雨中,似一幅淡雅素静的水墨画。江南的雨是诗人的泪,江南的雨是江南最美的容颜。江南的雨有夜船吹笛雨潇潇的惆怅伤感;江南的雨,亦有斜风细雨不须归的浪漫洒脱;江南的雨,还有沾衣欲湿杏花雨的轻柔细腻。
  伫立在江南的灵土,仰望冥冥天空,风烟俱净,澄澈得如同一汪清水。江南人家的屋舍多临水而建,傍水而居,简单质朴悠然的生活,看不到时光悄然流逝的痕迹。那山道弯弯,偶见山居人家,修竹绕屋,溪水边草木滋润灵秀。站在山顶向下望,重重叠叠山,曲曲折折路,叮叮咚咚泉,高高低低树,隐隐约约屋,清清白白云,朦朦胧胧雾。好一个世外桃源,好一幅绝妙的山水画。
  江南的青石路,光溜得如同打磨过的玉器,泛着清冷的光泽。繁花远远近近的点缀在不尽的绿意里,像匍匐在石板上的青苔,一阵细雨过后,墨墨点点的露出生命的端倪。在那青石板上,不知走过多少春秋,走过多少寂寞。穿过悠长的青石路,脚下踩着沉甸甸的历史,大地的沧桑巨变,海枯石烂,在这曲径通幽的小路上,无声无息的承载着,见证着。
  最忘不了的还是江南的水,水漾横斜影。傍河而居的水乡人家,远离都市的尘嚣与浮躁,任阳光在肌肤上静静流淌,任诗意在心间轻舞飞扬。有河就有桥,那弯弯拱形的小桥倾斜在清澈的水面,或优雅别致,或玲珑飘逸,已磨损的雕栏印着岁月的痕迹,与古镇风韵融为一体。夕阳余辉,暮色把小镇包裹成一片青色,一幅浓烈的水墨画展示在我面前。此时,古镇的生机也在袅袅炊烟和微弱的灯光中尽显。
江南的女子因了江南的湿润气候,肤如雪凝,伊人如玉。如水的女子,如水的明眸,温婉亭玉,清丽脱俗。江南的女子缓缓走在古镇的青石路上,沿着雨巷翩跹而过,余香袅袅入珠帘,清影如梦。
  哦,如诗如画的江南,如梦如幻的江南,如歌如曲的江南,如怨如慕如泣如诉的江南啊,百媚种种写不完,千色点点画不尽。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我愿意做一棵柳,屹立桥畔,听雨而眠;我愿意做一尾鱼,游戏莲叶间,痴迷而醉。
  我打江南走过,把背影留在了江南,留温暖和诗意在心间……

 

(韩慧彬,男,22岁。出生在河南南阳,就读于江西工业工程学院建筑工程系。喜欢舞文弄墨,高中时一直担任校刊编辑。)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538105/61107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