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赣西文学 > 第1期 > 病了一回-----------------------------作者:沙鸥

病了一回-----------------------------作者:沙鸥

[更新时间]2009-06-11 19:49:18 [字数]2333[作者]曲涧清风

                         《病了一回》

 

 年轻没有什么不可以,比如生病。昨天还在外面奔波的李琼,此时也被满脸职业严肃的同事称呼为“加床”。我的心脏有早搏,不能过于劳累,熬夜,喝酒。但春节前夕是一年之中最为忙碌的时候,白天超负荷的工作,加上夜里看看书写写字,早搏也就踏着早春的节拍不期而至。

的确,连毛病也喜欢春天,此时的医院,已经人满为患,我只得加床与另外三位病友挤在小小的病房里。一个人静静地躺在病榻上打点滴,细雨湿衣的心情,竟有了小女子般的脆弱。其实,身为女人的我,最是不屑于多愁善感。而此时,哪怕是轻轻的一句话,甚至一个眼神,也足以拔动心灵深处某一根敏感的情弦。在医院里工作了上十年,从来熟视无睹的病房,原来每时每刻都在上演着一幕幕动人的话剧。
   XX
床是一位来自农村的七十左右的老人,因冠心病入院。儿子每次来探病时,她都会吵着要出院,说家里养的鸡没人喂。儿子知道母亲心疼医药费,便凶着她说你若再吵着出院,我便把鸡全部杀掉。隔壁一不明就里的老人在她儿子离开后,跑过来好心地管闲事,弄得一旁的我哭笑不得。她女儿每天在医院陪护她,言语不多,只是静静地听着,听着母亲言语间明里是诉说儿子的不是,暗里是带点炫耀的唠叨:你让我住你家里去,你那兄弟说了,我是有儿子的人,要住只能住到儿子家。我晓得你好,但我也没有办法……

 另一位在政府部门工作的慈眉善目的妇女,因胃大出血入院。她老公和儿子每天都守在旁边,对她紧张得什么似的。来探病的亲朋好友络绎不绝,她的两个妯娌更是天天守护着,那浓得化不开的亲情羡煞几多旁人。而她每当看到病房里的病友有需要的时候,就会赶紧地让家里人过去帮一把。
    
还有一位官太太,神气得不得了,每日里颐指气使的,对护士每每口称:你知道我老公是干什么的吗?……她这几天请假没来,被她空在那里的那张病床就显得弥足珍贵,马上就被征作临时应急用了。
   
第二天,我没听医生的劝,下乡去办理一紧急公务,回来后突然头晕得厉害,呼吸加促,脸色苍白,四肢发凉,自知不妙,赶紧回病房躺着。应急床这时来了一位因心脏病入院的六十多岁的老太太。病友问,老人家,你家里人怎么都不来陪陪你呀?没办法,老伴糖尿病老病号自己也住院了,儿子工作忙得很,还得挤时间两头送饭,媳妇家有一位瘫痪多年的父亲,这几天不巧亲家母也病了,她回家照顾那头去了。你只有一个儿子吗?还有两个在外打工,老说请不到假,只是汇了钱过来请家里的兄弟多照应着。那为什么不请一个人陪护呀?我病了二十多年了,原来在县城教书,可报销的比例太少,家里为了给我治病把住房都卖掉了,现在都是租房在住。到了中午时分,只见她的小儿子带着单位食堂买来的饭菜匆匆赶来,待她吃完饭后又匆匆离去。虽说是久病床前无“孝子”,这位仁兄心里肯定也有太多太多的无奈吧。重担压在他一个人身上,经年累月,却从未曾说过一句怨言,只是默默地履行着为人子的孝道,兄弟,真是难为你了!。
   
心脏病有时是很会吓人的。下午,我突然感觉很不对劲,只觉得心律一下子突然加快,心口紧紧地,感觉晕眩,四肢冰凉,口发干。医生赶紧给我吸氧,上心电监护仪,吩咐护士给我点滴里加药,病房里一下子挤满了人,神色凝重。不妙,不妙,要出什么事了,难道上天会如此轻率地放行……泪水止不住奔涌而出。匆匆赶来的老父和朋友都大为吃惊,呆在一旁手足无措。好险!在医生和护士一番紧张忙碌地抢救后,病情渐渐平稳下来。这时,老父开始在一旁唠叨我了,怎么这么不懂爱惜自己呀,工作起来不要那么玩命呀。知道他是心疼我,听着还是烦,又没有精神去跟他辨驳,吸着氧也不方便说话,只能略带歉疚地看着他。
   
静静的夜里,躺在病床上睁着眼守点滴,一滴、二滴、三滴……这点点滴滴的声音使那尘封的日、尘封的夜、尘封的年华奔腾着向眼前涌来。此时的心境,恰如一句禅诗所形容:半夜白云消散后,一轮明月到床前。
   
记得史铁生说过,生病的经验是一步步懂得满足。的确,发烧了,才知道不发烧的日子是多么清爽;咳嗽了,才体会不咳嗽是多么安祥。当然,病了这一回,更让我懂得了亲情、友情之可贵。一场冒冒失失的疾病,让多少亲友牵肠挂肚。有朋友正在开车回来的路上,听到这个消息,一下高速,工作还没安排就急忙赶来了,并帮我把晚上的陪护安排妥当了;有朋友赶紧帮我买来了水果,杂志,矿泉水等用得着的东西;有朋友半夜还打电话来询问我的病情是否稳定,另外几位朋友则天天轮流守在病床前,照顾我打点滴,帮我煲汤送饭。他们笑说,虽说是我病了,遭殃的却是他们。
   
是呀,健康真好!而我,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上苍,就让我来代受每个关心我和我关心的人的痛苦吧,若如此,那我这场病也就真的没有遗憾了!

 

(作者简介:李琼,笔名沙鸥,在医院工作的会计师,从没受过任何专业训练,只是从小受家庭氛围的影响喜欢看书,尤其爱看中国古典诗词和外国文学。尝试写作是去年端午节,是身边的朋友不断的鼓励我,让我坚持至今。萍乡日报的金鏊洲和双休刊上去年发表了十余篇小文章。。)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538105/611049.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