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赣西文学 > 第1期 > 独守楚山的低语者---------------------作者:漆宇勤

独守楚山的低语者---------------------作者:漆宇勤

[更新时间]2009-06-13 00:28:15 [字数]2005[作者]

独守楚山的低语者

——曾宪林散文印象

/漆宇勤

一个真正的写作者,应该是孤独的。他在这个物欲喧嚣的世界里,独守一隅,安静地写着或长或短的文字。写诗歌、写散文、写小说的曾宪林就是一个独守在乡村的人。据说,在我认识他并组织发起一系列与文学有关的活动之前,他也写了大量的东西,但是从来没有对外投稿发表过。

我曾经设想,这是怎样一个年轻人呢?一边是全国各地奔忙落实业务、回到家里又要组织生产的生意人,一边是安静阅读安静写作、写完之后不投稿不发表仅仅作为一种独语式的文字留给自己看。后来的交往证明,这种矛盾的统一似乎还真有几分深意。

我个人看来,现在那些写散文的人一般具备三种特质。一是丰富的记忆(以童年乡村记忆为主),二是很好的语言驾驭能力,三是深厚的人文素养(以阅读量为基础)。在这三种特质中,曾宪林拥有着独特而丰富的记忆以及大量阅读历代书籍沉淀下来的人文积蕴,至于语言驾驭方面,他也正在努力。这样的作者写出来的散文,当然不会差到哪里。

这个判断在我认真阅读了曾宪林的几组散文之后得到了印证。

曾宪林的一些散文,充满了浓郁的赣西风情和乡村韵味。他的语言、他的人物、他的景致,都是赣西乡村的模样(而不是那种大众化笔触描摹出来的东西)。在他的笔下,赣西乡村那种风土人情韵味十足,例如,挑着担子走村串户的剃头匠,曾经行走于村落的照相师傅,以及每天清晨叫卖的豆腐,等等。看到这些,我不禁莞尔。因为我也是从小生长在小山村里的人,曾宪林散文中的这些人事我都熟悉并且感到温暖。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曾宪林的散文是成功的,因为它可以让熟悉赣西乡村风情的人读出温暖的回忆,也可以让不熟悉赣西的人读出一个独特而沉静的赣西乡村。

我试图给曾宪林散文中涉及到的事物划出一个范畴,但是我最终发现自己是徒劳的。曾宪林的散文,写的就是身边的人和事,就是他记忆中最鲜明的那一祯册页,根本没法将其归类到诸如“弱势群体”、“手工业者”等等现在评论者很喜欢概括的写作方向。曾宪林关注的就是周围的人与事,这种“写熟悉的事物”的道理其实我们在读中学的时候就已经被告知,遗憾的是现在很多故弄玄虚故作高深的作者似乎忘记了这一点。

写熟悉的事物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你尽可以娓娓道来、浅唱低吟,缓缓地表达。例如,要表述一个到办红白喜事的村民家帮衬蹭得一两顿饭吃的小人物时,曾宪林可以抽空絮絮地讲述一下这些人所带“道具”竹筒的来由,顺便给读者介绍一下赣西萍乡山村捣碎干辣椒的程序及工具。在文字写作与工业品一样追求快捷的浮躁喧嚣氛围中,这种舒缓的节奏对于提高散文的品质无疑是有利的。

曾宪林的散文写作一个比较突出的弱点是语言驾驭。也许是因为缺少有意识的、代有专业性质的训练,他的语言总是让人感觉不够纯净,不够文学化。但是也有例外。他的散文《移民户》中就有不少精致的语言,从人物名称的设计到遣词造句,都做到了比较讲究。尤其是下面这段文字:“我甚至还能够记得他们那满是皱褶的脸,那种隐忍且褴褛的姿态在二十多年后还那么清晰。//为何用到隐忍,我想很有必要说明一下,村落的群居大多都是姓氏的繁衍,在数十数百年前都有着同一个祖先,虽然平时生活中都各自为政,甚至会有些或大或小的摩擦,但他们有着同一个宗祠、同一个姓氏,如果有外姓人与其姓氏的某人有争持时,大家那种狭隘的家族观念会瞬间激活,抛开以前生活中的隔膜,一致对外群起而攻之。这便使得那些外姓的移民户不得不在生活中小心翼翼、如履薄冰。”这种语言就是纯粹的散文语言了,作者在叙写时很显然下了番功夫,使其发出文学的光芒。

我固执地认为,散文不应该是纯粹的叙事,它应该有一种情绪在里面。否则,如果散文也纯粹去讲究叙事技巧,一路叙述下去,散文与小说的界限将彻底泯灭。这个方面,曾宪林把握得很好。他无论是写那些乡村的旧事物也好,写山村里面靠帮闲喊彩蹭餐饭吃的小人物也好,再或者是写那些因水库建设而离开故土的移民者的生活,都是安静地叙述,但是这种叙述背后带着一种特别的情绪。这种情绪或委婉、或含蓄、或沉郁、或轻淡、或明显,让散文的内核更厚重,更富有韵味。例如,“因为,他们来过,他们用生命中所有的力气支撑着他们仅有的一点点尊严。//只是为了活着……”(《乡村小人物》);“对自己现在居住的地方有着诸多的不满,也丝毫没有对故居或土地的藉念。//当然,对于这些搬来搬去的人们,那些接纳者也不再称他们为移民户了,他们亲切地称之为新邻居。”(《移民户》)这些文字读来,总是让人感觉意味深长——这就是散文中的情绪,一句话两句话点染出来。

需要说明的是,曾宪林现在依然生活在他那个名叫楚山的小山村,但是他的精神活动、文学活动已经走了出来,和更多的朋友交流、切磋,并不断地练习着写作。这让他的文字越来越成熟,越来越显现功利,我衷心祝愿他的文字的路上走得更远,让这个独守楚山的低语者保持在文字中低语的形象,同时又张扬在生活中利落的作风。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538105/61059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