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原谅时光,记住爱 > 第1期 > 相望未曾相闻。

相望未曾相闻。

[更新时间]2011-04-02 14:27:04 [字数]2056[作者]夏末。

 在我们草长莺飞的青春流烟里,总有那么些人因为相识而让自己倍感欣慰。虽为初识却似故知旧友,敞开心怀秉烛夜聊,而不知时间滑过。在我紧促短浅的青涩年华里,有他们真好。因为天南地北的缘由,我们不曾相见。我一直期盼未知的明天,我们不期而遇在梦里延伸的街头。那时,我们相视一笑,便绚烂了时间的安之若素。

—— 前言不搭后语

 

我一直仰望着的那座城、广州 Colin/

不知道广州是否亦如我思念般的冷寂。Colin笔下的广州城像是一个失去中心的转盘,来来回回的颠倒欢笑的位置。它似乎永不停歇的笼罩在连绵的湿气里,不见阳光交织的线圈,叫人无法流连在雨天街巷中孤独唱着歌的檐下花。

我想,Colin大概是一个敏感又倔强的少年。他总是侧着脸看那一片灰蓝色的云天,不说一句话。他总是会在夜昼交替时用键盘敲击出大段大段的风轻云淡、汹涌澎湃的语言。他手中的图片是一张又一张缺失了颜色的拼图,或咆哮、或沉寂,快乐不完整、悲伤不肆意,角度刚刚好。

我和他没有太多的说话。我们彼此不留电话。我们习惯性隐逸逃避。我无从知道他的失败或伟大,但是我希望他可以做一个如同蒲公英般白洁的少年,笑着无邪的笑。

Colin,开在七月盛夏雨绵绵的木槿花。

 

穿行在首都喧嚣里德异域者、宣城十四楼/

初识十四楼时,他依旧如我一样坐在拥挤而烦闷的压抑高四。我们有着相似的经历,一起缱绻在万千的高考大军里轰轰烈烈。但这并不能让我们有过多的交谈,我向来是不喜欢主动去说话,近来尤甚。他抑或也是没有什么话的孩子,所以他孱弱的笔尖诉说了篇篇断肠的文字。在他那些疼痛不堪的往事里,我仿佛看见了年少时那个小小的自己。面对感情会有卑微的心碎,会徘徊在现在和过去的某个路口,听风安静的吹过,看着笑声渐行渐远,一个人迷失了寻找的方向,幻想曾经犹在手心。你还在,我未走,只是再也不是当初。好在只是一些断线的回忆,抹干眼迹,努力的笑笑。好在我们都长大,仍有希冀。

喧哗热闹的首都,人潮涌动。我并不希望看见葛兀地停住脚步,我希望他可以轻和着那沿街的歌声,穿过一缕一缕的历史痕迹,站在新城下勇敢的看重生的光芒。

十四楼,北京外国语大学,锦葵漫过半园。

 

梦里哼着歌跳过的白衣少年、内蒙 韩小染/

像是定格在照片墙上暖黄色的时光,双手握住了流转的夜色白皙。你轻轻地哼着歌安静的等在四月晴朗的春风里。

小染是个极爱唱歌的少年。我曾有段时间听他一遍一遍的吟唱。他的嗓音很是清澈,却怒放着不可抑制的张力。听他不带伴奏清唱的时候,会有一种淌过草原无边绿色的温逸。我没有特别喜欢的歌手,但是我却喜欢听沙子唱歌,喜欢听他站在岁月的来来去去里,兀自地歌唱。

虽然不再是“Be myself”乐队的主唱,也不再有什么干系,心底确是有一番的别滋味。但是我知道他不会就此停歇,他会继续唱下去。他说他会不舍、我说我很难过。

梦里少年奔跑在绿油油的麦田,斜偎着晨光,跳过四月粉白色的荼蘼。

 

珠江河畔长大的青涩影像、沈阳 林子陌/

小毛孩。圆圆的小脑袋、短黑发。生气时鼓着的腮帮子,开心时可爱的大门牙。很容易让我想起旧时光里折着纸飞机追逐在稻香里时的欢畅光景。

可是,我不能仅仅把他看做是一个小孩子,虽然他才19岁。他会有很多自己稀奇古怪的想法、会有体贴入微的小细心。他说,他很成熟,他是一个男人。无法想象,隔着电音他摆出Superman的姿势是什么样好笑的场景,亦无法揣测他躲爱另一个人坚实的怀抱里的娇小可爱。

我们都希望桔子可以得到幸福,并且永远。也许现在看来,这些旁人的祝福已经无关紧要了。毕竟他和他那么真实的在一起了。没有生死誓言、没有花前月下,但是比谁都要真切。

2010年的冬天,他用他手中五彩的画笔在南国的阳光下画开了千万朵娇艳的蔷薇。浪漫不过如此:桔子在作画,他在练琴。

 

在2010划为过去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应该成熟、长大。这么些年,认识了那么多的人,很多人也都随风渐渐走远,所幸的是我还可以记住他们、想念他们、祝福他们。

时间,是一场残忍的寂寞者的游戏。你我就在旋转的木马上,只看着欢声笑语,却不能依偎靠近。

 

独自贮目在临风的河岸,芦苇飞芒,人事捉摸淡化了身影。谁又能如我记住你们一般的记住我呢… …

那花,散落在风里。

那事,凝结成回忆。

那年,我们在一起。

那人,我依旧谨记。

其实,无论时间旅行到何处,我都还会记得在我单薄的青春里,有你、有他、有我。毕竟,我只有那么一段短促简浅的匆匆流光。

 

 

 

总想对已经过去的2010记录下什么。并不因城市的陌生而觉得有什么不一样,他们或许便是这样吧。

总是会遇见很多陌生的人,然后毫不费力的忽略忘记。如果牵扯在记忆里的勒痕会有不舍,就是他们吧。

还有那些我一直没有忘记、却无从提笔的安安们。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537335/868051813.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