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半度夏、情若痴 > 第1期 > 梧桐之伤 文/戏子夫君

梧桐之伤 文/戏子夫君

[更新时间]2013-08-02 17:11:43 [字数]6425[作者]陌倾城


 

文为:6000字左右原创现代言情《梧桐之伤》。


 

文简介:

这是一篇亲姐弟相恋的禁忌文。


 

他们自幼分离,姐姐拥有着童颜,带着仇恨接近弟弟。


 

就像你打算买一只兔子杀来吃,可是养着养着养出了感情。


 

可是这感情,正大光明的,或许都比不来。


 


 


《梧桐之伤》


 

       作:戏子夫君


 


 


 

1,梧桐会。

“一杯柠檬汁。”站在我面前的少年抬头看着我,笑得灿烂。

“谢谢。”接过我调好的柠檬汁他却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离开。

“你几点下班?”少年说着脸上飘起一层红晕。

“九点,有事?”我手中不停地调制的冰饮,然后余光中看到少年被挤到了角落里。

少年叫路恒。路恒是对面学校的学生.

他很俊朗,我想一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但我却从来没有见他带女孩子来过。

哦,对了。其实我们并不是在这家冰饮店认识的。

而是在长欢镇的梧桐会上……

梧桐会上有一个“桐酒大赛”,但参加过一届的从不参加第二届,因为,梧桐酒极其难喝。

当时路恒就站在我对面,被同学们起哄着推到参赛者的位子上,然后越战越勇,连喝了十大碗梧桐原酿。

微风起,对面的少年双颊微醺,发丝飞扬,眼眸流转,他偏头一笑,我觉得整个世界都璀璨带彩了。
 

路恒毫无悬念地拿了男组第一名,而女组是我。

奖品是一对梧桐花形状的玻璃工艺品。我们一人一个。

“这东西不适合我一个男子汉,还是给你吧!”路恒刚拿到奖品就转身这样对我说。

我伸手接下那紫色透明的梧桐花。
 

然后看到他笑着转身,在同学的簇拥下离开。

后来有一天路恒来买饮料看到我,我们都很惊讶,一起叫道:

“啊,桐酒王后!”

“梧桐酒王!”

我看着他对他笑了笑,路恒的脸就红了。

他说,“我叫路恒,你呢?”

我把饮料递给他,轻轻地说:“我叫青卫。”

他告诉我他在对面学校读高三,然后很不好意思地说他在梧桐会那天还以为我是个中学生哩。

我对着他轻轻地笑了。



2
,青卫,做我女朋友吧!

下班和同事道过再见,转头就看到路恒一脸思索的看着我,“青卫,你到底多大了啊?”

路恒有双像棕色玻璃珠子一样纯净的眼睛,真美。像是诱惑着别人去亲吻它。我一时有些愣怔。

“不说话,不会是在想亲我吧?”路恒的脸凑近了些笑弯了眼睛。

我毫不犹豫地拍开了他的脸 ,“女孩子的年龄是你该问的吗!找我干嘛?”

“青卫,你在转移话题吧!你说你刚刚是不是……”他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一把将我拉进怀里。

我也有点被吓到了,一辆车擦着我的身边疾驰而过。估计是酒驾,连红灯都闯!

路恒气得脸上的筋都微微爆出了,“青卫,你走路能不能当心点?”

“……”我是何其无辜,酒驾的是司机,又不是我。

但我想还是得提醒一下,因为此时他将我勒在怀里,力气,有点大。

“路恒……找我到底干嘛啦?”

“哼,白眼狼!”他还是很生气,松开我一个人气呼呼地向前走。

又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回头看了我一眼,接着将一只手伸在半空,无奈的看着我。

我看着那只伸在半空的手,突然心里一阵疼痛,不知所措。

“喂,在发什么呆,再不走烟花可就放完了!”他回头一把牵起了我的手。

原来今天有烟花会。

长欢镇可真是个热闹的小镇。

现在我就和路恒坐在长欢河的长椅上看着对岸河畔烟花灿烂,转瞬消失。

微风拂面,痒痒的,我咯咯地笑起来。看烟花过处,淡紫色的梧桐花盛开得很梦幻。

忽然脸被捏住,力道还不小,耳边响起路恒好听的笑声。“想什么呢?”

拍开捏住我脸的爪子,转头,路恒一脸笑意,我觉得比烟花更灿烂,却不知是否也如烟花般易逝。

“没想什么,你不要总捏我的脸,会肿的!”

“哈哈,谁叫你的脸长得那么欠捏!”……我开始鄙视他了。
 

“再捏……就用装梧桐酒的缸子砸你!”

“来啊!往这砸!"他指着自己的心口,仰头笑得天昏地暗。

“………”

原来他真的很欠扁啊。

烟花会快结束了,路恒突然很严肃地看着我。月光倾洒,在他的眉角间镀上一层银色的光芒。

他说,“青卫,做我的女朋友吧!”

河对岸放出最后一束烟火,异常美艳。

“嘭……”

烟花的声音似乎要盖过了路恒的话语,然后落幕地悄无声息。



3
,失踪的梧桐酒王。

路恒还是每天都来点一杯柠檬汁,然后偶尔约我出去喝梧桐酒,对于那天的话,他没在提起,我也没给答案。

“路恒,快考试了吧?”路恒坐在我对面叼着一杯梧桐酒,手里是一叠测试题。

“嗯啊,不过我一点都不紧张。”虽然这么说,但路恒头也没抬地奋斗在试题中。

路恒租的屋子刚好可以隔着窗户看到长欢河。

我听说那里跳下去过一个女人,她爱着自己的哥哥。

搬个凳子坐在窗户看向长欢河映出了对岸的万家灯火,心里止不住的颤抖。

“青卫总是看着长欢河发呆。”路恒带着梧桐酒香的温热气息在耳边响起,惊得我一抖。

转身,便看到了路恒眼中的自己。“我有说过吗路恒?我见过这世上最美的人。”

“哦?那是谁?”路恒微微眯着眼,像一只慵懒的猫。

“那是你眼中的我。”我笑着对他吐了吐舌头。

“青卫喜欢对着长欢河发呆,能告诉我为什么吗?”他歪头看着我,眼眸闪闪,光彩四溢,从唇畔溢出一抹浅笑,很浅很浅,像夜间偷偷绽放的幽兰。

“没什么,路恒喝酒就不要做测试题了。”我将手放进他的大掌中,暖暖的。

路恒还是注视着我,我不得不扭开脸去。

“青卫,总是喜欢不回答我的问题。”

路恒轻笑出声,捏住我的脸,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时轻覆上我的唇……

他的唇瓣软软的,有梧桐酒的味道,像是暖风拂过的感觉。

闻着他身上特有的体香,感到他离的如此之近的静默中,我彷佛看到他温柔的眼神专注的看着我。

闭上眼,鼻尖酸涩。

不是我不回答,而是根本不会有答案……

离开了我的唇,他将下巴抵在我的肩膀上,轻声的叹息,“唉,青卫,你到底在逃避什么?”

我的心也随着那声叹息抽光了氧气,闷闷的疼。

距离路恒的考试只有一个月了,路恒却失踪了。

他的同学来找我,说路恒的电话关机了。

我开始不觉得慌张,可是路恒却整整失踪半个月了。

我每天都去他租住的屋子外等他,那里的门依旧一直锁着。

我开始害怕,强烈的窒息感席卷着我。

一个人拎着一瓶梧桐酒来到长欢河边,坐在我们常坐着的那条长椅上。

看着对岸烟花绚烂,稍纵即逝。

我喝光了整瓶酒,躺在长椅上,烟花已冷,四周很黑,安静的像长欢河的河水。

浑浑间,我似乎梦到路恒回来了,可是他红着眼在我的面前哭泣,那么的,绝望。

哭着哭着他就笑了,他拉起的手放在他的唇边,我都能感觉到他渐凉的泪水。

他说,“既然上天容不得我们相爱,我们就一起跳进这长欢河,再也不管世人的谬论!”

他好看的唇一张一合,脸上满是泪水。我却动弹不了。

说着,他就突然用力地拉着我奔向前面的长欢河,带着我毫不犹豫地跃入了河中。

我猛地惊醒,全身都被汗水浸湿了,贴在身上,很难受。

头痛如千斤顶嵌在里面。

“敢宿醉,头很痛吗?”

抬头,路恒站在床边,生气的看着我,然后叹了口气,慢慢俯身。

太阳穴传来轻轻按压的舒适感,还有路恒无奈的轻斥。

“虽然长欢镇的治安好,但你也不能三更半夜得醉倒在河边,多让人担心!”

我拍开他的手,不满地瞪着他,“还不是你,这么多天都去哪儿了!”

说着说着,我自己也不知道在委屈什么,眼泪竟大颗大颗得往下掉。

“对不起,我回家了而已,下次不会了。”他将我搂在怀里,“原谅我好不好?”

虽然这么说,我却捉到了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悲凉。

我发现我真的好害怕他不见了,我吼他,“手机坏了不知道用公用电话,知不知道很担心你."

有一双温暖的唇吻去我止不住的眼泪,我多害怕,害怕失去他。

他吻向我的唇,我尝到了自己涩涩咸咸的泪水,然后他将我摁进怀中,紧紧拥抱。

那天,我们各自属于了对方。

月光下,路恒红着脸从背后将我抱着,他坚定地说,“青卫吾妻,永世为期。”

我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咬紧牙关,泣不成声。


4
,上帝的结束。

考完试的路恒闲及了,几乎天天黏着我,他和我一起上班,下班。然后吵着我给他做饭。

我总感觉失踪后回来的路恒有心事了,总是盯着我看,表情复杂到我看不懂。

他总是紧紧抱着我,轻轻吻我。像一只彷徨的小鹿。

我看着长欢河,有时在想,老天,让这一切快点结束吧。

可是想到结束这个词我的心沉痛到无法呼吸。

然而结束的那一刻,来的让人那样措手不及。

当所有的真相被撕破,爱一字显得那样灰白。

来临的时候,我和路恒买完菜回家。在家门口看到了那个女人。

“天哪,你们这是在作孽,你……是青青!”路恒的妈妈看到我们立刻尖叫着,五官扭曲在一起,扶着头不敢相信地看着我和路恒牵在一起的手。

突然地,她发狂地冲过来拉开我们的手,一只手指着我,愤怒的呜咽着。

“青青,我知道你恨我,恨这个家,可是恒儿他是无辜的,我求你,求你放过他。”

然后她拽着我,将我拖出门。

“妈?你怎么来了?你不要这样说姐姐。”路恒摇着头,扔掉手中的菜,那是我打算今晚给他做的。


我站在门外看着门里面,路恒红着眼眶,拉着他妈妈的手,“妈,姐姐没有做什么,是我,是我的错。如果要怪的话应该怪我。”

那个女人回头凶狠地看着我,想要一把将门关上。

我不看她,只是用力撑着门,路恒的眼睛猩红,我问他,“你是不是早就知道?”

路恒的泪水晶莹,他点了点头,便落下一滴。

“青卫,不要离开好不好,青卫……”

我放下手,门被风关上,我听不到路恒下面说的话了。但是我听到了巴掌掴在脸上的声音,听到了撕扯和哭喊声。

他们在吵闹着,哭叫着。

我颓然离开。

再次来到长欢河边,坐在长椅上。也许月光太盛,长欢河的水看起来像是梦境,如此神圣。

我静静地想,我想再也等不到来年梧桐花开,梧桐花会。

我笑,至少我赶上了烟花会了。

河对岸,烟火乍起,灿烂无比。

我在泪光中看着那边漫天的炫灿烟花,转瞬湮灭。

在对岸最后一束烟花中,我闭上眼,嘴角轻扬,微笑着跃入长欢河。

我似乎听到了谁嘶声裂肺的喊着我的名字。
 

我亲爱的路恒,我的弟弟,是你吗?



5
,青卫,严青。

我叫严青,我很讨厌我的妈妈,因为她抛弃了我的爸爸嫁给了另一个男人,那男人一点也不好,喝醉了就打我、侵犯我。

我告诉妈妈,她只是冷冷地看着我,一言不发,转身给弟弟做饭。

这个家让我恶心。

我有种感觉,她恨我。但是我真的不知道原因。

那个所谓的弟弟,那是她和那男人的孩子,我同样讨厌他,憎恶他。

14
岁那年,那个男人再次侵犯我,我逃跑了,独自一人在外面打工。

每当看到别人受了委屈给自己父母打电话抱怨时,我就会咬紧牙不让泪流出来。

我已经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我憎恶着全世界。

快乐,这种明媚的词,我从来没有经历过。

我清楚地知道,我恨她。我恨,我的恨意在孤独中渐渐放下,渐渐深入,犹如血液,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无法割舍。

看着自己天真的童颜,我感受到自己的每根神经都在扭曲。

多想看看儿子爱上自己女儿之后,你的表情是怎样的。

我真的这么做了。

我来到这个小镇,这个小镇真美。

淡紫色的梧桐花开满了整个小镇,淡淡的香气让人像是身处在梦境。有大片的花海在小道两旁摇曳绽放,微风拂过,梧桐花就像无数只紫玉蝴蝶,飘飘洒洒的从半空缓缓的落下,便散发出沁人心脾的清香。


而我却在这梦境一般的地方等待,等待一个报复的时机。

一年一度的梧桐会上,我见到了路恒。

他长大了。变得格外俊朗,眉目如星光。

看着他一天一掉入我精心等待的陷阱,我的血液在叫器着,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妈妈那张扭曲的脸了。

他对我很好,我突然很幸福。他的眼睛像玻璃珠一样纯净真诚。

可是每次看着他的眼睛,我的心好像脱离了轨道。

我的心,你在干什么?

你要做危险的事。

为什么我再也控制不住你了……

再次来到长欢河,路恒失踪了,我亲手将自己和路恒推入了地狱。

我变成了魔鬼,无数次告诉自己离开吧,让一切就这样结束。

可是看着他小心翼翼的眼神,我将自己最后一次救赎的机会扔到地上,狠狠踩碎。

这一刻终于来临了,我看到了那个给了我身体的女人痛苦扭曲的神情,可是我却再也无法说出任何一句泄恨的话。

我只想结束,结束这一切……



6
,路恒。

我叫路恒,十八岁这一年,我遇到了一个女孩,一个像陶瓷一样的女孩。

梧桐会上,看她瘦小的身材竟然装下那么的多的梧桐酒,着实让我吃惊。

果然,我和她都是冠军。

她似乎很喜欢那个奖品,我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另一个奖品,故作潇洒的送给了她。

更让我吃惊的是,她抬起头来,面容竟然像个娃娃一样可爱,我不禁对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

面对她,我总是很高兴。

她在我们学校对面的冰饮店里打工,我都猜不出她的年龄,她实在太可爱了,我总是捏着她的脸。惹得她一脸的委屈。

她总是喜欢笑,温柔的像团温热的水蒸气。

她生气的样子,她调皮的样子,她看着长欢河发呆的样子,都在我的脑海里乱转,小心翼翼地偷拍下来,存在手机里。

每天早上看着她的脸,然后恶作剧地给晚起的她打电话,就传来她带着起床气爆走的声音。

即使生气时,她的声音也是糯糯的,像是在吃什么好吃的东西。

爸爸酗酒进了医院,我劝过他很多次,但他总是一意孤行,我急忙赶了回去。

想在车上给青卫打个电话,手机却没电了。好吧,等到了之后再给她打电话,让她着急一下,谁让她忽略我的告白。

我赶到时,爸爸已经没什么大碍了留院观察几天就好,我松了已口气。让妈妈给我手机充电。我和爸爸聊天。

正在削梨子,妈妈突然拿着我的手机冲了进来。

紧张地问屏幕上的女孩是谁,我有点羞郝。

妈妈疑惑地看着我,却说了一句让我怎么也不敢相信的话。

她说那明明是姐姐,我同母异父的姐姐,我记起小时候那个经常用憎恶的眼光看我的姐姐。

后来,她似乎离家出走了,那一年,她十四岁。

一走便是十年。

我强作着镇定,说会不会看错了,毕竟长相很像的人很多,妈妈只是冷笑:可能吗?

那一瞬间,我的血液凝固了。

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半个月,我无时无刻不在痛苦,痛恨上天的捉弄。

可是,我爱上了她怎么办?为什么?不可以爱上自己的姐姐。

握紧手中的手机,屏幕上是她面无波澜却眼神复杂的看着长欢河的样子。

想起她时不时的沉默和发呆,我的心又沉了下去。

姐姐,那么你接近我又是为了什么呢……

我还是忍不住回去了。

看到醉倒在长欢河边的她,她的身体被月光所浸润,明显疲惫和憔悴的脸庞上一对羽睫无力的盖着。

月光下,睫毛投射的影子显得又密又长,微微颤抖着,便有一滴晶莹滑落……

姐姐,你是在担心我吗?

我的心像被揪住了紧拧着,抱着她,隐忍了那么多天的眼泪倾涌而出。

那之后,我便知道了自个的心,我知道,我爱她。

妈妈突然来到我住的地方,她声泪俱下要求我和青卫分开。她看起来很痛苦。

我记得青卫曾经和我说过一句话,她说长欢河里跳下去过一个女人。

我害怕,怕青卫做了傻事。我不敢想,挣开妈妈去寻她。

我没有想到。

我没有想到青卫,她真的跳下了长欢河。

她跳进了长欢河,我听到自己破碎的声音,我喊,青卫……

我喊,青卫,青卫……

青卫,你难道没有听到吗……

吞下自己无奈的叹息,我循着她跃下去的地方,轻轻沉下。

青卫啊,等我呢。


7
,尾声。

又是一年淡紫色的梧桐花开满了整个小镇,微风拂过,梧桐花就像无数只紫玉蝴蝶,飘飘洒洒的从半空缓缓的落下……


长欢镇依旧热闹,只是再也没有了一个叫路恒的小伙子和一个叫青卫的可爱女娃。

长欢河另对岸有个戏台子,这一年又开唱了,不知是谁使着那缠绵的花腔,一身大红戏服长水袖,望眼望不够,四步一停,三步一走,两步一抬头。

长欢河依旧清冽,静默着流动着,没人知道它承载了多少凄凉抑或不为人知的故事。 

长欢河另一岸有一个花开的最灿烂的小旅馆,里面有一个叫李窈儿的老板娘。每每戏台开唱她都会去,默默地站在角落里,默默地听,默默的离开……

而那些故事,似乎,死在了时光里……

“喂,在发什么呆,再不走烟花可就放完了。”

“没想什么,不要总捏我的脸,会肿的。”

“青卫,你到底在逃避什么……”

“听说那里跳下去过一个女人,她爱着自己的哥哥。”

“我叫路恒,你呢?”

“我叫青卫。”

…………

…………

…………

来生,还会有那么一个眉目俊朗的少年吗?他站在我的对面,仰首吞下一大碗苦涩的梧桐酒,举着空碗,挑衅得对我笑了笑,微风吹过,带起他衣角飞扬,眼眸闪闪,流光溢彩……


若有,那时,请允许我们光明正大的相遇。

——全文完——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496796/704507029.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