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半度夏、情若痴 > 第1期 > 鬼魅悔 文/黎缨殇

鬼魅悔 文/黎缨殇

[更新时间]2013-08-02 16:38:20 [字数]2953[作者]陌倾城

微风轻轻拂去了夏日里的燥热,带着丝丝暖意的阳光散满天地。叶薇最喜欢在这种环境里望着蓝天,思念着某一个人,是什么时候养成这个习惯的呢?叶薇浅笑着摇了摇头,目光又重新落在那无边无际的天空上,只是,那参杂着一丝灰色的的眸子里,多出了几滴脆弱的眼泪。

    ——往事随风,已逝,已终。

    那时的叶薇,仅是个在酒吧卖艺的舞女。她自甘堕落,浓黑色的长睫毛上总沾着那么几颗彩钻,银色的眼线渲染着那双不知参杂着什么感情的冷眸,淡金色的眼影微微打色,玫蓝色的口红点缀着她的樱桃小嘴,一身劲黑色裙摆系流苏的连衣超短裙,银灰色骷髅纹12公分的高跟鞋,这一系列精致的装扮显得她整个人如罂粟花一般鬼魅妖艳。

    她的样貌是妖魅的,是迷人的,而她的舞姿则是奔放的,诱人的。所以,她很快就在这家酒吧扎了根。她本以为,她会在这待到她年老色衰的那一天,但,那个夜晚,打破了原定的生活。

    那时,她正在炫丽的舞台上,由璀璨的五彩灯光打着她,跳着妖娆的钢管舞。那迷离的眼神使得台下已经喝得醉醺醺的观众瞬间有了像被触了电一般的快感,但叶薇只是微微一笑,享受着人们对她的喜爱。但,当她的眼神毫不在意的扫过酒吧大门时,她脸上居然闪过一丝慌乱,差点从钢管上摔下。

    待叶薇维持好舞姿,她那樱桃般的小嘴里便怔怔地吐出;“他、怎么会在这?”而就在她愣神的时候,秦蓝枫便一眼识出了那个与以前大不相同的叶薇。他的目光有点闪烁。他虽然很不喜,但他必须承认这样的叶薇,连他都有点被迷惑了。

    可能是注意到了秦蓝枫那略带迷离的目光,一向都会跳到完美收场的叶薇也慌乱了舞步,草草的结束了这段身为完美主义者的叶薇实在不可容忍的失败舞蹈。

    伴着观众席上诧异的哗然声,叶薇的瓜子小脸微微地泛了红,却被厚厚的粉底所掩盖。她有些匆忙地走下了舞台,但又毫不失她那优雅的让人感到疏远而又冰冷的气质,她就是这样,完美得让人惊叹,可当你想去试探她完美下的脆弱时,你会发现她其实就像一个孩子,爱逞强,却又脆弱得让人无法想象。

    她淡淡然地走着,似乎从未遇见秦蓝枫这个令她曾经一度慌了神的人,但秦蓝枫明白,在叶薇那副淡然无痕的面容下,心已经泛起了不易察觉的波纹。当叶薇与秦蓝枫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叶薇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那前不久刚修过的占有碎钻的长指甲狠狠扎进了她手心的肉里,鲜红色的血顺着嫩白色修长的手指流了下来,一滴滴地落在了地上,但却因酒吧随处可见的略微刺眼的灯光而被埋葬。

    而秦蓝枫则闭上了他那略偏浅蓝色的瞳眸,一双有力的大手抓住了叶薇的手臂,叶薇一怔,脚下的步子停滞,秦蓝枫一个华丽的转身,抱住了叶薇纤细的蛮腰。他贪恋地闻着叶薇发丝间的香味,这是只有从来不曾吹染过的头发所散发出的迷人香气。感受到颈部传来的吹气感,叶薇立马打了个冷颤,然后抓住秦蓝枫的双手,努力的使它们离开自己的蛮腰。

    秦蓝枫也知趣地自动松了手,不过,他又牵起了叶薇血迹还未干的小手,快步走进了他早就定好的包厢。叶薇也出奇的一路上没有挣扎,因为她知道,她早晚都要面对秦蓝枫,面对那个噩梦般的曾经,她已经逃了六年,也累了乏了。

    摇晃着高脚杯里的蓝色液体,叶薇扯着嘴角,无力地开口道:”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枫。“

    秦蓝枫那许久未再曾听见的称呼令他心微微一颤。他的瞳眸闪着柔弱的光芒,语气里夹杂着莫名的悲凉:“薇薇,你不要在逃避我了,也不要再逃避那段无可抹灭的曾经了,好吗?“

    叶薇一饮而尽高脚杯中诱人的蓝色液体,那双染上丝丝迷离的冷眸对上了秦蓝枫眸子里的希望,她恍了神,不知是否是因为喝了酒,神智有点恍惚,还是因为面前这个她曾经爱到恨的男人。

    叶薇没有应声,而是自顾自的又拿起酒杯,填满了她最爱却又说不出名字的蓝色液体,潇潇洒洒地灌入喉中。她嘴边溢出的笑容证明了她的快感,而她脸上连粉底都遮盖不住的绯红却恰恰表明她已经醉了。

    一把夺过叶薇的酒杯,秦蓝枫将叶薇的手腕抓紧,庞大的身躯压着她到印有黑色杜鹃花壁纸的墙上,强势的吻就这样对着叶薇的嫣唇冲来。他恨,叶薇的不理不睬,他恨,叶薇自甘堕落,可他又爱,叶薇的......一切。

    一吻了, 叶薇还呆呆保持着被吻时的一脸无措,但随之而来的清醒使她毫不犹豫地甩出用尽她全身余力的巴掌。

    清脆的响声在秦蓝枫耳边久久的回荡着 ,他的双眼里充斥着难以置信:曾经那个他爱而且爱他的叶薇呢,曾经那个在他发高烧时不眠不休地照顾着他的叶薇呢,曾经为他的一次随口说说想她了就冒着倾盆大雨一路跑到他家的叶薇呢。秦蓝枫的眼神瞬然空洞,最后一次深深的望了叶薇那张苍白如纸的小脸一眼,然后绝望地收回目光,转身离去......

    放眼背后,叶薇已捂着嫣唇泣不成声。

    数年后,叶薇画着浓郁的艳妆,终拆开了已迟到许些时间的信函。

    无声的眼泪悄然落下,模糊了信函上的黑色字体。

    当晚,叶薇在酒吧饮着当时的蓝色液体,任泪水肆意。若有意瞧叶薇那曾经妖犹鬼魅的小脸时,你会发现,之前的装束已尽数卸下,清纯的脸蛋上竟无一丝装饰。

    枫。这是叶薇在心中默默呐喊了多少年的名字,现在却已再无人可应。

    因为,秦蓝枫这个曾经她爱得真切切的男人,早已在多年前便因癌症丧失了生存的权力。

    又是过了多少年时光,叶薇穿着他曾最爱的纯白纱纺长裙,在墓碑前,嘴角荡漾着浅笑,舔着早已痛的麻木的伤痕,怀念着她心中的那个人。

    【若喜爱此篇文章的书迷们敬请期待番外篇。】

                                【素槿夏棠文学轩】黎缨殇 / 文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496796/456791176.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