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半度夏、情若痴 > 第1期 > 转角间,错过 文/清、散樱_水

转角间,错过 文/清、散樱_水

[更新时间]2013-09-28 11:50:14 [字数]6700[作者]清、散樱_水

“妈妈,今天你要给我讲故事!”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摇着她的手,撒娇道。

“好吧,欣儿,我给你讲一个真实的故事...”

她让小女孩坐在她腿上,讲起故事,他和她的故事...

...

在那一年,他们相遇;在那一年,他们笑得没心没肺...那一年,他,十八岁,她十六岁....

他是组织里的王牌杀手,杀人不眨眼,不苟言笑....她是生在富裕家族中的千金大小姐,每天笑得没心没肺,从没悲伤可言...他们相遇是因为他的一次任务,组织把他安在她家的隔壁,而他的任务,就是让她家破人亡....当他住进来的时候,她见到了他,全身散发着冰山气质,但又有着王者风范的他...当他住进来的时候,他见到了她,全身充满着阳光的她,既单纯又善良的她....当他见到她第一眼的时候,冰冻的心有一瞬间变暖了....当她见到他的第一眼的时候,便决定要改变他....

    她和他一起去学校,一起回家,她会在他生病时照顾他,会在吃午餐时缠着他一起,他认为她很烦,但每次想拒绝她时看见她温和如煦的笑脸,嘴巴又会不自觉的答应下来....

她亲切地叫他为哥哥,帮女孩子们为他送告白信....他从不笑,却会对她笑得一脸宠溺。当他看着她捧着那些告白信时,他心里会莫名的失落....当她问他为什么不对那些女孩子笑的时候,他会宠溺的摸摸她的头,说:“此生我只对你笑....”然后好笑的看着她的脸瞬间变红....在她生日的时候,他送了她一条蕾丝丝带,浅粉色,很温暖的样子。并且霸道的对她说:“没我允许,不可以在别人的面前把丝带解下来,家人也不可以!”

组织的任务是不可抵挡的,当她看见他的手沾满着他家人的鲜血时,她留下了眼泪,撕声力竭地说:“此生此世,我绝不会再原谅你!!”他当时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心里莫名的很痛,似乎碎了的模样。再后来,组织把她带走了,带到了一个他不知道的地方。

三年后,她回来了,她变了,变成了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从不多说一句话,从不哭,从不笑,不再像那么善良,眼中神色冰冷,夹杂着仇恨....不过,那条丝带,一直没解下来过....

他和她成为了搭档,她和他虽是搭档,却很少见面,除了做任务和训练的时候,基本不见面...她并不想和他见面,连话都不会多说一句,一天最多会对他说不够十个字...

有一次,他们的任务是要去杀一个有钱人,以及去杀那个有钱人的家人。当他们双手沾满鲜血,准备回组织的时候,仓库里响起了隐隐约约的抽泣声,他们向仓库走去,抽泣声慢慢的停了下来,走进一看,原来是一个小女孩在哭,一个小男孩挡在小女孩前面,对他们大声说道:“你们这些坏人,要想伤害我妹妹,就想过我这关!”说着,还不忘拍拍妹妹的手,表示安慰....他们听到这句话时,心里猛地颤抖了一下,记得以前,某天回家的时候,他们被打劫了,他们也和这对兄妹一样,当面对那些强盗时,他也是这么守护着她,默默地安慰她....两兄妹被他们送到了孤儿院....

后来,组织里来了一位新的女杀手,是组织里的重点人物,人长得很漂亮,脸若银盆,眼同水杏,唇不点而含丹,眉不画而横翠,比黛玉另具一种妩媚风流....她的特长是下毒,她下过毒的人,没人会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从未失手。组织称她为:“毒美人”....

毒美人被组织分配到他们那组,毒美人初见到他,就喜欢上了他。毒美人认为他一定会再见到她自己的第一眼,就会自己死心塌地,但他没有,他还是用冰冷的眼神面对毒美人...毒美人在几次任务后发觉,他是喜欢着她的....但是,毒美人喜欢上的东西,即使自己得不到,也不会让其他人得到.....

这天,她去训练场训练时,看见了毒美人和他在训练场,她刚要走进去,就听见毒美人说:“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她的心里揪了一下,心里特别期待他能说不,可是,他犹豫了一下,说出了她最不愿意听见的一个字:“好...”她的心中如同被一把刀,直直的刺入心脏那么痛,可是,这种痛,摸不到,也治不了....

她跑回宿舍,在跑的时候,她把丝带解了下来,扔在地上....回到宿舍后,她蒙用被子着头,哭了,哭得撕心裂肺....用被子蒙着头哭,是她在这两年养成的习惯,两年过去了,她已习惯不再依靠别人,她其实在这两年没少哭过,梦中梦到家里人,会哭;梦中梦到以前的幸福生活,会哭;梦中梦到他杀死家里人时的样子时,会哭.....

他听见声响后,马上跑出门外,他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转角间消失了,走廊和往常一样,除了多出了一条蕾丝丝带,很旧了但又很干净的蕾丝丝带....

她哭累了,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从她的脸上,可以看见隐隐约约的泪痕.....也许在她的心目中,他真的很伤人,但她并不知道,在她去训练场之前,毒美人已经对他说过,要他答应自己一件事,毒美人已经在她的饭菜里下了毒,这种毒一旦发作,那人不出十分钟,就会头痛欲裂,然后当场吐血而亡.,如果他不答应毒美人的话,毒美人随时可以让那药发作....     后来的日子里,她一见到他就掉头走了,甚至还向组织申请,要换个搭档.....后来,组织答应了她的请求,给她换了个搭档,那个搭档擅长是用枪,人长得也很帅:他拥有精雕细琢般的脸庞,英挺、秀美的鼻子和樱花般的唇色。他嘴唇的弧角相当完美,似乎随时都带着笑容....被组织里称为:“蛇蔓.....

当蛇蔓第一次看见她的时候,就觉得她有猜不透的美丽,有一种让人想去怜惜的,却又感觉她有一种意想不到的坚强.像玫瑰花一样,看似娇艳,但又有想不到的刺...蛇蔓从漫不经心的每天跟着她,到后面刻意的了解她,调查她,无不显示出蛇蔓对她的一见倾心....她却对蛇蔓没多少感情,这时候,她已经对感情不抱有期望了...

她会按时的去孤儿院去看那两兄妹,每周末一次....她只有在孤儿院的时候,才会真心的笑,和年少时候一样,笑得没心没肺.....不过,那两兄妹并不喜欢她,他们知道,是她杀了他们家人,是她让他们变成了没有爸爸妈妈的孤儿...他们会在她进门的之前,往门上放一桶水,然后看着她怎么变成落汤鸡后,开心地笑了起来;他们会在她走上来之前放一个香蕉皮;会把她的外套扔在垃圾桶里.;会往她的饭菜里放一条毛毛虫....她又何尝不知道他们耍的小花样,但是她会故意的装作不知道,然后假装吓一跳,再故作生气....这一切,只为了他们的一笑...

这周,两兄妹破天荒的没搞怪,一天都安安分分的,一直没看见他们。她以为他们生病了,一问院长才知道,他们上周在她回去后,被那些和她玩得很好的小孩子包围起来,打了一顿,说是要教训他们,不让他们欺负她...幸好院长及时赶到,要不小男孩连命都没了....小女孩只受了皮外伤,而小男孩却是被打到吐血了,现在正在住院...

她连忙跑去医院.....在高危病房。她进门后看见了小女孩正靠小男孩的床边,稚嫩的脸上隐隐约约的显出泪痕...而小男孩就皱着眉头的睡在病床上,身上的伤痕让她看得惊心触目....她忍不住去抚平小男孩皱起的眉毛,轻轻地抚平着....(小男孩梦中:母亲来了,她正在温柔的抚摸着我的额头,好想睁开眼睛啊,母亲,别走,妹妹和我每天都在等着你啊...母亲,别走,你知不知道妹妹梦见到你的时候会哭,哭得我不知所措,我只能说你马上就会回来了...母亲,别走,我想你留下来啊,你不在了,还有谁会在我睡觉的时候为我抚平眉头呢....

她隐隐约约的听见小男孩在喊“妈妈,别走”心里就有一股自责涌上来,眼泪再一次不争气的流了下来....眼泪滴在了小男孩脸上,小男孩醒了,看见了她在哭...小男孩见过她笑的样子、见过她生气的样子、见过她冷漠的样子,却惟独没看见过她哭的样子...他有点不知所措:“怎么了?是不是我们干的太过分....”这样想着,小男孩就红着脸对她说:“你、你为什么要哭?”她抬起头来,就看见小男孩红着张像涂过胭脂般的脸,对着旁边的墙说话,她禁不住,“嗤璞”一声,破涕而笑....
    这时候,小女孩醒来了,刚睁开眼,就看见哥哥红着脸面对着墙,她正在笑...小女孩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连忙挡在病床前,对她说:“坏女人,不可以强暴我哥哥!”“噗!哈哈哈....”她终于耐不住,大笑起来....小男孩的脸更红了,对小女孩说:“妹妹,别闹...”小女孩很疑惑的看了小男孩一眼:“哥哥,难道你们已经....”“咳咳!!小屁孩一个,姐姐我没兴趣!这时候,她的脸也红了,连忙纠正道...小男孩恼羞成怒,喝道:“妹妹,别想歪了!小女孩很少被哥哥骂过,今天这一大喊,马上眼圈就红了,眼看就要哭了,小男孩马上安慰道:“好妹妹,我知错了,别哭了...”她的心中又一触动,呵呵,他以前不也这么逗着我的吗?可惜,这一切这是幻觉.,他只是为了完成任务罢了....  她的心中又一触动,呵呵,他以前不也这么逗着我的吗?可惜,这一切这是幻觉.,他只是为了完成任务罢了....

  她看着兄妹两,眼里闪过一丝悲伤...兄妹两都没注意到,但,站在病房门外的蛇蔓看到了...蛇蔓眼里闪过一丝忧愁和担心.,还有仇恨...蛇蔓恨他能得到她的爱,恨他让她露出那种悲伤的表情...蛇蔓走了,去找他了...

  训练场里。蛇蔓一进训练场,就看见“毒美人”正给他擦汗,看着这幅画面,又想起她那种悲伤的神情,心里有一股火直冲心头,他尽量控制着自己不看这幅场面,拳头不自觉握紧了,但是,蛇蔓转身走了...

    后来,蛇蔓很多时候都陪着她,甚至连她去孤儿院时也跟着她,渐渐的,她也接受了蛇蔓,她甚至会靠着蛇蔓的肩头上哭,但是,她并不喜欢蛇蔓,只是觉得蛇蔓像以前那个他罢了,那个让她的那个他靠在肩头的他...

  这天,蛇蔓向她表白了,她答应了...吃饭时,他们居然在餐厅里遇见了他和“毒美人”,在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她低着头,她害怕看他的神情,怕看见他眼里的悲伤...“毒美人”开口了:“呦,亲爱的,这不是我们以前的搭档吗?这么巧啊,一起吃个饭?”她听到“亲爱的”这三个字时,心很痛...但她并没有让眼泪流下来,一把揽住蛇蔓的手,尽力扯出一抹笑容,对蛇蔓说:“老公,要不就一起吃个饭?”蛇蔓苦笑着,心想:“你为何要这么折磨你自己...”于是,这四个人就这么一起吃了饭...与其说是吃饭,还不如说是喝酒,她不停地喝着酒,蛇蔓怎么劝她都不听...

  要回去的时候,她喝得酩酊大醉,蛇蔓想要送她回宿舍,但是这时候组织有电话打来,说有一个紧急任务,现在就要去完成,不得已,蛇蔓就要他送她回宿舍,他打腰把她抱起,她现在像个小猫似的,依偎在他身上,脸上再也忍不住留下了眼泪,珍珠似的眼泪划过她美丽的脸庞,是那么的楚楚动人,但是,那眼泪又像一颗颗火球,灼伤了他的心....

  送她回宿舍后,他也没有回宿舍,直径去了“毒美人”的宿舍,他现在想和“毒美人”做个了断了,他想和“毒美人”谈个条件,如果他和“毒美人”结婚,就请给她解毒...“毒美人”听到后,心里闪过一丝悲伤,终归是得到了他,却是用自己最不能接受的方法...但是“毒美人”答应了...

  第二天,组织里就传来了他和“毒美人”要结婚的“喜讯”。“毒美人”果然给她解了毒,在她的饭菜里放了解药,“毒美人”在放解药时,看到了她那双红肿的眼睛,眼中闪过一丝内疚...

  没过多久,他和“毒美人”结婚了,在“毒美人”和他结婚后的第二天,组织就把他们派发到澳大利亚...

     “妈妈,后来的故事呢?”小女孩坐在她大腿上,轻声问道,她眼里闪过一丝母性的光辉,苦笑说道:“后来的故事啊,就是他和她再也没有相见,然后她就和蛇蔓结成了夫妻,还生了个很可爱的小女孩...”“好惨啊,那个毒美人太坏了!”小女孩很生气的说道,她眼里闪过一丝悲伤,很小声的说道:“其实,没有毒美人,她和他也不可能在一起....”那声音几乎听不到,小女孩疑惑的问:“妈妈,你说什么啊?”她反应过来,摸摸小女孩的头,说:“我们好久没去看哥哥姐姐(指那双胞胎)了,等一下我们去看看他们吧!”“恩恩,妈妈,我们真的好久没去看他们了,我都想他们了,这次我要带好多好多好吃的去给他们!”小女孩很高兴,蹦蹦跳跳的去准备了...等小女孩走后,她的眼里闪过悲伤,嘴角的笑容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悲伤...

  ....

  后来,组织被人揭穿,组织里的人都被杀了,她和蛇蔓逃过了一劫,但是不知道他和毒美人怎么样了,被杀了吗?还是像他们一样逃过一劫?这个又有谁知道呢?

  那一年,他们相遇,几年后,他们分别...他们的爱情就像一个转角,正当碰见时,却往往擦肩而过...      

 

 

                      三年后的城市
                       我再次遇到了我的天使
                        她的容颜清纯如始
                         却不再是当初的天使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竟让我的天使变的如此...

                                                                                        文/ 清、散樱-水  编改/陌倾城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496796/199262989.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