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半度夏、情若痴 > 第1期 > 爱你不是梦 文/冰雪荒缘

爱你不是梦 文/冰雪荒缘

[更新时间]2012-12-05 17:47:34 [字数]15030[作者]冰雪荒缘

      那天,天气不向往常一般好,没有阳光,天空中飘着毛毛细雨,打在身上还有点凉、有点冷。她如往常一样在马路上走着,去上学,由于她家离学校很近,每天她都是这样走路上下学。

     “你怎么了。”她忍不住上前看着那年轻男子,那男子的半个身子靠着梧桐树,嘴角泛白。梧桐树一点也不怜惜,将它那泛黄的枯叶打落在男子的身上,他没力气的任由它的一次又一次的摧残。

       他听到了声音,头微微抬起,眼神慢慢有了些光亮,嘴角也渐渐浮动,看着面前的女子,说着什么~

     “你怎么了,大声点~”她很努力的听着,可还是听不到那男子说的是什么。

      她身子慢慢的向他一点点靠近,他再一次张开他那泛白的唇,咕哝着。

     “什么。”她离他越来越近~

      他仿佛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说着那些她仍没听懂的话语,再也没了力气,一个向前倾倒,倒早了她那瘦弱的身上,她没料到,身子顺势向后去了一点点,等她站稳,他已经完全倒在了她的怀里。

       第一次与男生那么的亲近,近到他那一深一浅的呼吸打在她的颈间,她的心莫名跳的好快。她有点慌乱,这是她从没遇见过的事情,她不知道该怎么办,第一次有了踌躇。在她怀中的他,身子异常的冰冷,她紧紧的抱着怀里的那个自己一点都不认识的人,第一次有了不安……

      “护士,他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事。”她着急的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那个男子,嘴角虽然有了点血色,但仍泛着白。

      “没事的,孩子,不要当心。”护士看着这两人,心里想这兄妹两的感情真的挺不不错了,只是这男孩,这么年轻怎么会有这么多刀伤,哎,现在的孩子哦,真的不好管,她叹了口气,走出了病房。

         她带他交了医药费,又买了一些吃了放在他的床前,弄好了一切之后,她便悄悄的离开了病房。

       “羽,你怎么来这么迟,是不是不舒服呀!”同桌一早上巴望着她,可是到下午第一节课下课才将她眼巴巴的望来。

        “有事的。”她淡淡的说着。她可不想对她说今天早上发生的奇异事件,再说要给她那八卦同桌知道,这还不满教室的传开了,而且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连人家的名字都不知道。

        “哦!”同桌扁了扁嘴,“那老师有说什么吗!”

        “没。”她跟老师说了声,家里临时有急事,老师便再也没为难她。这是她第一次说谎,到现在心里还有点抖的慌。

        “哎,好学生就是不一样。”同桌哀叹道,语气酸酸的。她在他们学校可是出了名的学习好,人缘好,又长的好的三好学生。不像她,只会玩,现在的老师呀!都是厉色眼!还好,她有一个宠着她的父母。

        她无语对苍天的笑笑,要是老师知道她说谎,会是多么惊讶!不过,我好歹也救了一个人,救了一条命,她自我安慰道。

       “ 回到课堂就要好好学习。”她扯着同桌那软绵绵的小耳朵说着。

        一个星期过去了,她还是如往常一样上下学,也渐渐的遗忘的那天发生的事,要不是那天自己的心跳的飞快,她真的怀疑那是自己做了遥远的梦。

   

       “羽,你最近有没有听说,我们学校最近附近总是出现一名很帅的男子,他好像每天早上都会在哪里,像是等什么人~”同桌在那八卦的聊着。

         她没搭理她,仍在那预习着即将上课的书。

         同桌朝她翻了翻白眼,嘴角很不高兴的说道,“你就知道看书看书,还是看书。”

        她无奈的将课本翻了一页,不是她不想搭理她同桌,而是她真的对这些不感兴趣,而对于她不感兴趣的事物,她一向本着不搭理的原则。

      “喂,你还记得我吗!”

 她背着书包走在上学的路上,刚想往前走,就觉得眼前有个人正正好好挡住了她的路,一个男子的声音,传来,寻声抬头,看见正是挡着她路的男子。

 她搬出脑袋使命的想,“你,嗯——,你~

 站在她身前的男子,一直看着她,仔细倾听着她的话语,等了半天,很是不满意的憋了瘪嘴,“我长的就这么没有吸引力。”

 她无奈的摇摇头。

“嗯哼!”男子靠她更近了一步,那俊美帅气的五官,呈现在她眼前。

“哦。”她似激动的看着他。

他眼中光芒一闪的等待。

“你就是那天病怏怏的男孩吧!”她带着沉思,带着肯定。

听完她的话,那白皙的脸顿时黑了,什么叫病怏怏,要是给他的一群小的知道,还不一个个叫死。

“是不是呀!”她没耐心的询问。

最后,换来他无奈的点头,吐了一口气,还好,还好,总算想起我了。

她灿烂的一笑,见过无数美女的他,看了居然有点神乱。

“太好了,你很健康。”说话人带着无数的喜悦。

听话人的脸更黑了,什么叫很健康,本就很健康好不好。

他刚想说什么,就被她抢先了,“看你没事了就好了,走了,再见!”

她很是潇洒的绕过他堵的路,大跨步的向前走。还没走出他的范围就他连抓带喊的定住了。

  “别走!”

她停住了脚步,转过头看着眼前帅气的男子,“什么事,我快迟到了。”

“我欠你一命!”他不带感情的说着,仿佛那不是他的命。

她打着哈哈说道,“哦,没事,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看到任何动物什么的受伤都会帮助的,何况是人!”

很是仗义的话语,到她的嘴里怎么听的这么的刺耳,他一挑眉,“那还谢谢你的爱心了。”话里有了一份低落。

“没事,没事!”她摆摆手,很是不客气的笑笑,看着被他抓着的胳膊,咯得慌。

他顺势的松开的了她,“你去上课,晚上校门口这等你。”肯定的语气不容拒绝。

她也不知怎么了,点点头,就继续向着前面走。

“终于快下学了。”

“难得,难得,羽,居然也有盼望下学的一刻。”同桌听到她在那感叹着,一脸惊讶的表情。

“嘿嘿!”

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一早上来到学校,就好想时间快一点,快点到放学,脑海里全是今天早上那个男子的影子,有他穿着白色大衣,手插着大衣口袋站在那梧桐树下,望着她笑;有他虚弱的靠在树上,黄色枯叶落上他上身;有他突然无力的身子靠着她身上,引得她心砰砰跳……

“来啦!”他一眼就在校门口望到了走在人群中了她,一直望着她朝着自己这个方向走来。

她已经站到了他的身边,对着高出自己一个头了他微微的点头。

“走。”他仍是一个字一个字很吝惜似的说着。

“啊?”她似乎没听懂,望着眼前高出自己一个头了他。风衣裹着他那好像很怕冷身子,下身穿着紧身的牛仔裤,两手很是悠闲的插在风衣口袋里,整个人显得特有精神。

“不要这样一直盯着我。”听到这话,她很囧的低着头,心里不暗暗骂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平时不是这样的呀!怎么今天看到他就这样了,不就是稍微长的帅一点罢了,真不她不得不承认他真的长的很帅的那种,很有气质的那种,不像平时里,她的同学的那种帅,是种男人的气息。

“送你回家。”他看着她那可爱的样子,嘴角淡淡的笑笑。

“哦!”

      自从那天之后,他每天早上就会在她上学必经之路等着她,天气越来越冷,他还是一直坚持着,等她、送她上学、下学,渐渐的她班上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事,女生们对她很是羡慕有这么个就体贴又帅的男孩追求,而没当人问起关于他们之间的事,她总是有意无意的回避着,因为他们之间她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总不能说自己是因为救了人家,人家才出于感谢,每天送我上、下学,这个理由自己听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还怎么说出口~

        一开始的她,并不想让他等着她,让他送自己,可是她慢慢发现自己已经有点依赖等她,送她的他,常常等着、盼着上、下学。

       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该不会是爱上了吧!她最近一直思考着这个问题,但一直又没有什么结果。她还小,才上初中,还不懂什么是爱情,不过,小时候的她,常听她的外婆说,爱一个人,就会时常想她,念他,会因他的喜怒哀乐而影响自己的喜怒哀乐。

      可是她一点也不了解他,不知道他喜欢不喜欢自己,再说,这件事要是给她家人知道了,她可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怎么办?她很是心烦……

    “走了,怎么还处在这发呆!”他依旧站在老地方,等着刚刚放学的她。

    “哦。”她仍心不在焉的答道,埋头走着。

      走着走着,她就觉得自己的头好像撞着东西了,不疼,还带着温度,虽然这温度有点冰冷,但不同于物体的那种生硬的冷,她微微身子随脚往后,退了一小半步,头抬起看到了一只细长的手,只是这手上全是伤痕累累的刀疤,看着让人心疼,这种疼不同于天气寒冷的那种冻得生疼,是一种揪心的疼,她也说不出为什么……

      “你走路就不能专心点。”他意识到被看的手,很不客气的收回,再一次的揣进了那温暖的大衣口袋,说话也没有半丝温柔,完全含着责怪的意思。

       她不高兴的嘟了嘟嘴,伸手就想一把抓住他那只手,“把你手给我看,快!”可还是慢了一步。

       他像没听见似的,没搭理她,继续往前走,“你还走不走。”

        刚向前走几步,他不放心的回头望着还楞在原地的她,又折回,大步走到她的面前,带着不耐烦耳朵语气问道。

     她这回没有说话,而是直接对着折回来的他一把扯住揣在口袋的手,刚要握到他的手的她,准备好好看着他那一条条疤痕时,他甩开了紧拽着他手的她,大斥道,“别靠近我!”

      她被这个举动瞬间吓到了,从没见他发这么大火,一直以来他对她虽然算不上温柔,但还是可以的,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你怎么了。”

   “没。”他恢复了平静,似刚刚一切没有发生过。

      她没再说什么,跟在他的身后走着,平日的他们也只是单纯的走路,不说话,但并不会觉得有什么,可是今天的她看着他俊秀的脸庞,望着他那双透着睿智的眼睛,棱角分明的轮廓在这深秋中,显得有点突兀,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花了,还是看错了,居然让她觉得今天的他很陌生。

     “以后,你要照顾好自己,天气往后会越来越冷。”他快要送到了,一直走在前面的他,等着她看着满地的落叶。

      “嗯,我会的。”她有点纳闷,他不像是会说这种话的人,今天的他到底怎么了。

       他似乎对她,打断他的话,不满意的,微微皱了一下,他那细长的眉,继续说道,“往后我就不送你了,自己照顾好!”

       话音还在这寒冷的深秋中,余弦着,他就转过身去,走向了远方……

     “你给我站住。”她对着前方的人大吼道。

      前方的男子前进的身影微顿了那一霎,又继续迈着他那步伐,快步的走着,在这寒冷的深秋中无声的走着。

       泛黄的梧桐叶,在那奔跑的少女间,悄然落下,“那你为什么要送我,这些天~”她眼睛红彤彤的,大喘气的一把拽住了,前方很是潇洒的男子的深灰色风衣。

        男子终于停下了,他一直大步前进的脚步,一手毫不留情的甩开了拽着他衣服下摆的她,眼神里满是愤怒的吼道,“仅是报恩。”

       她还是不死心的说着,“那为什么这么久。”以来一直是这样。

      “给你医药费,你不要,还能怎么办,我不喜欢欠人家的。但现在够了。”话说完,他再一次的甩手走了,只是这一次,她没有再说什么。

       整个大马路上只留下了她,留下了寒冷的她……

       那天之后,他真的再也没有出现在她的生活当中,学校里流传着许多他们的绯闻,有的说,她被甩了;有的又说她把他甩了。对此,她也从不解释,就连跟她关系好的同桌她也没说什么。

       她不是对他没有期待,不是对他没有原先的感情,只是一次次在原来一直等待她的他一直没出现,她的心也早就如这天气,一天天变冷,冷到麻木,冷到她又一次回到以前那个只知道学习的她了。

      “ 羽,你是不是有想他了。”同桌看着她一直望着窗前的梧桐,哀叹道。

       自从他没出现,她就常常望着教室门前的梧桐,看着它从黄、绿叶相应到几乎都是泛黄的叶子,最后只剩下那星星点点的挂在树梢上的黄的凄凉单薄的叶片。

     “ 没有。”她仍望着窗外,淡淡的回应着。

       还好,还有一颗梧桐陪伴,她默念着。

      他们的教室在二楼,而她的座位正好一直都是靠窗的,更巧的是,他们那间教室正对面,就是那高大的梧桐树,所以只要往窗外望去,便可以轻而易举的看见那苍老的梧桐。

      她看着同桌一直这样,心里满是担心的,于是瞒着同桌,一直在找人查那男子的情况,可是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而且在查时,好像每每快要查出来时,都会断掉,如今,过的这么多天,她找的那个人总算查出了些什么,但也只是少的可怜,到底要不要告诉同桌呢,她有点犹豫。

      “羽,你想不想知道他叫什么。”

      她看着自己的同桌,摇了摇头,是的,她以前真的很想知道他叫什么,他是做什么的,为什么跟自己差不多大的他不上学,还是什么,总之他的一切事情,以前的她都想知道,还希望他能亲口告诉她,可是现在的她,现在心死的她,知道了又能怎么样。

     “羽,也许他有什么原因呢!”看着同桌这么坚定的摇头,她劝解道,虽然她现在还不肯定,也对于他知道不详细,不过,她知道他应该是爱她的,至于为什么她也说不清楚,可能是因为她常常看到他对她的不同,他看她的眼神……

       “同桌,你不要再说了,他已经跟我田羽没有任何关系了。”她话音刚落下,又接着补了一句,“哦,是从没有任何关系。”苦笑着。

       见她这么执着,她便打消了告诉她的念头,也好,她本来跟我就不一样。她不向我有着自由,不用那么拼命的学习。她知道,羽,她必须学习,她学习稍微差了一点就会被打,被骂,不向她,她的家人不在乎她的学业。要是给她家人知道这件事,知道这个男子,倒霉的应该是羽吧!

       寒冬渐渐的过去,白皑皑的雪在阳光的照射下,也一点点的退去。人们也卸掉了那承重的衣服,换上的比较单薄的衣物。

      学校里,课间的嬉闹声音再一次的回来,连那掉的只剩下几个枯叶的梧桐树,也冒出了嫩绿的新芽,欢声笑语荡漾在这个校园里。

       她在这热闹的校园里穿梭着,她并没有随着这天气而变化,仿佛这一切的美好都与她无关,不属于她,而她的春天,她那寒冰融化的春天真的会等到吗?等到那属于她的春天……

      “妈,我出门了。”她也退去了以往承重的衣服,仅仅在校服外面披了一件单薄的外套,挎着背包,向着上学的路上走。

       清早的太阳,不似冬天那么吝啬,很是给力的全都裸露在世人的面前,橘黄色的光芒散在这人世间,照耀着马路上的每一棵棵苍天的梧桐,印着它那绿芽,这一刻,她陶醉了,忘记了所以……

       “嫂子。”一个眯眯眼男孩,大喘气的从马路的另一边向她跑了过来。

       她很是诧异的看着这个长的还算眉清目秀的男孩,直接绕了过去。

      一声声,“嫂子~”再次传来,那个男孩又一次的跑到了她前面,这一次不同于,刚才的大跑,没踹什么气,口吃很清楚的喊着,一声声,弄的她很是疑惑。

      这回的她没有绕过就走,用手指着自己,眼里满是惊讶状,嘴角发出难以置信的声音,“你在喊我吗!”

      看着眼前的男孩,对于她的反应,点了点头,又用肯定的语气对着她说,“是的,嫂子。”

      这下的她真的是彻底的傻了,她才是个初中生,根本就没有男朋友,现在的班里的那些同学都早熟,可是她可没有想过,确切的说以前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她有想过,只是轮不到她想。

     “我不认识你。”她惊讶的表情,又一次的放大,眼睛也睁得大大的,看着这个男孩,他看起来应该年龄跟她差不多大,或者说比她还要稍微的年长。

     “嫂子,你不认识我正常,可是我认识嫂子,不过,嫂子一定认识我们老大。”他看着嫂子有点尴尬的说。

       “老大,我认识。”她不敢相信的再一次惊讶着。

       “是的,嫂子。”

       她朝男孩摆了摆手,“哦,我知道了。但没叫我嫂子。”

     “知道了,嫂子~”子音还没完全发出,他就捂着嘴,意识到了自己又一次的喊出口了。

      见他这副滑稽的表情,在这一直惊讶的她,被他逗笑了。

    “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嫂子。”话音没落,他再一次的停住了。

      她又一次笑了,“好了好了。”看到她那灿烂的笑,他也傻兮兮的笑了,继续说着,“老大,他住院了,他想见你,你看方便不!”

       到现在她终于知道了,他见她是因为他的老大想见她,她心里疑问着那个他口中的老大到底是谁,是以前常常等她的那个男子吗!

      “你老大是谁?”她问。

      “柳晨翼。”男孩说着,看着她还是一脸茫然的表情,再一次的补充道,“就是那个你救过的人。”

       这一次,她总算明白了,可是疑惑再次出现了,他对她只是歉意吗!为什么,会有人叫她嫂子,为什么,现在的他想见她,为什么,他会在医院,伤的重吗!

      一时之间她也不知道该问什么,便说,“现在我还要上课,等下课了我就跟你过去。”

    “嫂子,我们人带你请过假了,这个你可以放心。”那个男孩眯着眼睛,露出了天真灿烂的笑容。

     “啊,你知道我的名字。”她不可思议的看着这面前的男孩,她可从来没再他面前提过她叫什么,只是他怎么知道的。

      “是的,知道。”那个男孩带着路,边走边说着。

        她走到一间病房中,看到了她一直以来都很熟悉、很想念的男子,躺在床上,她的脚步好像惊醒了那沉睡中的男子,男子很吃力的撑着承重的单眼皮,双眼微微张开,看着向他走来的女子,手指上扬勾勒着,嘴里发出轻微的呼唤声,“羽,你来啦!”

       她第一次从他口中,听到他叫她,叫的那么轻,声音是那么的好听,她还是第一次认识到还有人可以喊她的名字,喊的这么动听!

    “老大,嫂子,你们在这聊着,我先出去了,有什么就叫我。”那个带我来的男孩望着躺在病床上的男子说着。

      床上的男子点着头,他示意着兄弟和他一同退去了门外。

     “是不是不高兴?”他看着坐在他床边的女子,从刚才一进门就没有与他说话,仅是他呼唤时,瞥了他一眼,就没再望过他。

        她没有说话,仍旧老实的坐在靠床边的沙发一头,一会打量着这里,一会望望窗外,自娱自乐,总之就是不搭理他。

       他吃力的动着身子,就这么轻微的移动,浑身上下疼,眉头紧跟着皱起,“你别动。”她余光看着他那皱起的眉头很是心疼。

      “羽,你过来!”他再次轻声呼唤着,身子慢慢向上起。

       她站了起来,扶住了他那一直不安分的身子,“好了,都说了,别动了。”

       这回他的身子在她的手下很安分的躺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望,她被他望的害羞的别过脸,“你别看了。”

      “羽,你看到你真好!”他对她露出了苍白的笑容,手小心翼翼的握着她。

      “你还说,我看你呀!就是不想看到我。”她对于他这些天来的不理睬心里还是生气的,虽然她在路上已经知道了,他其实没送她的这些时日来,他都叫人一路保护着,生怕她有什么事,明知道没事,可他还是依旧这样做着。难怪她觉得这些天来上下学,总觉得有人跟踪她,只是她每一次都不能肯定。

       他顿了顿,其实每一天的我都好想你,只是我们不能……

      现在的他,经过生死的他,才明白她对他来说的重要性,这一刻的他无论什么原因他都不想再让她离开了……

     “羽,我喜欢你!”

       很直接,很明了的表白,从他的嘴中很是自然的流露出,看着憔悴了他,她竟然不知中悄然泪下,他用手擦拭着她的泪,用嘴唇轻轻的轻吻泪滑过的角落,“羽,这次我不会再放开你!”

       她轻轻的躺在他的怀里,用力的点头,她知道他这句话代表什么,她也知道他一定会做到,而且她相信他,她想把她交给他,无论前面等待他们的是什么……

       将她轻轻入怀,身子还有点微痛,只是这痛,是她带来的他很享受~

      一开始,见她他是真的只是不想亏欠,可是还她钱,她不要,于是他就想到每天送她,来作为偿还,时间久了,他渐渐的发现自己居然觉得等她,是一种幸福,常常还会想起她迎着秋风站在梧桐树下翩翩起舞的模样,于是他有了一个念头,想告诉她自己的一切,也想知道她的一切,想问她是不是对自己也有意思。

       那一天,他拿到了他让人查的资料,原本很好的心情,看完她的资料后,突然发现他这么多天的想法真的很可笑,自己也真的很可笑,喜欢上谁不好,爱上谁不好,偏偏爱上了一个警察世家的女儿,就像老鼠爱上的猫一样的可笑……

       那天,他第一次心情很不爽,他第一次抱怨他为什么要生在一个黑道之家,为什么从生下来开始就是黑社会老大,而不能做一个普通人,可是这由不得他的选着,难道不是吗!

       于是,他开始逃避她,远离她,但还是放不下,就叫他的手下每天轮流带他去暗暗护送她……

        他曾今想过,他们见面也许一开始就是个错误,所以他想要阻止错误的延续,可是没有她的身影的世界里,他再也不是那个潇洒的老大了,也是这就是他的致命点,另一个帮派的老大,正好抓住了他这致命的弱点,要求他让地,将他那祖祖代代的一块风水宝地给让出来开赌场,这个他怎么能让,于是他们两派就开打了起来,还好他们赢了,只是他伤的不轻,当他命悬一线的时候,他明白了她这个错误是他永远也摆脱不掉的了。

         “跟我在一起,没有你也前那么自由,你还愿意吗!”常常因为一些事情而奔波。

          她再一次的点点头。

        “可能会跟家人闹翻?”他看着坚定的她,再一次的将问题说出口,他不想她到时候后悔。

         “不要再说了,翼。”既然想跟他在一起,她早已想清了她的代价。

         那天之后,她还如往常一样在校园里穿梭,只是如今的她没有了往日的愁眉苦脸,每天都很是快乐的过着,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噩梦就这样一点点的逼近,许是前面的时光太过美好,太过梦幻,使她一时之间还没来得及适应,就被父母提前送去了警校。

        很明显父母知道后,真的对她很生气,这在她的预料之中。自从她答应他的那一天起,就想到了家人们的反对,只是一时之间她还没有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之前,她已经来到了这纪律严明的警校。

       看到那被高高的院墙包围的学校,一想到校外的翼,她的心就生生的疼,她清楚他们家的势力,当然她也相信他,相信他虽然身处黑道的老大,但并没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只是她还是当心她的家人对他不利。

        翼,你千万不要有事。她在心里默念着。等我上完出去。

        三年之后,她以优异的成绩从警校毕业了,但她并没有做警察之类的工作,而是做了一名在普通不过的家庭主妇。

        再次之后,她也从来没见过他,他有主动找她,但总是被她一口回绝了,直到她嫁为人妇。

        她结婚的那一日,他的心死了,他暗自发誓这辈子不再碰任何一个女人。

        当她做别人的新娘时,为他人制衣时,她就再也没有真正的笑过。

        “夫人,天凉了。”仆人将衣服轻轻的搭在她的身上。

        她对她点点头,示意她离开。

       看着她站在院里的梧桐树下,仆人无奈的摇着头,默默的向客厅走去。

       她不知道她家的夫人为什么这样,一到秋季是总喜欢一个人独自站在那颗梧桐树下挨冻,也不知道为什么人这么好的夫人,脸上的笑容从来都不是发自内心的。

      “翼,你过的好吗!”她对着飘落下来的那泛黄的梧桐轻轻诉说着。

       我会每天为你祈祷了,希望你不要怪我,怪我当年负了你。

       泪水随着微凉的秋风,再次吹疼了她的心……

       当年进警校的她,一直都很想翼,但又出不去,那一天翼的手下,也就是那天送她去看翼的那个眉清目秀的男孩来她的学校找她,只是他看她的眼里没有了当年的敬意,只是多了厌恶与仇恨。她很奇怪他是怎么进来的,也很纳闷怎么是他,而不是翼。

      后来他算知道了他的来意,也了解了翼为什么没来看她,听完了他的话,她魂不守舍的回到了宿舍。

       那晚的她,整整在床在躺了一夜,一夜未眠。

       清早,她借了个电话,打给了家人,告诉他们她的决定。听了她的话之后,他们立马断了一切这些时候来,对他做的事情,被他们家搅乱的不成样的生活,慢慢的还原,他也免去了坐牢的风险。

       而这一切突如其来的改变,他不是没有察觉,只是底下人掩饰的很好,完全没有破绽,在加上她对他的一次次回绝,使他渐渐的默认为她的移情别恋。

       但深爱着她的他,始终不愿相信,直到她亲口在婚堂上对他说的那一句,“柳晨翼,你以为你是谁,值得我倾尽所有吗!”

       是的,他是不值得这么好的她倾尽所有。

      这一刻,一直爱她的心,彻底死了,当年的承诺,早已灰飞烟灭……

     只是颓然的他未能发现,她说着话是,她的父母手里拿着他那黑道世家曾今违反的证据,而那其中任何一个就足以让他一辈子呆在牢里。

     “起风了,翼,我会思念你的。”她对着秋风,对着落叶,灿烂的笑着,只有在这秋天的梧桐下,想着他们当年的点点滴滴时,她才微微觉得自己还活着。

       她想过死亡,可是她担心她的死亡,带给他的将会是噩梦,家里人会再一次的将他那些陈年旧事给一一列出,所以她只能这样生活着……

       还好,她叹了一口气,很快就与这秋风融合,望着着院子里的梧桐,心里默默道,有你做伴,何尝不为好。

      …………

  

    完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496796/13327811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