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紫藤树 > 第16期 > 孔子不卖车 /作者·鲤

孔子不卖车 /作者·鲤

[更新时间]2013-03-10 18:33:16 [字数]1673[作者]紫藤f

 

    

孔子他老人家除了学问好,而且驾车技术高超。春秋时期,人们要学习六艺,就是礼、乐、射、御、书、数。其中的御,就是驾车。假如你学问很好,跑到国企去面试,对方问你有没有有取驾照时,你回答没有,对方会立即露出鄙夷的神情。孔子车技好,驾车礼仪更好(升车,必正立,执绥。车中,不内顾,不疾言,不亲指)。当然了,孔子绝不会随意变道超车狂按喇叭闪大灯弄些氙气灯妄图刺瞎你的眼睛。孔子的教学体系中有这一科,由孔子亲自执教。做为特级驾校的首席教练,弟子们的行车理论与实践本领至少是清华级水准,这可比如今专业培养马路杀手的驾校强的没边没际了。训练科目有:执辔如组。就是将八根缰绳握在两手中,却要将力度控制均匀自如。还有人马如一。这多少涉及车的保养和养马问题,只有将马儿的精神世界调理愉悦了,牠才能配合你。
    

作为模范教练、赛车高手,孔子只服气一个叫颜无父的人(望名思义,此人大概是个孤儿,不然怎么会起这个名字)。在孔子眼里,他是F1的天才舒马赫,有着稳妥的、专注的专业素质。孔子说颜无父驾车的时候,马儿很高兴很配合,从而达到了人马如一的境界。------有点像肉质的变形金刚。孔子又说:如果马会说话,马儿一定会说,好幸福耶!可孔子最得意的弟子颜回死了。孔子哀痛异常,放声痛哭:噫!天丧予!天丧予!弟子们怎样劝都劝不住。但当颜回的父亲颜路请求孔子卖掉车子,为颜回置一口外椁时,孔子立刻就不哭了,马上一口回绝。理由是:颜家有多大的财力就办多大的丧事。并说孔鲤(孔子的儿子)死时,也是有棺无椁的,孔鲤没有可以颜回没有亦可也。另外,我总是大夫级别,按照礼制外出必须坐车,所以没车绝对不行,所以车我是绝不能卖的------无论孔鲤、颜回死后殓身有无棺椁。于是颜路很扫兴很无奈的回去了。
    

古时候马越多车便越好,动力十足。一匹马,就好比排气量一升以下的微型车,比如奥拓;两匹马,好比排气量1.6升的小型车,例如别克赛欧,以此类推,八匹马拉的车,那就如同排气量8升以上牛气哄哄的布加迪了。不过到了南北朝时期,由于宋文帝的偏好,一时间人们推倒了这种传统认知,出现各种怪异的现象。宋文帝的最爱不是宝马华辇,而是会发出咩咩喇叭声的羊车。他常坐这车在乱花一样的后宫转悠,羊车停在哪个妃子门前,他就在哪个妃子寝宫过夜(我怀疑那些妃子没事时不嚼舌头了,统统怀揣盐巴跑到圈里和羊司机培养感情去了)。而朝臣颜光禄(南朝宋文学家、陶渊明好友颜延之,宋文帝时官至金紫光禄大夫,后世常称他为颜光禄)为显其特立独行,经常选一些老牛和病牛拉着一种笨拙而奇形怪状的车游荡于街市。到了宋孝武帝时,为宋孝武皇帝打下天下居功至伟的大将军沈庆之,则喜欢乘坐一种古怪的猪鼻无帷车,路上行人见之纷纷避让,唯恐围观有风险。而另有驾车高手刘德愿,则喜欢表演驾车特技。有一次,他赶着一辆牛车从两个狭小柱子间狂奔通过,一举成名。孝武帝听闻后,让他为自己驾驶专用画轮车,成为御用司机。但车技好不代表人品好。殷贵妃死后,前来凭吊的孝武帝觉得眼泪比鲜花更好,可自己又没有这么多泪,就对刘德愿说:你哭殷贵妃吧,如果哭得让我满意,我就重重赏赐你。话音刚落,刘德愿已经扑地失声痛哭,捶胸顿足,涕泪交流,几近昏厥。孝武帝非常满意,就把豫州刺史的官职赏给了他。由此可见做个好司机,尤其是善解主子之意的好司机,往往比常人有着更多的飞黄腾达机会。

 

飞驰与掌控本是男人性情中的一种原始渴望;而逢迎与生存亦是英雄”“豪杰骨子里的原始本能------所谓食色性也。因此男人爱车爱女人,也同样爱权利与地位。所以,莫怪孔圣人卖情不卖车、宋文帝羊车觅香榻;也莫笑颜光禄老牛病车特立独行、沈庆之猪鼻无帷车弄异,就算刘德愿哭殷贵妃让人恶心的想吐,那也都是本性使然。如此而已。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432761/737207630.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