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紫藤树 > 第10期 > 中篇连载 月亮湾的记忆② /作者·卧雪凌寒

中篇连载 月亮湾的记忆② /作者·卧雪凌寒

[更新时间]2011-06-15 20:51:19 [字数]2673[作者]紫藤树

 

三河镇西出10余里,就是月亮湾。在这段白雪覆盖的草原上,如果没有道路两旁的树做标识,还真分不清哪是草原,哪是路。

 

阳光下,空旷的原野白茫茫的一片,闪烁着刺眼的光芒。如果在这白色的世界里,突然点缀上一抹流动的红妆,的确让过往的行人不得不多看上几眼。

 

看这姑娘骑车的架式,就知道是个倔丫头。红袄,绿裤,红头巾,典型的新娘妆,尤其是挂了霜的睫毛下的那双大眼睛,更是透着鲜亮、可人。但只是孤身一人,着实令擦肩而过的行人感到疑惑。

 

“如果人生也能像这雪一样简单,或是像这风一样随心所欲,就不会有那么多的烦恼琐事了,一切凡心也将归于沉寂……”郝冬梅心里这样想着,脚下却狠命地蹬了几下车子,她似乎觉得——今天的这段路比往日长出了许多……........

 

和殿武哥的相识,缘于近三年的初中同窗。她这个镇供销社主任家的千金,是个标准的辣妹子。因为等着初三毕业接父亲的班,不用担心毕业分配的问题,上学俨然成了一个过程,所以志骄意满之气日渐趋成。在她看来,得到同学们的追捧是理应消受的。

 

但帅气实足的殿武哥却和别的同学不一样。虽然同桌三载,连句话都没和自己说过一句,斯文得像个大姑娘,整日里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即使自己打扮得多么花枝招展,殿武哥也从不用正眼瞧她一眼。

 

为此,冬梅曾经一度对这个“闷葫芦”很是恼怒,但又不知怒其何为。

 

情窦初开在16岁那年的雨季。初三刚开学不久,接连的阴雨天,班级顶棚有些反潮,松动的日光灯吊线“哗——”地一声沉下来,机敏的殿武哥猛然扑到她身上,将其护在了身下。等大家都反应过来,班级里顿时“轰——”地炸开了锅,原来日光灯吊线只是掉下一根,另一根还吊在房顶上来回地晃荡着。面对殿武哥在众人嘲笑中的羞臊样,冬梅不觉有些好笑。那一刻,她的眼神中分明流露出一丝敬畏,或者说是油然而生一种爱慕。还真看不出,平日里斯文的他,还真够哥们,要是日光灯真的掉下来,没了殿武哥的护驾,说不上玻璃碎片会把她刮成什么样……

 

每次回想到这,冬梅心中总会荡漾起羞涩的涟漪。

 

女孩子的爱,往往萌生在一次感动中。经过那次事后,冬梅总会有意无意地偷偷地看着殿武。可“闷葫芦”却跟没事人一样,依旧闷头忙着自己的事。

 

几天后的一个下午,最后一节自习课,殿武不小心掉了一支钢笔,也真是巧了,偏偏掉在了冬梅的雨靴中。这下可急坏了殿武,几次想伸进冬梅雨靴的手又缩了回来。看着他急得满头大汗的样子,冬梅佯装着若无其事,心里却暗笑——看你怎么办?可是,直到放学,她也没把这个“闷葫芦”憋出个""来。

 

冬梅这个气呀!把书包往肩一搭,扬长而去,留下殿武傻傻地站在哪好半天,也没回过神来……

接连的几天,殿武一直没来上学,这让冬梅感到特别意外,也有些发毛。当然,更令她意外的是,当她以还钢笔为由去看殿武时,没想到他们家会发生那么大的事。唯一能让她有些许安慰的是,自结识以来,殿武和她终于说了第一句话:“谢谢你哦!”

 

后来的事,大家可想而知——冬梅心中的刚刚燃起的那团火,并没有因为殿武家的变故而熄灭,而是随着殿武的日趋成熟,“闷葫芦”变成了巧木匠,冬梅的火也越烧越旺起来。

 

据国家统计局的数字分析,如果女孩是主动方,那个年代自由恋爱的成功率要在90 %以上。不过,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但我知道,我们的殿武可不是铁板一块,哪经得起三天两头的狂轰乱炸。

 

世事远非少女的梦那般完美。冬梅初三毕业后,在家等了三四年也没能接上父亲的班。原因是,冬梅没有答应镇长的二儿子梵世仁的婚事,以其父还不到退下来的年龄为由,将接班一事一直悬而未决。

 

唯利是图的二哥冬强和梵世仁私交甚密,经过几番跟踪调查,终于了解到妹妹的心思。

 

事情很快传到了讲究门当户对的冬梅爹耳朵里,当得知爱女喜欢上的小木匠还带着个孩子,脑袋摇得像个波浪鼓,说什么也不同意。冬梅娘深知爱女的脾气,“女大不由娘”,逼急了,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于是,老夫妻俩以“盖新房”相挟,想把事搅黄。不曾想,殿武在冬梅的鼓励下,经过不懈地努力,终于答成了所愿。然而,婚期临近,不死心的冬强却又怂恿他爹喊出了再加3000元彩礼的要求。

 

这可让殿武伤透了脑筋,刚盖完新房,哪还有那么多钱。情急之下,冬梅把自己在粮库做临时工挣的小份子和殿武临时筹借的钱拼凑在了一起,可算凑够了数,但一直背着殿武没交给她父亲。因为她知道,如果早交,一定会引来新的麻烦。

 

冬梅不会忘记,刚才临出门前,在爹和二哥的威逼下,把3000元钱生硬地摔在他们面前时,二哥那贪婪的目光和爹那脸红脖子粗的表情。临了,二哥还威胁了一句:“出了这个家门,你就再别回来……”

 

冬梅妈扒着窗户,看着委屈的女儿一步一回头地上了路,坐在炕上难过得老泪纵横……她是为女儿寒心啊!

 

是啊!还有什么比一个女人出嫁,没有家里人送亲更让人寒心的呢?

 

冬梅回忆到这,眼泪不禁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又扑簌簌地落了下来……

 

远处的村庄变得越来越清晰,迎亲的自行车队,也很快来到了冬梅的跟前。

 

殿武跳下车子,顺手把车子交给跟上来的二楞子,按住了冬梅的车把。看着哭过的冬梅,心痛地一把把“泪人儿”搂在了怀里。他知道,这个女人为了自己付出得太多了,也许只有这种方式才能表达对这个女人的感激与安慰。

 

一向坚强执拗的冬梅,瞬间像变了个人似的,骄羞地躲在殿武臂弯间,她觉得这里才是她一生中最可靠的港湾和归宿,心中说不出是委屈,还是那种终于投入到爱人怀抱的幸福,不断用她那娇小的拳头,狠命地捶打着殿武的胸脯,“你怎么才来呀?唔——”泪水再也禁不住了,决了堤一样,尽情地发泄着所有的委屈与埋怨……

 

殿武怜惜地帮着冬梅擦了一下泪水,轻轻地把她放在车梁上,“走,咱们回家去”,说完,挺起他那宽广的胸膛,驮着冬梅径直向村里返去……

 

灿烂的阳光普照着月亮湾皑白的旷野,越发显得光彩夺目。一排长长的自行车队,像一串跳动的音符,跟在他们身后,奏响了欢快的乐曲…...

  紫藤树期刊欢迎您!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422108/91979257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