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紫藤树 > 第10期 > 青藤之上“夜明珠”(二)/作者·柳岸至水

青藤之上“夜明珠”(二)/作者·柳岸至水

[更新时间]2011-06-15 20:55:21 [字数]5472[作者]紫藤树

(柳岸至水·根据有关资料编辑整理)

 

 

关于徐文长的奇闻轶事——

 

(一)智过桥洞

一天,不到10 岁的徐长文去私塾读书,走近村外那座石桥,远远看见桥堍围观了好些闲人,还听得河道里大大咧咧的争吵声,便急步朝石桥奔去。挤进入群,钻出来站到桥堍边,吵骂声就清晰了:

 

“前面的鸟船快让道,我们要赶路呐!”

 

“我过不了桥洞。”

 

 

“笨蛋,把稻草搬掉几层嘛。”

 

“搬上河岸,过了桥又要搬上船,这样要耽搁多少功夫啊!”

 

“谁叫你装这么多?你晓得耽搁自己的功夫,就不怕耽搁旁人的功夫?!”

 

吵到后来,骂娘的话也出来了,越骂越难听。

 

徐文长见那只挡道的小船满载着稻草,恰好高出桥洞半尺光景,小船横竖过不了桥。后边大小船只排成了长蛇阵,船老大们高声怨怪,叫骂不绝。

 

岸上围观者见这么僵持下去不是办法,便有几个好心的青年自告奋勇地跳下岸,对稻草船主人说:“哎,你不要怕麻烦不麻烦了,我们都来帮你搬上搬下就是了。”

 

船主也不好再硬撑下去,只得同意搬草。

 

可是当船主刚刚搬了两捆稻草甩给岸边的青年时,徐文长大声呼叫道:“不用搬,不用搬,我有好办法——往船舱里舀水,船重了吃水就深,稻草顶就会低于桥顶的嘛!”

 

众人异口同声说:“好办法,好办法。”

 

稻草主人按照徐文长的办法去做,果然很快顺利地通过桥洞。阻碍消除了,一长串大小船只逶迄地划过桥洞。

 

(二)巧提水桶

又有一天,徐的伯父把两只小木桶装满水,然后领着徐文长同一群孩子走到一座又矮又小的竹桥边,对大家说:“谁能把这两桶水提过桥,我就送他一包礼物。”嘴里对小朋友说,眼睛却望着徐文长。

 

徐文长心里明白,说是考大家,其实是难难自己。因为这座竹桥桥身很软,有弹性,又贴近水面,人一走上去,桥身就会弯下去碰到水面。如若一手提着一个水桶走过桥,水不泼翻才怪呢。

 

好久好久,小朋友没有一个吭声的。

 

徐文长说:“那我来试试吧。”说着,他脱去鞋子,用两根绳子系着小桶,将小桶置入竹桥旁边的水里,便走上竹桥,拖着小桶毫不费力地过了桥。

 

小朋友们齐声喝采。伯父不得不暗暗叫声“好”字,脑子里忽地又跳出一个主意,便说:“文长啊,我说话要算数,喏,这包礼物来拿吧。”

 

徐文长一看,只见伯父将那包礼物吊在一根长长的竹竿梢上,便笑嘻嘻地走上前去解开。

 

“慢!”伯父叫了一声,“你要拿礼物,必须遵守两个条件:第一,不能把竹竿横躺下来;第二,不能垫凳站高去拿。”

 

小朋友们顿时起了一阵小哄:“伯伯存心刁难人嘛。”

 

徐文长那对滴溜溜的眼珠子转了转,便笑道:“我一定遵守伯父的条件。”说着,他就捏住竹竿,举着它走到一口水井旁边,再把竹竿慢慢从井口放下去,当竹竿梢放到和他齐身时,便顺手从竹竿梢上解下那包礼物。

 

“好!”小朋友们和徐文长的伯父禁不住都高声夸赞起来。 

 

(三)以酒作利息

    徐的邻居张关寿有点急用,徐文长手头也很拮据;只好陪他去向专放高利贷的高立重借债。高立重说:“十两银子的本钱,明年到期,利息四两银子。有徐先生作保,字据就不必出了。”

 

    徐文长笑道:“我看,十两银子还三两酒的利息吧!”

 

  高立重很自然地把“酒”字错听为“九”字,就答应了。

 

    一年过去了,张关寿照徐文长的指点,凑齐了十两银子,再装上三两酒,由徐文长陪同,送到高立重那里。

 

    高立重见了大怒,徐文长说,“去年明明说好利息是‘三两酒’,你怎么可以赖呢?”高立重因为没有“三两九”的真凭实据,只好自认倒霉。

 

 

(四)买桃

    徐文长去买鲜桃,问了个价,店主见他衣衫不整洁,冷冷他说:“这桃不上秤,一百文钱一只,你买得起吗?”徐文长想,他做生意很不规矩,得教训教训他。就摸出一百文钱买了只桃子,店主好不得意。

 

   谁知徐文长买桃后,站在店门口不走了,凡顾客问价,就举桃说:“这桃子不上秤,一百文钱一只!”顾客听了,掉头就走。徐文长站在店门一连三天,“一百文钱一只桃”的新闻,传遍绍兴城,谁也不来买桃了。

 

    店主一打听,才知他是徐文长,只好赔罪,说:“先生,都怪我瞎了眼,我把一百文钱还给你,再倒贴你一百文钱和十斤桃子好吗?请你高抬贵手,要不然,水果都要烂光了。”

 

 徐文长把他教训了一顿,还了那只桃,谢绝他的“倒贴”,取回自己的一百文钱走了。

 

(五)徐渭佳画讽贪官

    绍兴新任知府胡大人,上任第三天,大发请帖,邀请全城富绅名流赴宴。一则有利于今后立足;二则还可捞到大笔财礼。徐文长知这位知府是严嵩的心腹,善于捧上压下,搜刮钱财。开贺这天,徐文长也大摸大样地进府去。知府大人知他是有名的书画家,就请他作一幅祝酒行乐之图。

 

    徐文长说声“献丑!献丑!”唆唆几笔,画了一僧(和尚)一道(道士)。 毕恭毕敬地站在一起。又在画卷上角题了“僧在有道”四字。

 

    贺客们心里明白:“僧在有道”,即“生财有道”,是讽刺知府老爷发帖开贺,搜刮钱财。只有那知府老爷还蒙在鼓里,假充斯文地连声称赞徐文长的书法和绘画均为“上乘之作”。

 

(六) 徐渭讽当铺朝奉

     明朝,山阴城里当铺很多。当铺里的“朝奉先生”,最势利,也最懒惰。一天,徐经过某家当铺,见他们对穷人横挑鼻子竖挑眼,黑心杀价,心里很气,就用支木炭在这家当铺对面石灰墙上,画了一幅“丹凤朝阳”的画;在凤凰下又画了一只很肮脏的抬头猪猡。

 

    那当铺里的几个朝奉双手拱着,懒懒地扒在柜头台,看了这画一时摸不着头脑。有个朝奉对徐文长说:“‘丹凤朝阳’这画我见过,不过人家只画一只凤凰朝着一轮太阳。可你在这凤凰下又画了一只抬着头的猪猡,这不是画蛇添足吗?”

 

    徐说:“你见到的是‘单朝’,我画的是‘双朝’。就是以凤凰为中心,分上下两层。上层,凤凰对着太阳,就是‘丹凤朝阳’。下层,猪猡对着凤凰。叫‘猪猡朝凤’,‘猪猡朝奉’——你现在懂了吗?”

 

  朝奉们起先摸不着头脑,仔细一想,知道是在骂自己“猪猡朝奉”,个个羞得面红耳赤。

 

(七)讨回十九头牛

徐文长在路上遇到一个老人,两眼直直地在发呆,脚下是一箱油。一打听,知道这老人叫王阿狗,给财主李光炎当了19 年长工,当初说好每年给一头牛的工钱,到头来,财主却说是每年给一斤油的工钱了。以后日子怎么过?

 

徐文长就陪阿狗到财主家。徐说:“王阿狗给你做了19 年,如今他想做些小本生意,只是还缺本钱,叫我作保,向你借三两银子,利息多少,悉听尊便。”

李江炎说:“年息就算对本对利好了。”写好借据后,徐文长说:“现在对本对利既然已有先例,那王阿狗给你做了19年,只拿了19斤油做工钱,又不给利息,恐怕说不过去,我看还是先把这笔帐了结吧!”

 

李光炎就又拿出19斤油。徐文长说:“老兄你算错了!恐怕还要添呢!

 

 李光炎想:再翻也翻不出100 斤吧,就说:“好吧,你算吧,算出多少,我就讨他多少!”

 

 于是徐文长拨起算盘:“头一年,工钱一斤;第二年加利息一斤,工钱一斤,共是三斤;第三年本利相加,是七斤..老兄呀,19个年头,共要给他524287 斤油!”

     李光炎央求道:“徐先生,我情愿还他19头牛的工钱。”   徐文长说:“如按对本对利,要524287头牛呢!阿狗,你饶了他的利息吧!”于是阿狗得了19 头牛。

 

 

(八)徐渭写十四字状

徐文长路过一个村庄,听见有家人在哭哭啼啼。原来,这里住着小夫妻两个。男的叫王二,长得五大三粗,讨的婆娘可是俏俏刮刮、玲玲珑珑。这一日,他婆娘出去洗菜时被村上大财主王万砍见了,扯着想调戏。他婆娘又气又羞,大声呼救。正巧,王二赶到,他抡着钵子似的拳头,只消几下,王万砍就像面团似的瘫在地上不得动了。

 

这下惹了大祸,王万砍仗着他在京城做官的儿子有权有势,胡作非为,村上的人个个恨死了他,就是无可奈何。王万砍吃了王二的亏,岂肯罢休?他马上派人去县衙门击鼓叫冤,说王二行凶打人,妄图谋财害命。县太爷当即派差人传王  二去大堂听审。王二婆娘想到平时丈夫在家话都不会讲,到了大堂,肯定是张口结舌,说不出个道理来。一时间小夫妻两个抱头痛哭起来。

 

 徐文长听完胡子直翘。他想了一会儿,吩咐找来笔墨,叫王二伸出手来,每只手掌上替他写了几个字,关照王二说:“你到了大堂上,不管者爷问你什么,你都不要开口,把左手举起来,再问,又把右手举起来。他要问是谁写的,你就说是徐文长,保准你能打赢官司。”说完,徐文长继续赶路去了。

再说王二到了大堂,县太爷惊堂木一拍:“你狗胆包天,竟敢欺到王老太爷头上!赶快从实招罪。”

 

王二不作声,举起了左手。老爷扒开一看,上头写着:“我妻有貂蝉之美。”

县太爷继续往下问,王二又把右手一举。县太爷再一看,写的是:“万砍有董卓之淫。”

 

县太爷还算通点人性,心想,王万砍这般无耻,怎能不被打?活该活该。一转念,他京城的儿子要怪罪下来,我岂不丢了乌纱帽?真是左难右难。又一想,王二绝对写不出这十四个字来,还有高手在后,他狠狠拍了一下惊堂木,叫王二讲出是何人写的。

 

    王二吞吞吐吐,嘴唇努力半天,才挤出三个字:“徐文长。”一听这三个字,县大爷一吐舌头,一挥手,对王二说:“好了好了,恕你无罪,快回家去吧!”

原来,县太爷早就听说徐文长的厉害,哪个肯自找霉倒呢?就这样,徐文长凭十四个字打赢了这场官司。

 

(九)画虎

 

一晚,徐文长与文士在谈诗论画。谈到严嵩祸国殃民时.大家都咬牙切齿地痛骂起来。这时,绍兴知府的衙役撞了进来,说是知府微服轻装特来拜访徐文长。徐心想,我平素与官府很少来往,这绍兴知府徐煜乃是严嵩这只恶虎的义子,平时仗着严家势力,作威作福,今天何事来访?

 

他让朋友们暂坐,自己独自出来接客。

 

原来徐煜这人平日只认钱财,不习诗文,庸俗不堪,此时因困得发慌,想装个斯文,听说文长是当今名士就来求画。

 

徐文长送走了知府,向几位朋友说明知府来意,大家决定画只恶虎,以泄心头之恨!众人画毕,徐文长又添上了犀利的虎爪,点上凶狠的虎眼睛,终于画成了一幅名副其实的《恶虎图》。粗粗一看,那只恶虎张牙舞爪,气势汹汹;不过细看起来,那老虎尾巴下垂,已经显出威风将尽的样子。画好后,大家觉得徐煜还不配与此虎相比。正在议论添上点什么,忽见徐文长在这只恶虎旁边,横写上了“文长”两字。那“文”字的点和划写得很细小,最后的一捺不但没有写出头,反而写成一竖似的,像个单人旁。徐文长见他们不解,便叫走远去看,一看,分明就是一个“怅”字。于是都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

 

 

 胸无点墨的徐煜得了这幅大堂画,立即把它高高地悬挂在堂前,逢人就夸画得“好”。后来,有个师爷忍不住提醒他说:“知府太人,你看这‘文长,两字的笔势岂不像个‘伥’字么,”徐煜越看越像“伥”字,便喃喃自语道:“这小子莫不是在骂我:为虎作伥么!”于是赶快把这幅画取了下来。

                                          (未完待续)

 

 紫藤树期刊欢迎您!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422108/896031590.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