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紫藤树 > 第10期 > 二奶奶的故事/作者·傲霜

二奶奶的故事/作者·傲霜

[更新时间]2011-06-14 19:54:27 [字数]3206[作者]紫藤树

 

二奶奶,有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圆圆的脸盘,头发挽成一束盘在脑后,插一根银制发簪。在我的印象里,她总穿一件手工织的蓝色大襟上衣,布条缝制的长条豆粒扣子,深黑色大腰围裤子也是老款式的。但干净利落,沉稳得体,很像电影《沙家浜》里的沙奶奶。我敢断定,二奶奶年轻时一定是村里最漂亮的姑娘。

 

    其实,二奶奶并非与我本家。只因两家比邻而居,二奶奶人又好,总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摸样,我们看到她都会亲热地喊一声“二奶奶”。我小时候爱扎小辫,小辫上会系好多花头绳,二奶奶总逗着我说:小心你的头绳别把头发给坠掉了啊!。二奶奶是村子里是数的着的巧人儿,她心灵手巧,精通厨艺,绣花描红更是绝妙。打我记事起,就知道二奶奶花鞋做的最棒,鞋底的针脚眼儿纳得又细又密,不用找纸样就可以做出很多花样的图案来。二奶奶的剪纸功夫也十分了得,一张普通的纸,不用打样描底,拿起剪刀,花鸟鱼虫,飞禽走兽,各种各样的图案灵活灵现的就出来了。谁家要是娶媳妇嫁闺女,都会找她帮忙剪纸----我们老家有个规矩,办喜事儿时,必须剪一对红色鲤鱼放在新人用的脸盆里,二奶奶剪的鲤鱼就跟真的一样,甚是好看呢。二奶奶的两个女儿,我喊她们大妮子姑姑和二妮子姑姑。我小时候喜欢跟二妮子姑姑玩,我还不止一次的傻想,为什么二奶奶不是我亲奶奶、妮子姑姑不是我亲姑姑呢?我喜欢吃她们家做的饭,喜欢穿妮子姑姑做的衣服,就连她们家的玉米面糊糊也是香得特诱人。我妮子姑姑姐俩也是随了二奶奶的灵性儿,织布纺棉在我们村也算是一流的高手了,她们家按的布样总会被别家拿来当样品相传村里。她们家里又开着酱油醋坊,可供给好几个村的家庭用醋。我们家吃的酱油醋都是她家免费供给的。那时候生活艰难,吃不饱,二奶奶家孩子多,日子更难些,这就更见真情和难能可贵了。我们家有个药铺,人手少特别忙,二奶奶就经常来我们家帮忙做饭、做衣服,稍带照顾年幼的我们,渐渐的,我觉得这位二奶奶就像自己的亲奶奶一样亲。二奶奶人好、脾气好,村里无论男女老幼见到她,都很尊重地称呼她长辈儿,这个尊称在我们村是二奶奶的专有代名词儿。我们村大多数女孩出嫁前都跟二奶奶学过女红,出嫁的闺女回娘家时,也都会带上一份礼物去看望二奶奶,这也是二奶奶平时乐于助人的回报吧。

 

    可是,上天对二奶奶却是不公的。她有六个儿女,在我很小的时候,二爷爷因肺气肿发作,一时没缓过气来,抛下二奶奶和他的六个儿女,撒手西去了。四个儿子,老大成叔得了关节炎,靠一根拐杖走路;老二舀叔两只眼睛不一个颜色,大家背地里叫他白骨眼;老三踹叔自生下来就瞎了一只眼;只有老四海叔长相是最好的了,但也因为家里穷,兄弟几个都是二三十岁过了,还未娶到媳妇。可怜的二奶奶带着六个孩子艰难的支撑着那个家,醋坊也在二爷过世不久,关闭了。许是家里人口多,尽管她们一家人都是一如既往地努力辛勤地劳作着,可每年开春青黄不接的时候,家里的粮食总是接续不上。尽管日子艰难,但二奶奶脸上的笑容从未减少过,或许是我年龄太小,还读不懂那笑容背后的辛酸。

 

    八十年代初,两个妮子姑姑先后出嫁。一只眼睛的老三踹叔经人介绍,娶了一个名叫枣花而心智却和名字相差极远的傻的不透心的女人。听说这个傻子枣花还是我家的一个远房表亲,按辈份我该叫她姐姐。这枣花姐姐却是个好吃懒做的主儿,自嫁到这里硬是将很瘦弱的身体吃得生生肥胖起来。实指望她能给二奶奶家添上一男半女,谁知过门两年竟也不见什么动静。后来不知怎么了,傻枣花傻得更厉害了,发作起来会把家里整的鸡飞狗跳,全家不得安宁。踹叔每天下地劳作后,还要回来给她煎药,这傻子也不知道是真病还是假病,总是胡闹着要好吃的。有人说这病叫痴心疯,外迷里不迷,每天都把家里弄得天翻地覆的样子,一家人都被她整的神经兮兮的。我们村的一个巫婆说,后院人要伤年轻人了(二奶奶家住的那个地方,被我们村人称为后院)。踹叔却听信了那巫婆的鬼话,开始疑神疑鬼起来,也是被枣花闹的失去了对生活的耐性,终于在一个阴霾的晚上,一根麻绳,结束了自己艰难的一生。第二天,枣花的父亲就骑着自行车带走了还在丈夫尸体旁傻笑的枣花,不到一个月,枣花再次嫁人,未几,便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听说这小孩除了两只眼睛是好的以外,长相像极了死去的踹叔。

 

    又过了一段时间,海四叔经人牵线,花六千元买了一个二十岁不到名字叫花的外地媳妇。二奶奶把这小婶婶当仙女一样的伺候着,变着花样的翻新饭菜,买一条鱼分两次做,一次半条,只给儿媳一个人吃;又去商店赊来一部黑白电视机,放在花婶婶的房间里。海叔心眼也是很好,让她给家里打电话,别让家里父母惦记,许她回家探亲。这在我老家那个贫瘠又落后的地方,买媳妇是很普遍的事情,但哪一家也不敢允许买来的媳妇给家里打电话,更别说允许回家探亲了。许是二奶奶和海叔的真诚打动了花婶,她在探亲回娘家时,尽管父母看住她不放,但她还是趁父母不注意时偷偷的又返回了海叔身边。没过多久,花婶婶还真的就生下一个男孩,从此圆了二奶奶想抱孙子的梦,日子过得温馨起来。可好景不长,年轻的花婶还是熬不过贫穷,和海叔拌了几句嘴后,撇下年幼的孩子和无奈的海叔扬长而去,再也没有回来。

 

    老大成叔,作为家里的长子老大,因无力改变家庭状况,许是自责,许是病痛,许是对未来没了希望,一瓶农药竟随了老三踹叔的路。在成叔去世前几天的一个晚上,我去给父亲买烟,手电筒白亮亮的光扫过一个街角,一个人影蜷缩在黑暗里,吓了我一跳。仔细一看,是成叔。我见他满脸的泪花,就停下来问:成叔,你怎么了?或许那时候我还小,他不愿意和我多说吧,摇摇头不理我;等我问急了,就大声地说:去!一边去!我嘟着嘴很不高兴地离开他买烟去了。成叔脸上的泪花,我到现在还记忆深刻,甚至刻骨铭心!想想,如果我再大一点,如果我坚持不离开,或许他会和我唠叨几句,或许我会知道一点他的心思,或许就会劝慰他几句或者把他想死的念头告诉大人,他要是能在那个时候得到语言上的安慰或者街邻的帮助,或许就不至于喝药死去了吧!

 

     一连串的打击过后,可怜的二奶奶腰弯了,背驼了,头上骤然间生出了许多白发。但她依然坚强地支撑着那一片天,因为还有小孙子要她来带啊!我最近一次见到二奶奶也是十二年前了。那时父母还在村里住,在回老家探亲的时候,我带着礼物去看望二奶奶,问及她现在的状况,二奶奶用一声叹息概括了她一生的挣扎和无奈!然后,看着满地奔跑的孙儿,脸上又露出了我熟悉的慈祥的笑容。而我这时看到的,是老人家的笑容背后隐藏着更多的是坚强!

 

    二奶奶也有些许值得欣慰的地方,那就是二儿子舀叔在外地打工时,带回来一位老实本份的姑娘,婚后生下三个女儿后就分家另过,一家人会在逢年过节的时候来二奶奶家吃团圆饭,在这顿团圆饭里,二奶奶的笑容才是真正发自内心的吧。上次回老家和妈妈闲聊,妈妈提起二奶奶还在叹气:唉,你这位可怜的二奶奶,都八十多岁喽,还要做饭洗衣带孙子,活那么大岁数了,一天福都没有享过,真是命苦哦!

 

   当我写下这些零零碎碎的记忆时,心里有个愿望,我一定要再回到老家那所老房子里去看看,去看看住在那所老房子傍边的老邻居----我慈祥的、坚强的、可爱可敬的二奶奶!二奶奶是个好人,愿好人从此健康幸福平安吉祥!

 

 

 

 

  紫藤树期刊欢迎您!傲霜制图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422108/72988567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