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紫藤树 > 第10期 > 中篇连载 红尘照影(一)/作者·傻蛋

中篇连载 红尘照影(一)/作者·傻蛋

[更新时间]2011-06-15 20:51:39 [字数]4095[作者]紫藤树

   

 

 

   我依稀记得那是阵雨过后的一个下午,约摸在三四点钟的光景。空气特别好,富含氧离子。远离城市的乡村,空气总是这样清新和美好,让来到乡下的城里人情不自禁想多吸几口。天空澄明碧透,阵雨过后,云淡天高;清风微起,它越过田畴,进到村子里,梳弄着人家房前屋后高树上的叶子,发出细微的低吟。几只燕子,四处飞翔,悠闲从容,呈现出美丽的姿影;蝴蝶也在眼前嬉戏,翩跹起舞;远处的青山,如洗如濯,清晰朗然,绵延逶迤,巍然大气。一眼望去,因为中间没了阻隔,感觉所有的山峰都伸出了手,它们相牵相挽,仿佛相约着移至眼前,一副可摸可触的样子。

 

    五月,阳光里闻起来有一种香甜醉人的味道。这味道是树木和青草,还有田地里的庄稼散发吐放出来的。它们在一起混和调谐,合成阳光的味道,清新而美好,温暖而芳香。

 

    到今天为止,我来到这个万山丛里的小村子已经过去整整三天了,但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它。这种情况在我以往是不多见的。我每回到一个新的地方后,总要犯那点文人的老毛病,喜欢走走看看,若遇上有点历史厚度的地方——古城、废墟,更要弄一个清楚明白后心里才高兴。即便是到没有多少历史深度,只是自然风光好些的乡野,也想找那些牵牛的老伯、在门前择菜的大妈,或是带孩子的少妇,和他们随便聊聊(这个时候我倒是挺爱讲话的),好从他们口中知道农村的一些事情。我醉心这些事情,不光因为我出生在农村,也是因为我知道每一个村子都有一些故事。那天也是午后不久,我一头闯进村子里,认真找到落脚的人家后,就再没有出门。我那时的悲伤太巨大,以至于别的都顾不上了,我只想在没人知道我的地方一个人静静的独自悲伤。

 

    我之所以要来到这个大山包围着的小村子,既不是投亲,也不是奔友,我看中的恰恰是这里没有一个人认识我。开始我也想回到我出生的那个地方去,可转念一想,绝不可以,我又不是衣锦还乡,我这般落魄,哪里好让家乡人看到呢?这样想时,我感到格外难过,最能将息我身心的故乡,尽管它仍然向我张开着臂膀,我却不好意思投入它的怀抱。

 

    这个小山村,只是我在一次旅行时经过的地方。那回我从上海去黄山,先过杭州,在西湖边领略了一番湖上风光。那时正是三月天气,就狠“吃”了一些“苏堤春晓”和“柳浪闻莺”,也明白了一些“平湖秋月”“雷峰夕照”。我徘徊在苏堤和断桥,把白娘子的故事,对照着西湖的湖光山色,细细的重新温习了一遍,然后又跑到苏小小的墓前,献上一朵白色玫瑰,想着这个西湖美人,我似乎也有些情痴了。本想看完西湖就打道回府,结果躺在旅馆的床上,忽然想起黄山的云雾和松柏,想到那些奇峰怪石,想到三月江南的秀丽山色,一颗心早动摇了。于是临时决定,剩下的几天假日,也不作休息调整了,索性上趟黄山,把喜欢山水的热情和精力全部泼去,好为腹中的诗书和山川图画打一些“草稿”。

 

    高速公路到临安就断了,往前进入安徽,只有从前的盘曲公路。“地图上标明是通了高速的呀”,我心里不由起了一些愤恨,“早知不通高速,我还来干什么?”原先计划当天宿住黄山,看来只得落空。“不过既来则安,问题是又不能回去了,干脆随它去吧。”我不得不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看来得与失真是一件不好讲清的事情,我失了高速公路的快捷,却得了一路从容看风景的心情。原先在高速公路上一闪即逝的风景,正可惜不能细看,现在能把一切都看得很真切。高速公路远离村庄,又高架封闭着,对于那些散落在各处的村子,只能远观,现在车子经常开到村子的中间,可以零距离看到村子里的人。在上一个高坡时,车行的速度比人走路快不了多少。这个小村子就是那回我坐在车上,带着欣赏风景的心情看到的无数个村子里的一个。我那时记住的只是一个大概,现在还是寻来了。因为它确实有些特别,我一眼看到就格外的喜欢,而且还在心里刻意记住了。

 

    三月的江南,景色无处不秀。一路上,满眼的油菜花,热闹辉煌;青葱的麦苗,墨绿碧翠;山色凝重,水皆温婉。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何时能看到这么佳美的春色呢?再天才的人,再伟大的画家,也不能凭空落笔,画出这些吧。

 

    这个村子,是我见到过的最漂亮的一个,它在山的包围里,形制特别,高低各处的油菜花,妆点得它好似神仙居住的地方。当时我就想,以后要是累了,或是有了清闲,可以来这里居住一段日子。一个人对一个地方的热爱,就像爱一个人差不多,不需要太多理由,有时就是这样一回眸,爱就有了。我想起古代有些皇帝,偶尔从一处地方经过,看到那里山水佳美,风水有龙脉,就告诉身边人一定记着,他百年之后要葬在这个地方。说真的,当我偶尔看到山水佳美的地方,也有类似的想法,只是我没有资格说我百年后的事,但要来住上几日,放松一下紧张的心情,这还是可以的。我早听别人说过,现在有些山里人家,开起了乡村旅馆,专门接待城里人,满足他们的这种好奇。要是这样,真想到这里来玩玩,还有什么困难的呢?

 

    说到清闲,或是劳累,这两点我都可以轻易做到。当然我说的是清闲易得,而劳累不易。我的工作并不忙,在一所大学里教书再做些课题研究。要说钱呀权的没有多少,倒是实情,不过清闲却是好得的;至于说到劳累,这不好讲,这没有明确的衡量标准,既不是整天干体力活的人就一定累,也不是没干多少事的人就一定不累。拿我来说,虽然没有多少体力上的事要做,就是脑力上的事,做得也不多,可我却时常感觉到劳累——一种从内心泛起的、吃不消的累,正一点点浸透我的肌肤,淹漫我的全身。这里我也顾不得什么害臊了,索性全说出来:我感到累,是为情感上的事弄得受伤,痛不欲生。就是因为这伤痛,我才请了长假,想找一个清静些的地方,来养息我的伤口。当我背起行囊后,这个小山村的样子就一次又一次地浮现在我的眼前。它在召唤我,仿佛是先前有了约定,于是我就下了决心真的奔它来了。

 

    我真有些像从苦难里逃出来的样子,落魄狼狈。我没有告诉任何人,如果我为了什么事真的死在了外面,估计也没人知道我的身份,非要等好久,才会在报纸或是电视上发了告示,才会引起朋友们的注意。可是到了那时,我的一切都没有了,我的肉身早就在世界上消失了。猜想那些懒惰的警察也只会例行公事,为我弄些必要的手续,好把我一笔注销。等到一切都风平浪静后,再没有人会提起我。

 

    这样想时,心里真有些凄凉。我没有家人了,N也不会多事,来为我献上一滴眼泪的。三年前,我惟一的亲人——老母亲,带着想亲眼看到我成家而最终没有实现的遗憾,弃我而去,从此在这个世界上我就没有一个亲人了。母亲希望在她走之前能亲眼看到我成一个家,可我没有了却她的心愿,为此我心里也很难过。要是母亲再等我一年半载,我一定不和N再有什么恩爱牵涉,而是快刀斩乱麻和她作一个了断,然后去找一个会过日子的本色女孩,结婚生子,圆了她老人家的心愿。可惜我没有,我并不是那种能够快刀斩乱麻的人。好几年了,我把大好的日子和精力全浪费在N身上,因为我相信爱情,相信她。我以为我找到了真正的爱情。现在来看,这有多么可笑。我和N的这种爱情注定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多少人这样对我说过,其实一开始我也知道,可我一直晕在里面出不来。时间真快,又是三年过去了,而我还是老样,没有往前跨出半步,这能让我死去的老母亲瞑目吗?

 

    我实在累极了,一切都没有结果。我的付出,我的感情,全都付之东流了。可N还是N,她依然美丽,依然那样性感和风骚,好像这件事并没有让她受一丁点伤。她一心要维持着她那个早就无爱的家庭——这是她多次对我讲过的,她对他没有爱,早就没有,一点也没有——这是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因为那个家里有可以满足她一切需求的物质。我没有这些,我光有爱,可这又有什么用?最后我只能被扫地出门。我就像一节被用旧了的电池,现在没电了,就被她丢弃了。

 

    那时,我带着全身伤痛,凭着记忆,奔这个小山村而来,我奔向它,像是奔赴我的精神家园。

 

                                                

                             (未完待续)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422108/71983673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