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紫藤树 > 第10期 > 夏日书简(三)/作者·傻蛋

夏日书简(三)/作者·傻蛋

[更新时间]2012-08-17 15:43:32 [字数]2618[作者]紫藤f

 

  

   “蛙声经雨壮,萤点避风稀。”古人的诗句,在捕捉和描摹自然风物上,是一点都不会弄错的。你看,简简单单才十个字,就把一幅完整的乡村夏夜图捧到了我们面前,它真实得似乎让我们可触、可感、可闻。不过,三姐呀,你难道真以为我现在还身居闹市,听不到眼下这如雷的蛙声么?不是这样啦,我现在住的这个地方,还算不得闹市,当然也不能算是乡下,确切讲,大概算是城市中的乡下,是还能拽住一点乡下的尾巴的,这不,就在这样的夏夜,我还是可以闻听到点点娃声的。

 

    三姐,你大概最知我喜欢乡村的夏夜,就特意用手机录下蛙声播放让我听。我知道你的用心啊,当你沉浸在这夏夜的美好里,也想把整个夏夜全献给我。你怎忍一人独享这夏夜的美好呢?可空气里那阵阵湿润的花草的清香、满天朦胧而美好的月色和淡蓝而柔得的星光,还有偶尔从你身边飞过的夜莺的鸣唱,……这些,……这些在夏夜里很普通的事物,虽然真实,可你又怎样好拿给我看呢?于是只好抓住这个能够“抓”得住的蛙鸣了。要说,你抓住的虽然只是夏夜风物的万分之一,可就是这些,也是我入夏以来,不,这是我进城这些年来收到的最好的礼物了。我很感谢你的这番细致和用心,所以我借一句老话,就是知我者,三姐也。

 

   从前我在乡下,最听惯的就是这些蛙声虫鸣,只是那时并不觉得,甚至充耳不闻。要说乡下夏夜的安静,正是因为有了这些声音。只是到了现在,况且人又到了中年,再加上我与家乡在时空上还隔了一层,说这个就是乡愁,是文了一些,可不是乡愁又是什么呢?不知始于哪一天,我格外留意起身边偶尔出现的小时候听贯、看贯的这些风物,觉得每一样都美妙和珍奇。蛙声的美妙,在于我们绝不会把它当成噪音,尽管它很响,哪怕响得震天,也不会。就像蝉鸣,你能说夏天的蝉鸣是扰人的噪声么?不会!蝉噪林愈静啊。

 

   三姐,我住的这个地方至少这两年还不该算作市内,不过,城市的脚印已经踩在它边上了。不远处那些可憎的铁架,一个接一个,仿佛在一夜间耸立起来。楼房一幢幢站着,起先似乎还有些顾忌,而今却是大着胆子过来了,而且挤得越来越近。前两天,我因一点需要翻找东西,找到一张照片,是两年前从我家北窗往外拍的。相片上的景物还是一片农田,拿来与现在相比,已是天壤之别。林立的高楼取代了农田,人声的喧嚣卷走了乡村的宁静。不过,我的周边还没有完全变成水泥,还有一些草地和低洼,可堪微型绿洲。在夜深人静时,我还能听到虫鸣。这不,我仍旧可以听到那并不怎样铿锵蛙唱。虽然它并不高亢,但确是真实的蛙呜。第一声蛙唱始于何时?记不清,朦胧中记得是在春天后不久的傍晚。这一点有没有错?我越发怀疑,那可能只是我耳畔对过去生活怀念的余音。在南方,每年惊蛰那天,通常都能听到一年中第一声雷鸣。雷鸣过后,休眠的动物转醒了,南方乡野的夜从那时起就回响在虫鸣蛙唱的交响乐里了。辛苦的乡下人,每天都在这天籁般的合唱里进到梦乡。

 

   我一直希望惊蛰这天能听到雷声,然而现居北方的我,很少能碰上这样的巧事。小动物们结束冬眠,重返人世这件事,它的意义让我暗羡不已。人要是能这样,不也是很美妙的事么。

 

   对于小虫和小鸟,我并不生来就这样体恤和悲悯的。乡下孩子的童趣,总伴随着虫鸟的悲音。对于青蛙,我虽没有残忍到现在的人弄来吃的地步,但那时每家都养着几个鸭子。鸭子爱吃活物,而青蛙是容易到手的。放学后,我们结伙出去,拿一小布袋,再从放在门后的竹扫帚上抽下根竹条,在空中劈劈,选那种柔细而有韧性的,抽劈一下能听到尖啸的风声。田埂上青蛙很多,也许是它们昼伏夜出的习惯,傍晚时它们还一动不动地伏在那里睡眠,我们向准了抽下去,就见那可怜的小虫四脚一伸,翻露出白嫩嫩的肚子,一命呜呼了。一个时辰,我们每人都能捕杀一袋子。捕杀得最多的是一种叫土蛙的那种,它个头不大,颜色近于土色,贪嘴的鸭子刚好能一口吞下。至于那种大个的青蛙,捕杀起来较难,它弹跳力极好,又大得很,偶尔捕到一只,回来后还要用刀垛成几块,总嫌麻烦,所以我们不杀它。

 

   我们偶尔也能见到蛇缠青蛙的,那绝不是友爱,而是极残的凶杀。被我们看到,蛇蛙都活不成。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我们幼小的天性里竟有这么深重的杀戮。古诗云:“人之初,性本善。”我怀疑是古诗讲错了。你常说我善良,我对你说,这也是我残忍过后的悲悯,就像佛家讲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意思吧。

 

   青蛙不像有些小虫能入画,螳螂的修女神态很让人入神,蚂虬也一样神态不凡。不过齐白石老人有一幅画,名叫“蛙声十里出清泉”。那画是细长条子,笔意简约,几笔墨线勾络出溪水,整个画面不见一只青蛙,只有几只可爱的蝌蚪顺流而下。业内人都说白石老人巧妙,意味深远。因为有蝌蚪的地方说明有青蛙,有青蛙,当然就有蛙鸣了。画意用的是联想,所以被列为妙品。要我说,这幅画画意固然不错,但与实际情形究竟不合。据我的经验,青蛙产卵都产在一处,孵出的蝌蚪也多在一起,一群一群的很少散开。还有青蛙孵卵也不会在清泉里,一般都在水质相对稳定的水塘、水坑或水凼里,且多在水藻间出没。试想想,清泉之中,哪有什么浮游生物,何来供卵吃食?水至清则无鱼,水清了,鱼不会有,蝌蚪也不会有的,青蛙妈妈还没有那么傻。

 

   不过,严格按照这个样子,白石老人就无法作画了。看来,艺术归艺术,事实归事实,不好拿到一起讲的。尤其是中国古代的文人画,多讲究意境,追求雅致,至于真实,多不在关心之列。往后的孩子,要根据这画意,非要到清流湍急里找寻青蛙蝌蚪,这难道不是艺术误人么。

 

   三姐,猜想你一夜都在听蛙声了吧。你说一年当中就这时候蛙声最壮,错过了这个时节就是又一年了。你的话听起来总让我心里起着一层淡淡的忧伤,叹息那不停止的时间正悄无声息地流过去。是啊,虫声每年如此,永远不变,可人生能得几回闻呢?想到这些,心情能不怅怅么。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422108/521985201.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