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紫藤树 > 第10期 > 渝 水 诗 魂 /作者 白鹤

渝 水 诗 魂 /作者 白鹤

[更新时间]2011-06-26 19:15:12 [字数]4117[作者]紫藤树

——读景楚人的啸风吟稿

 

读景楚人遗诗感赋(曾元超先生原韵)

 

百年河海累斯文,难得青山掩旧魂。

寄韵情悲吴季子,留雏词胜卓文君。

尘寰怨艾谁堪诉,家国情怀未可焚。

莫谓渝州江水急,滔滔一奠浪犹醺!

 

 

附曾元超   重读景楚人遗诗感赋

 

天公不忍丧斯文,掘起沉钩挽剑魂。

空谷读秋能识我,啸风横槊已无君。

弦闻鹤唳声声慢,诗至秦坑片片焚。

一瓣心香何处寄,凭窗抚卷坐微醺。

 

 

 

外一首

 

一片红羊劫后灰,东风何故憎诗才。

夕阳老去愁依旧,江草江花事正哀。

 

 

 

赠景楚人先生女公子穗风主人二首

 

觅得沧桑数纸书,还将历史问糊涂。

牛棚荒甸留诗客,秋水伤痕感慨殊。

 

长寿空悲水一湖,啸风唱罢楚囚孤。

巴山幸有传人在,夜月寒窗理旧书。

 

 

江亭怨二首 . 题啸风遗稿

 

生有传承之作,死无葬身之地。一卷对谁开,留得青山叹息。

寄语落花飞处,莫把诗魂惊起。旧梦费吟哦,何况断鸿声里。

*

 

一命区区轻贱,浮生冷冷漂泊。病卧只寻常,犹对秋风萧索。

枕畔雨声淅沥,灯前诗思零落。留得楚人魂,可共幽花诉说?

*

 

编后复题

 

渝水诗魂无所依,今来网上暂栖迟。人间可有真情在,不让落花尽作泥。

 

景楚人和他的《啸风吟稿》

 

   景处仁(楚人),字明仲。巴县人。其为人也朴外而慧中,交游之间虽杯水不欲扰人,可见其狷洁之甚。然而为诗则缠绵绯恻、婉丽风流,盖得力于樊南、两当者也。丁酉之变顿作楚囚,遂绝音问。近年辗转相传谓已作古。斯人不寿,识者哀之,论其年不过四十而已!所著曰《啸风吟稿》。    

  

          —— 摘自《重庆艺苑。沧海遗珠篇——高君逸序》

 

   (景楚人女公子)穗风主人注:家父生前供职于建设银行重庆分行,1957年获右派罪,翌年遣囚于重庆长寿湖劳改农场。1960年据说殁于疾病而通知家属“已处理,不要前来”。家父英年早逝,余是时年仅十岁,至今不知冤骨埋于何方。家父以诗名世,擅书法、通医理。平生唯嗜古籍文房四宝,收藏颇丰。文革期间横遭抄家,遂尽数散失焚毁片甲不存。所录诗稿系家父诗友及民间流传经重庆文史馆搜集而得,分别辑入《重庆艺苑》、《巴蜀近代诗钞》、《巴蜀近代诗词选》

 

 景楚人外孙注:外公学名景处仁,又署名景楚人、楚人、半僧,重庆沙坪坝土祖人(现重庆大学城旁),幼时离开土祖老家祖业到重庆求学,后与另六人合伙创办洋行(解放时收公更名为重庆建设银行);外公自幼好学,擅长诗词歌赋,书法等,才华横溢,据前辈说:老重庆城区随处可见外公撰写的店牌和牌匾;三、四十年代时期与郭沫若、高君逸一齐被文坛称为“川东三大才子”(高君逸和外公先后早逝)


       
外公因地主、资本家、“臭老九”等数罪缠身,于1957年被定为首批“右派”,下放至重庆长寿湖劳改农场“改造”,1961年据称“病故”于该农场,不惑之年早逝,当年家母11岁,与外婆多次到农场欲祭奠未果(无人告知其坟墓及死因)。1983年政府纠正文革时期冤假错案时得以平反。


       
因外公自幼对家母寄予厚望,坚信能传承其衣钵,视为掌上明珠,故父女情深。家母因怀恋和哀思外公五十余年来想尽一切办法,通过外公在世的长寿湖劳改农场难友、同时期文坛前辈、文革时期幸存的老家长辈(外公共七弟兄,仅幸存2位)、外公世交等各种渠道打听与外公相关的信息,所获甚微。
2   011
年三月,承谋四川诗词学会副会长刘静松前辈费心打探,喜获永川诗词协会彭在村先生惠存的外公亲笔手稿绝句九首、七律二首影印件,该手稿是家母至今收集的唯一手迹。


       
万分感激刘静松和彭在村二位前辈!!!

 

附录:          景 楚 人 诗 存

 

      

 

宝刀无计斩情丝,抵死难消一味痴。

珠泪抛残红豆子,弓腰瘦损绿杨枝。

花多薄命缘矜色,柳为工愁总敛眉。

鸿雁不来秋水阔,天涯何处寄相思。

 

伯劳东去燕儿西,鸿爪前因付雪泥。

绮梦三更迷蝴蝶,冰心一点斗灵犀。

酒能消恨何妨纵,诗怕伤春不忍题。

记得旧时携手处,萝村畔浣花溪。

 

七律二首(佚题)

 

虎口頻經見傷,乾坤留得此昂藏。

寒松柏身同,室暖芝蘭夣亦香。

三楚才分屈宋,千秋時會際虞唐。

平生心誰識,落拓江湖酒狂。

*

 

客里稱觴錦箋開處正啼

巧工烹兒嬌弦。

自有文章堪世,何須鉛汞始延年。

華齡那信潘令,是青青滿鬢邊

 

 

士麟君韻贈魯園主人

 

早研秘抉精微,不羨鵬摶萬

錦滿奚囊書滿架,于今雅似君希。

*

海外歸來已倦游,生涯聊洲。

情大似陶弘景,飽聽風臥

*

小筑名園補化工,年年草木自春

分明一幅仙源景,只少桃花萬樹紅

 

贈魯園主人

 

閣遙青接翠微,我正是落花

眉俯首人安在? 留得高风海内希。

*

此中大好是清游,不必蓬莱访十洲。

一角斜阳三面水,水东亭子水西

*

回生起死擅神功,紛紛敗

寄语中留隙地,來種杏花

*

原注:园以名,迅先生也。门首以先生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孺子牛句作楹联,园青阁、竹下亭诸胜。

 

 

過黃碼頭

 

舊時煙舊時樓前系紫

今日清溪重泛棹,落花春愁。

 

 

超沅君秋柳

 

羌笛白門煙,何秋光不可

欲向問張緒流曾否似年?

 

把蛾眉鬥畫工,腰肢痩盡怯西

章台多少青青,零落荒冷露中。

 

(以上为新近发现的楚人先生作品)

 

 

    怀

 

过眼云烟事事非,十年尘海壮心违。

风怀渐退诗情减,块垒难消酒力微。

但有身存皆是累,已无家在不言归。

故园父老如相问,为报休文减带围。

 

 

登浮屠关

 

一关突兀俯群峰,花发犹疑战血红。

故垒残兵余草木,夕阳荒吊沙虫。

画梁泥冷乌衣燕,刁斗声寒虎帐风。

霸业沉沦天险在,百年兴废几英雄。

 

 

和樵叟金陵怀古

 

西风箫管石城秋,虎踞龙盘控上游。

花月尚余金粉气,江山旧号帝王州。

当年铁索夸天险,此日新亭哭楚囚。

烟雨南朝何处是,寒鸦衰柳不胜愁。

 

草草兴亡事可哀,故宫宇半蒿莱。

景阳兵火销王气,江左人文熟霸才。

淮水碧涛千古去,蒋山青送六朝来。

人间多少繁华梦,都付红羊劫后灰。

 

 

    

 

更上一层眼界宽,置身喜在水云间。

海棠烟雨龙门月,收入晴窗当画看。

 

 

    

 

袷衣乍试怯春寒,昨夜东风梦又残。

窗外莺声帘外雨,泥人最是玉阑干。

 

 

秋 夜 听 雨

 

八尺匡床百尺楼,梦回身在古渝州。

窗外一枕芭蕉雨,滴入孤灯点点秋。

 

 

辛 卯 中 秋

 

一年佳节又中秋,对景茫茫我欲愁。

料得故园灯影畔,白头闲坐说渝州。

 

望断城南尺五天,痴心空自许婵娟。

无情最是风和雨,不教儿女话团圆。

 

 

(是夕值不得归舍)

 

饼饵分尝笑语亲,翎原记赏月华新。

今宵对景空相忆,肠断西窗一夜人。

 

 

临江码头晚渡

 

红满长堤绿满津,双双联袂记嬉春。

七年重渡莺花水,少个临波照影人。

 

 

病中示友

 

自觉区区一命轻,谁期九死竟还生。

别来近况君知否,风雨梁园病马卿。

 

病卧江城户懒开,闲庭一任长莓苔。

娇儿不管人憔悴,犹自呀呀索抱来。

*

 

黄桷垭道中

 

才入深山又出山,芒鞋来往白云间。

要他城里知春到,折取梅花一簇还。

 

黄桷垭边日已曛,几声钟磬树间闻。

入山不为求丹诀,懒向祠堂拜老君。

 

 

 

  紫藤树期刊欢迎您!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422108/503285569.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