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紫藤树 > 第10期 > 淡极始知花更艳 /作者·燕双飞

淡极始知花更艳 /作者·燕双飞

[更新时间]2012-03-11 16:55:48 [字数]2915[作者]影儿f

 

读红楼梦,在三十岁后,有些事才恍然明了。那些娓娓道来的泣血往事,满城风华,到最后,也只落得白茫茫大地真干净。始懂得,那些平静面容背后隐藏的悲凉。

 

而她,应是最早把这一切看透的人。站在大观园的亭台楼阁之外,她的容颜,始终含着温柔悲悯的微笑,沉默而哀凉。

 

十二钗的薄命,在故事还未开始,便已被注定。如果说,绛珠与神瑛最开始的缘份,是还露之恩。那么,她又是什么原因,下凡历劫?

 

初次上京,她为待选而来。出身皇商世家,贵为待选身份,至原藉跋涉京都,这一切,却都只为一步步指引她走入命运的陷阱。

 

她是美丽而矜持的,家世与前途的顺遂,成就她的气度,雍容自若。而那孤傲的林黛玉,则是她人生中,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挑战。

 

她与她一样具有绝世之美。纵是风姿不同,却胜在春花秋月。才华,亦是不分轩轾。黛玉的抗拒与敌意,又是如此明显而强烈。我想,她那时的境界,远未修练到一笑而过。众生的膜拜,远不及一个真正的对手的臣服来得更有成就感。好吧,征服你的对手,只需征服对手所想要征服的,便是胜利。

 

她未必看得中贾宝玉,他太顽劣,太不知上进。纵生得俊美非常,却也只是个只知作弄脂粉的纨绔子弟。她的志向远大,期待着“好风频借力,助我上青云”。贾宝玉这样不通世务,不求仕途经济的公子哥,远非她托付终身的目标。可是,他是林黛玉的至爱,这便足够。

 

第一步,进行得如此顺利。初识通灵玉,下意识地反复吟诵那富有深意的八字箴言,丫头莺儿看似无心地吐露,便暗示了,我是金,你是玉,我们的相遇,是上天的注定。只可惜,那混沌未开的贾宝玉,未解其中的深意,只一味闹着要吃那散发冷香的丸药。倒是林姑娘,状似无意地款款走来,拿话衬了过去:早知他来,我便不来了。----这一个回合,未闻刀剑铮铮的碰撞声响,宝钗便初露了锋芒。

 

她的美丽与温柔,仍是最致命的武器。而且,她有足够的耐心。她有本事,把进攻,安排得不动声色。元妃省亲,她用自己的沉稳与智慧,为自己赢得这个家族里最具影响力的一票。而急切的黛玉,在贵妃眼皮子底下越俎代庖,替宝玉完成作业而招致贵妃的不满,明显地为自己的恃才自傲及行事鲁莽付出了代价。

 

此时的黛玉,并不知自己正在进行一场关于爱情的战争。她依然活得恣意而任性,不肯委屈自己。湘云进府,宝玉与宝钗同去相见,黛玉见了吃醋,与宝玉怄气吵闹。宝钗明知缘故,偏“走来道:史大妹妹等你呢。说着,便推着宝玉走了。这里黛玉越发气恼。”----此书中原话。足见,宝钗有意为宝玉开脱,又有点示威的意思,也是把宝玉湘云拉在了自己的阵线之内,黛玉被进一步孤立。只是那懵懂无知的贾宝玉,并不领情,只一味地为林妹妹打叠起千百样的款语温言来劝慰。

 

       端午节贵妃赏赐,元妃的意愿清楚地传达,清虚观打醮却又被贾母轻易地模糊了过去。宝钗多少是有些不痛快的。一向豁达圆融的宝钗,有点恼羞成怒。借小丫头寻扇之机,出了口恶气,又借宝玉问戏文之机,狠狠奚落了宝玉黛玉二人。此时的宝钗,更多的或许是一种挫败感。处心积虑,步步为营,那愚顽不堪的贾宝玉却不为所动,一门心思只在那刁蛮娇弱的林妹妹身上。她的心思缜密细致,明白在贾宝玉面前一味含蓄矜持是得不到宝玉的关注的,唯有进一步明确自己的意图。

 

机会终于来临。琪官出逃,金钏跳井,成了宝玉被苔挞的引子。宝玉棒伤卧床,宝钗前去探望,终于将隐隐的情意半吐半露:“早听人一句,也不至有今日。别说老太太,太太看着心疼,就是我们看着,心里也疼。”刚说了半句又忙咽住,自悔说得急了,不觉就红了脸,低下头只管弄衣带,那一种娇羞怯怯,欲言又止的含蓄,含情脉脉的关怀,怕是铁石心肠,也会化作绕指柔吧?更何况,是天生多情的宝玉。然而,既有宝钗,何必黛玉。温婉的劝说,深情地探视,全败在林妹妹的眼泪之下。林妹妹期期艾艾地一句话:从此你可都改了罢!宝玉一声低叹:你放心,别说这样话,便为这些人死了,也是情愿的!无需再多言语,她的心意,他懂得。他们肝胆相照,他们心意相通。他们,是灵魂的知音。

 

       三十六回,大热天的,宝姑娘不在家休息,反去怡红院串门子。适逢宝玉午睡,宝钗便坐在床沿接袭人的手为宝玉绣鸳鸯肚兜。忽听睡梦中的宝玉喊叫: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是金玉良缘,我偏说是木石姻缘!宝钗听了,不觉怔了。----看红楼梦到此处,不由常常地想:此时此景,这一怔之间,她想些什么?她高贵娴淑,她聪明绝顶,她骄傲自信。只是,她永远不会进驻他的心。这样的打击,无疑是重挫了宝钗。是迎难而上,纠缠到底,还是含笑回眸,优雅转身?

 

这必然是一场华丽的涅。天性中的豁达潇洒,决不会允许她折辱自己的尊严 。退让与成全,她给予了宝黛爱情最恰当的尊重。 咏白海棠诗里,她说:珍重芳姿昼掩门 ,自携手瓮灌苔盆。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欲偿白帝凭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她的自尊自爱,她的高洁骄傲,完全有资格与黛玉双峰对峙,二水分流。最喜欢她那句“淡极始知花更艳”。这是千帆过尽的沉寂默然,这是曾经沧海的人,回首桑田的了悟,这是,繁华散尽,姿态不改的从容......这一句,最是禅意深深,意境清幽。---本来,宝钗便应是宝玉 参悟的启蒙老师。一句赤条条来去无牵挂,曾使宝玉泪如雨下,而宝钗,必是比宝玉更早地,体味到了人世的多舛,聚散的无常。她的聪慧与通达,无疑,是红楼梦里当之无愧的第一钗。

 

所以,高先生续写的后四十回里,每每读到宝钗在王熙凤及贾母的安排下冒黛玉之名偷梁换柱嫁于宝玉,便读不下去。名门闺秀,诗礼世家,以宝钗之才之德,以宝钗之自重自爱,怎肯如此委屈如此忍辱?实是不能忍受高先生的撰写。我宁愿相信某作家所说-----宝钗出嫁,多半是来自闺中知己临终的托付------我去后,且让他,好好活下去。唯有你照顾他,我方能安心离去。这份托付,应是一生都在爱情中辗转的女子,想要给予爱人最妥善的安排。她必然是允诺了,用自己的一生,来完成知己的托付,给那个孤独的灵魂,尘世上最后的温暖。

 

浮华尘世,她终生都在学习隐忍与妥协,而宝玉,选择了逃遁。清醒的人,往往比醉去的人更为痛苦。她清醒着,哀凉着,用她的淡泊与智慧,试图给予宝玉最后的救赎。她的签语上说:任是无情也动人。她的无情,应是纳兰容若的“情到深处情转薄”,应是,淡极始知花更艳的远山空茫,不惧不忧。

 

   如此,便是我想象中的宝钗。

 

 

 

 

  紫藤树期刊欢迎您!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422108/456163482.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