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紫藤树 > 第10期 > 成都大慈寺仿古建筑悲喜录/作者·举杯邀明月

成都大慈寺仿古建筑悲喜录/作者·举杯邀明月

[更新时间]2011-06-14 21:32:45 [字数]4476[作者]傲霜

 

昨晚窗外施工机械声响了大半夜,突突突况况况吵得人一夜没睡好,今天下午下班后赶到施工工地一看,才发现投入巨资刚修好不到两年的大慈寺旁边一大片仿古建筑群和绿化园林全被拆除了。

 

 这片川西民居仿古建筑群修建了好长时间才完工,但一直空在那里没有正式投入使用,它挺过了08年汶川特大地震却没法扛住施工机械的无情摧残。虽然仿古街没正式使用,但那一大片漂亮的绿化园林却早已成了无数麻雀、山雀、画眉、白头翁啁啾嬉戏和周边市民休憩散步的好去处,而今也被挖得七零八落面目全非。

 

     笔者不禁疑惑,当初的规划咋就这么随意地改了呢,征求过民意吗?于是忍不住就去翻了下前些年的相关报道:

 

     《华西都市报》2005110日,昨日记者获悉,《大慈寺核心保护区规划》即将出炉。大慈寺街、和尚街、北糠市街、马家巷、章华里、笔帖式街等集古建筑保护、旅游观光、文化交流等为一体10条古街组成的大慈寺步行街商业区即将展现在广大成都市民面前。昨日下午,记者穿过大慈寺广场字库,找到了位于北糠市街、西糠市街及大慈寺街交会的重要区域。按照保护区规划图,这里将是古建筑保护的重要区域。据了解,这个区域的标志性建筑就是广东会馆。记者在现场看到,虽然饱经历史风霜,广东会馆的会馆大厅、结构、墙体、屋面均保留完整,封檐板上的雕花、铭文、雕花斜撑,墙头砖雕均保护较好。相关负责人就此表示,按照规划,相关专家将对厅内砖柱上的铭文以及墙体上大型砖雕清洗复原。两侧厢房,东侧尚余完整的结构,西面已毁部分需依据原有平面布局和尚余结构恢复重建。堂屋破坏较大,需依据原貌和大厅的做法以及柱网、屋脊高度重建恢复。届时,重建后的广东会馆将带动片区民居老建筑,保留现有的明砖清瓦,形成独特的建筑风格,与千年大慈寺遥相呼应。记者又根据《大慈寺核心保护区平面图》,走遍了整个大慈寺片区东糠市街、西糠市街、笔帖式街、马家巷、章华里等街道。这些街道上还保留着大量从明清时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古民居。相关负责人透露,这个片区将打造成别具特色的古街游览区。笔帖式街15号院、马家巷“居士禅院”、章华里8号院等晚清低等级官式建筑院落、民国大户居民院落将成为这个区域的重点建筑。另外,相关方面还将在现有的基础上重建该片区大量古民居,使其充分展现四川古民居的建筑风格及历史特色。

 

     《华西都市报》201079日,昨日,记者在成都市规划局网站上看到,作为成都市最重要的历史文化风貌区,大慈寺片区规划大慈寺路附近增加872平方米的游憩集会广场,将红星路步行广场、江南馆街、锦江街、纱帽街围合区域整体调整为游憩广场用地,并设地下商业用地,意味着大慈寺片区有望出现地下商业空间。大慈寺片区的规划图显示,拟调整用地西起纱帽街及北糠市街,南沿大慈寺街及东糠市街,东抵玉成街、东顺城街和笔帖式街,内含章华里、和尚街、字库巷、马家巷等曲折街巷,所涉及调整的范围总面积达159500平方米。根据规划,东、西、南、北四条糠市街等历史街区,都将保持原汁原味,北糠市街保护区域内现有的历史建筑、百年老树也将得到保护。 

 

 还是这届领导和这届领导下的规划部门,不是说城市规划必须要有严肃性长远性吗,咋就这么不严肃不长远了呢?于是忍不住又去看了下网上的反应:

 天府论坛网友莲姐说:“一座建成后没使用的仿古民居,就这样被拆除,是什么原因要拆?请锦江区政府给百姓一个解释,当初你们是怎么规划的,在为什么就一定要拆除???是成都政府太有钱了吗?还是拆了此建筑把地卖个好价钱?做为一名成都市民路过拆除现场,看到太可惜了!!!”

 

     天府论坛网友js12179说:“这个是咋回事喃,修好几年了用都没用,不明不白的又拆,锦江区爱搞这种游戏!前几年把红星广场中间的标志拆了,百姓有意见,就胡乱修复一个来糊弄百姓。他们不是正在大慈寺片区搞啥子模拟拆迁八方征求民意吗,貌似多民主的,现在拆仿古建筑,咋个不征求民意?纳税人的钱花起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天涯论坛网友彩云追月12说:“不修不建那些当官的怎样捞钱?”

    天涯论坛网友zhangonghua说:“折腾吧!多折腾几下,GDP又有几个增长点……”

    天涯论坛网友我爱吃话梅的猪说:“政府要GDP,太古要口岸,我都不想说了。可成都市决策的程序性和规划的严肃性还有没有?浪费的钱谁负责?又有谁来问责??里面真的古建筑广东会馆和欣庐就不保护了?”

    天涯论坛网友zaiyunjian说:“中国真是太有钱了,修好就拆,有钱就这样折腾吧!!” 

 

 笔者觉得,不管是不是为了政绩为了GDP或为了官员捞钱,反正不是当初的规划错了就是眼下的拆除错了,二者必居其一,但咋就不见当官的出来解释一下认错一下呢?而且做贼似的连更宵夜忙不迭地就全拆除了,全不给市民一点表达意愿的时间和机会,似乎也做得太绝了!

 

    近来报上和网上都在讨论双汇猪肉的问题,据说双汇猪肉连过十八道关口竟毫发无损,堂而皇之就上了老百姓的餐桌,因此那十八道关口上的官员明显渎职失职了。那么成都市规划局的官员们又是咋样的呢,在大力倡导低碳的今天,这一建一拆要浪费多少资源浪费多少纳税人的钱,总得有个交代吧?

 

    又想起了南京修地铁砍梧桐树的新闻,由于南京有关部门没有一夜间就砍完全部梧桐树,总算还给市民留下了表达意愿的时间和机会,最终保住了那些珍贵的梧桐树。而成都的有关部门不仅事先没有征求市民的意愿,而且甚至不让市民有一点点出手阻止的时间,对付老百姓真可谓煞费苦心啊!

 

看着那一大片破碎后歪倒着的房屋和废墟荒地,笔者好象看到了5.12那天的汶川,恍惚间置身于3.11那天的日本宫城县,不过汶川和宫城县的地震海啸叫做天灾,而成都闹市区的这场变故又该叫做什么呢?

 

 

 

成都大慈寺旁大片的仿古建筑和绿化园林被拆除,路过拆除现场的市民大多都叹息不已,有说“太可惜”的,有说“太可恶”的,有说“这些狗日的,简直就是败家子”的,而网上也是骂声一片,有说“捞钱”的,有说“捞GDP”的,有说“官商勾结”的,就在叹息声和骂声中,精美的仿古建筑和优美的绿化园林却无可挽回的坍塌了消失了。

 

“捞钱”一说,小老百姓没有证据不好说,纪检审计部门都是一殿之臣该说才说不该说估计也就不会说啥了,不过有些现象小老百姓看在眼里还是可以说说的。这里就说一些小事吧,以前人行道上的小方砖虽然朴实却价廉物美,虽不耀眼却十分实用,能防滑,能透水,甚至还能冒出几株小草来,后来大多换成了精美的瓷砖或大理石之类的高档玩意,殊不知,瓷砖大理石之类的虽好看却不防滑,一遇雨天时常可见自行车电动车被滑倒摔得人仰马翻,而且不透水,对城市地下水水位下降也间接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尤其要命的是,现而今那些瓷砖大理石之类的还经常七拱八翘溅人一身污水,因此经常需要维修。还有东风路上忽而中间忽而两边反反复复折腾不休的分车道、各具特色的“××一条街”等。老百姓就说了,换砖和维修人行道是项目,折腾分车道和创建“××一条街”更是肥而不腻的特色项目,你懂的,呵呵!

 

或者咱们该从正面来尽量理解领导们的难处吧,城市要修保障房要修绿道小游园要增开公交车要修地铁处处需要钱,因此卖地换钱也是不得已之举,可问题是他们不该为了钱去损毁民族的文化传承城市的文化积淀啊。上面说今年要下大力气治理三公消费,据说近年全国三公消费每年都在1万亿上下,估计咱们成都的三公消费也不会低到哪去吧,如果能切实把公车消费公费吃喝公费出国控制下来,那么从同志们的嘴里从同志们的车轮下从国外的风景名胜中省出来的钱绝对不会是个小数吧。假如实在不忍心让同志们受苦,也可以开动脑筋想点其他可行的办法啊,比如已有成灌高速当初就不该再花钱修成灌高铁,虽然成灌高铁已既成事实无可挽回,但要叫停与老成渝铁路几乎重合纯属多余的成渝客车专线还是来得及的,这样不是就把一大笔钱省出来了吗。当然也许笔者是在这瞎操心,其实咱们成都富裕得很一点不差钱,君不见,城南那片雄伟壮观的豪华办公大楼,是差钱的人修得起来的吗,想都不敢想!

 

早年看二战片,若单纯从军事角度考虑,说实话俺还真有点佩服希特勒的闪电战术,一夜之间比利时就沦陷了。南京市的有关部门没能一夜之间弄走全部梧桐树,让南京市民反应过来群起攻之打起了保卫梧桐树的反击战,结果有关部门的战略安排也就大部泡了汤。前年成都市有关部门准备在成都西郊河加盖实施水上高架桥建设,由于动作迟缓战略失策,后来引起成都河流保护志愿者以及广大市民对西郊河加盖建高架桥的质疑,河上建高架桥的计划终被叫停。估计这次成都市有关部门总结了二战经验吸取了既往教训,转换观念改变思路也发动了一场迅雷不及掩耳的闪电战,虽有掩耳盗铃之嫌,但战果却是满不错的,一夜之间就把那一大片仿古建筑群和那一大片绿化园林拿下了,让有心打响城市保卫战的市民们只有面对废墟徒唤奈何。

 

这两天本地报纸上登出启示,就市政府办公区拆迁空地将来的用途征求市民意见。这个貌似谦卑的举动给笔者唯一的感觉就是太搞笑,简直有点把市民当二傻子逗着玩的味儿。当初拆的时候你们不征求市民的意见,后来在城南建设那么豪华气派的办公大楼你们不征求市民的意见,一夜间下狠手拆除老百姓颇为喜爱的大慈寺旁仿古建筑群和绿化园林你们也不征求市民的意见,现在对那一小块空地却偏要装腔作势征求市民的意见了,这也似乎太过分了点吧!

 

      很早以前,笔者曾说过,应在春熙路和大慈寺前各打造一个广场,后来果真就建起了春熙路中山广场和大慈寺庙前广场,为与上面的思路不谋而合,笔者还颇自得了好久。据说当初曾规划大慈寺文化保护区内不准兴建3层以上的建筑物,还要把它绿化成“城市之肺”。若把大慈寺文化保护区比作“城市之肺”,那么春熙路中山广场就好比“城市之心”。如今“肺”已没了,不知“心”还能坚持多久,而一座没心没肺的城市还会有活力吗 

 

 

 

 

  紫藤树期刊欢迎您!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422108/30129183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