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紫藤树 > 第10期 > 长篇连载 大山里·十/作者·张笑宇

长篇连载 大山里·十/作者·张笑宇

[更新时间]2011-06-15 20:52:32 [字数]2487[作者]紫藤树

 

 

 

大山里的人淳朴,淳朴得就象这里的空气,清新甘甜.偶尔的一丝沁入心扉,

会让人荡气回肠.在这里,仅把身边看到的,听到的故事,讲给各位听听...

                  ____作者题记

                    十

     一路上,二柱子琢磨在北京那天晚上的事,为什么他会不好使呢,难道红秀会魔法。他突然有了在火车上和红秀亲热地想法。他往红秀的卧铺上凑了过去,红秀已经睡着了,车厢里很闷热,她只盖了被角,露出一截光滑的小腿, 二柱子轻轻地抚摸着沉睡的红秀。周围的人都已经进入梦乡了,车厢里早就关了灯。只有列车员隔一会遛达一趟。由于他们俩都是下铺,二柱子干脆就坐到红秀身旁,他的手更加放肆地在红秀的身上游走。红秀在梦里又梦见高场长,满嘴的酒气,一双脏手在自己身上乱摸,她拼命地挣脱,她从来没像今天这么强烈地反抗。嘴里还不停的大叫:“滚开,你个流氓。”她被自己在梦里的喊叫惊醒。隐隐地感觉到真的有一只手,在抚摸自己,她本能的大叫起来,“别喊,是我。”她听出来了是二柱子。“你干什么?你要吓死我啊。”红秀悄悄地说。上面的一位旅客也在梦中说着胡话,二柱子停下的手,趴在红秀的耳边说:“秀啊,我想你。”红秀使劲地推了他一把,“去,你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二柱子从兜里掏出一颗烟,刚要燃着,列车员就过来了:“同志,吸烟请到吸烟室。”二柱子悻悻地去抽烟了。

 

    车越往南走,天气越热。二柱子的心开始烦躁起来,他被一种莫名的滋味折磨着。因为马上就要见到他那位国民党的大爷,他开始猜测,开始想象他的大爷的个什么样子的,是个和蔼可亲的老人,还是衣冠楚楚的,满脸严肃的,像是电影里的资本家一样。他不知道这位大爷为什么要找大陆的亲人,他知道他曾经的国民党反动派。他疑惑父亲为什么从来没和自己提起过,怕他出去瞎说?还是什么?他烦躁得就是红秀的一言一行,原来在他的眼里是那么的招人稀罕,可是他现在想的是红秀曾经和高场长以及他的前夫一起睡觉的场景。他不明白当初娶红秀是不是对的。如果他的大爷真的个大人物,会不会把自己带到台湾去,也许还会给自己一大笔钱。三千,一万?在当时整个林业局也没有几个万元户。他能想象的也只有这么多了。红秀发现了柱子的神情有点异样,她也没往心里去,她认为柱子是因为天热或者是快到深圳了,有些紧张而已。她去给二柱子买了两瓶啤酒,一包五香花生米。二柱子却不领情,他问红秀为什么不买白酒,啤酒像马尿一样。红秀说天太热了,喝啤酒可以解暑。你要是不愿意喝,我自己喝。二柱子买了一瓶白酒,和红秀对饮起来。随行的人也和二柱子他们喝了起来。二柱子问:“同志,快到深圳了吧?”随行的人说:“快了,如果顺利,还有九个小时。”二柱子又问:“你们知道我大爷是干啥的吗?”随行的人说:“我们只知道他是台湾的大老板,在深圳投资办企业,我们的任务就把你们安全地送到深圳。”“哦。”二柱子大口的喝着酒,五香花生米在嘴里咀嚼着,嘴唇的边缘开始泛起白色的沫子。红秀一瓶啤酒下肚,脸上又飞起了彩云。话也开始多了起来:“同志,你去过深圳吗?听说和香港差不多吗?”随行的人摇了摇头说:“没有,我也是借了你们的光啊。老实说,我也听说深圳和香港差不多,反正快到了,到了就知道了。”二柱子一听香港,把刚才的烦心事都忘了,他频频地举起酒说:“香港,那可是外国啊。听说香港的女人不穿衣服啊。哈哈。。。”他粗俗的话和爽朗地笑,让周围的气氛一下子活跃起来。上铺的的广东人用不标准的普通话说:“看样子,你们是 第一次来深圳了,现在的深圳不得了了,发财的机会多的是,和香港一样遍地的黄金了。”“遍地的黄金?那我得多捡几块。”二柱子略带醉意的认真的说。他的话引得大家一阵大笑。“笑啥啊,不是他说的吗?遍地是黄金,那你要不捡不是傻瓜吗?”大家笑得更欢了。红秀也哈哈地笑了起来说:“那是指机会,你个土老冒。”二柱子自己也笑了起来,嘴角的花生沫飞溅起来。“我就是逗大伙乐和,你以为我真不知道啊。”二柱子继续喝着酒,却不在说话了,眼睛看着窗外,迷人的南国景色,深深地吸引着他,虽然他在大山里长大,满眼都是绿色,可是南国的绿色比起北方要娇嫩的多。快要到深圳的时候,天下起了雨,二柱子把手伸出窗外,他感觉这雨是暖暖的,打在手上柔柔的。站外停车的时候,他冒着雨下了车,他闻到雨丝里夹杂着浓浓的花香。他深吸了一口气,甜甜的感觉入了心中。当火车拉响了启动的笛声,他才匆匆地上了车。

 

   深圳到了,等待他们的是个崭新的生活。对于他们来说,新鲜的世界,物欲的诱惑,才刚刚开始。出了站,在站台的出口处,两个人举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欢迎东北来的张二柱先生’。红秀一眼就看见了,两个人把他们的行李拿着,就往外走,二柱子紧紧地抓住那口袋松子,跟着来到了一辆大汽车旁,他后来才知道那辆车的名字‘奔驰’。满眼的灯红酒绿,闪烁地巨幅广告牌,满街地外国汽车足实让他们眼花缭乱。来接的两个人说,先送他们去宾馆,柱子的大爷由于台湾的企业有重要的会议,经香港回台湾了。大约得一周的时间才能回来。让他们先住下,玩几天。二柱子本来以为今天就能见到的大爷,还回了台湾,他本就紧张的心有了些放松。“反正也来了,玩就玩呗。”二柱子心里想。“北京我都去了,还怕深圳,我倒要看看,遍地的黄金在哪。”

 

                      (原创作品,严禁转载,违者必究。)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422108/20410096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