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鄱阳湖文学 > 第4期 > 父亲•苦瓜/文 江初昕

父亲•苦瓜/文 江初昕

[更新时间]2015-01-15 14:08:46 [字数]1118[作者]芗溪明然
   苦瓜是盛夏时节的一道蔬菜,长得青翠碧绿,表面有凸出肉刺。夏季的蔬菜都没有娇气,苦瓜也一样。倘若搭了架子,生命力极强的苦瓜像是得到了恩宠似的,把那翠绿如滴的新鲜苦瓜吊满了下来,这满架的瓜藤还能为给人们带来一抹绿荫,一丝凉意。

看到浑身肉刺的苦瓜,不由会联想起父亲满脸沧桑的皱纹和饱经苦难的人生。

爷爷被国民党抓去当壮丁,在部队里的时候抽上了鸦片,后潜逃回乡,变卖了家里的所有财产。就这样,一个原本殷实的家被爷爷折腾得一败涂地。父亲13岁那年,爷爷就用借来的三升大米打发我父亲外出闯荡。临行前,爷爷指着村口的那湾绿森森的深潭,对父亲说,如果在外头混不出一个名堂来,那你就往这潭里跳好了。弱少的父亲眼里嵌着泪珠,掇了掇肩上的米袋,头也不回就走了。一个不谙世事的13岁孩子,就这样用他自己的双脚,泥泞而又踏实地走出一条属于他自己的人生之旅。父亲先后当过学徒、店员、贩卖百货,走南闯北,踏遍了千山万水。解放初期,才应召入矿当上了一名矿工,结束了颠沛流离,飘泊不定的萍踪生涯。

每年的暑假,都是在父亲的单位上度过的。父亲所在的单位是一个中型矿山,矿上的矿工们与父亲的命运相似,在艰难的命运面前养成了乐天喜地、爽朗可亲的性格。盛夏时节,感触最深的是矿工住处的房前屋后都密密地种满了苦瓜这种蔬菜。原来,他们也同我父亲一样,习惯于那种涩涩的清苦。在每一餐的菜肴中,都有父亲亲手爆炒的苦瓜,盛在盘子里,新嫩无比,秀色可餐。父亲又是一个贪杯之人呷着劣质的谷洒,和着一撮清涩的苦瓜,那是怎样的一种滋味呢!母亲总喟然感慨,饱尝人间沧桑之苦,还要吃这难以下咽的苦瓜,真是不知苦滋味呀!父亲刚不以为然,转过头来风趣矜持地向我说:“吃得苦中苦,方能做得人上人啊。”我从父亲意味深长的话语里,略略地读懂了父亲困苦乐观的一生。

从风雨中披荆崭棘走过来的人,就从不被命运的多舛和苛刻所压倒,就像经历过惊涛骇浪的水手,有大海一般的心胸和乐观。父亲经常怂恿我吃苦瓜,并笑着对我说:“苦瓜是好东西,常吃它,能清热解毒,连你满身的痱子和疖子也将消失殆尽。”深受热毒之苦的我,从容地夹起一撮,稍咀嚼,就哇地一声全吐了出来,父亲爽朗地笑了一个前翻后仰,我尴尬不已。

父亲探亲回家,捎回了几粒苦瓜籽,母亲把它种在菜园里,一年后,乡里人竞相裁种,很快成了夏季菜园里的主角。写信给父亲,他很高兴,在回执的信中这样写道:“苦瓜不是因其苦而与从不同,而是其苦更显出了它的平凡。”并叫我慢慢地学着吃。

现在我终于习惯了吃苦瓜。上菜市场总爱买上两条,回家切碎,用盐腌制片刻,佐以豆豉爆炒并出锅。虽然渐渐熟悉了那股清涩的苦味,但这在生活中不过是只是浅尝辄止罢了。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417149/78724580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