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鄱阳湖文学 > 第4期 > 梦中的鄱湖/文 江初昕

梦中的鄱湖/文 江初昕

[更新时间]2015-01-15 14:07:53 [字数]2303[作者]芗溪明然

第一次听庞龙的《梦回鄱阳》是在我妻子的老家。岳母村庄刚组建了腰鼓队,他们用优盘拷下这首歌曲,插入DVD播放机UBS插口中,优雅的乐曲就蔓延开来。第一次听到这悠扬的歌曲我就喜欢上了,我当时真的不知走红歌唱家庞龙怎么和鄱阳联系在一起,这首歌曲又是怎么创作出来的?但中国第一大淡水湖在教科书里就已经众人皆知的了。

饶河水系是江西境内五大水系之一。妻子的故乡就在饶河边,河边是一条蔓延数十公里的圩堤。原来是一片沼泽河滩,五十年代,大家从河里挑河泥筑起了一道围堰,开垦了良田,成立了鄱阳饶丰垦殖场。这里泥土厚实,丰腴肥沃,庄稼长得油光发绿,再加上门前的那条流淌不息的河流,真正是名副其实的鱼米之乡。

先辈们用帆篷、桨橹或水乡人特有的糙脚板,拉着纤绳,向西进县城入鄱阳湖走南昌,长江沿线;向东鹰潭、上饶各地。进入现代文明以后,那一艘艘装置蒸汽机或柴油机的拖轮,用一条钢索拉着长长的一串驳船从这条小河中扬长而过,给这一带农民带来了新鲜奇异的生活感受。每见到轮船的到来,在河边嬉戏的乡下娃便发出一阵阵欢叫:噫嗬嗬,噫嗬嗬……来自四面八方的船员,虽然听不懂这浓郁淳厚的乡音为何腔何调,但显然听懂了这是对他们的欢迎。于是,他们有时摇着小旗或取下帽子,向岸上的人群挥手致意,有时“呜”一声悠长的汽笛表示回应。于是,原先静谧的村庄,又多了一分灵动,多了一分喧闹。

夏天可以在河中游泳,潜水下去三、四米深,脚板便会触到半圆型的河槽,硬滑滑的,且感觉到水在缓缓地流动。那些不安分的小鱼小虾,便围在我们的腿脚上一阵“亲吻”,那刺痒痒的感觉也是一种不常见的惬意。洪水期间,水漫圩堤,白茫茫的一片望不见尽头。小河成了鄱阳湖的一部分,顺水而来的鱼虾随之进入了小河的怀抱。贪恋小河中肥水的鱼虾,后来自然成了我们盘中的美味。每到旧历年末,各家各户都准备了一张捕大放小的大眼渔网。集体捕鱼的时候,五更响锣,天刚亮大家把渔网联起来,二十或三十家一组,一字儿排下去。河中,渔船穿梭,布阵撒网;岸上,两边列队,双手拉网。一阵阵“噫嗬嗬,撒网捕鱼喽!”高亢激越,此起彼落,把隆冬的严寒驱赶得无影无踪。这群体发出的欢叫,也把“年”的气氛搞得越来越浓了。每见到入网的鱼儿活蹦乱跳,大家就会不由自主地发出“鲤鱼跳龙门呐,噫嗬嗬,噫嗬嗬……”忙碌了一年的农民这时开始沉醉在丰收的喜悦之中。以前,饶河水清澈透亮,波光粼粼,河里产一种浑身透明细小寸长的银鱼,色泽如银,营养丰富,堪称河鲜之首。银鱼的营养价值极高,是滋补佳品,也成了当地名副其实的土特产品。

人类择水而居,千百年来,这条小河养育了我们的祖祖辈辈,滋养了祖先的灵魂。在日夜不息潺潺的流水声中,生劳作、生活、娱乐,这里创造了独具地方特色的戏曲——饶河戏。饶河戏的广大舞台是农村和城镇,观众对象既有农民、手工业者,更有瓷业工人,一开始便深受广大劳动人民喜爱。从清朝乾隆时代起,乡间看戏之习蔚然成凤。酬神、开谱、做寿、婚庆以及开赌设场、重修庙宇、扫除瘟疫、庙会、祈祷平,甚至包括违背乡规民约、宗族家规受罚,都要请戏。看饶河戏几乎渗透到鄱阳人生活中所有的方方面面。随着鄱阳商业的进一步发达,各地商帮纷纷在鄱阳兴建会馆,加上城乡宗族祠堂规模的扩大,饶河戏不仅加惟广和普及,也走进了茶园、剧场(多以会馆和祠堂兼)。不论春夏秋冬,一年四季,演期多则十天半月,少则三、五天不等,通宵达旦,长演不衰。专业性的长班、业余的太子班和自由组合只唱不演的“串堂班”,雨后春笋般在鄱阳大地上涌现,以至在民间流传着这样一句俚语:“三天不着饶河戏,心中发闷人无力。喉头发痒就想哼,唱过之后来力气。”闲暇之余,哼上几句戏词,昂扬顿挫之际,那是最过瘾的。

中国的先哲们早就提出了“上善若水”、“智者乐水”的哲学思考,“噫嗬嗬”是祖辈传下来约定俗成的乡音,是湖区特有的民风,是一种欢乐情感的发酵剂。它与这条小河有着剪不断的情结。自从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后,这条小河被改湖造田的圩堤拦腰阻断,人们就很少听到“噫嗬嗬”的群体欢叫声了。30多年过去,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可小河就不是那个小河了。岁月无情地遮蔽了它昔日的美丽与从容。它的上游因泥沙淤积,只能勉强行小船,被阻断的下游,“活水”变成“死水”,“死水”变成“浑水”,“浑水”变成“无水”!每到冬季少雨时节,它干涸了。小河两岸的几十个大小湖泊,原是越冬候鸟天鹅、大雁、白鹤、黑鹳……的乐园,现在统统成了稻田。来来往往的白帆、拉船的纤夫、对艚大船上的船夫船妇不见了,丰水期间躺在水中的远山的海市蜃楼的景象,也从人们开阔的视野中永远消失。希腊哲学始祖泰勒斯给人类留下的第一哲学命题是,水是万物的本源!我们先辈也留下了诸多关于“塞”与“疏”,“堵”与“导”的教训。既然水与人类的生命及情感息息相关,难道我们就不应该对水怀有一份敬畏么?

好在如今,农村的景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铺设了水泥路,通了自来水,建设垃圾回收站。除此之外,还建立了农家文化站,看书、跳舞、健身。

“饶河戏里谁唱谁和/吟诵那段传说/梦回鄱阳/我们梦回鄱阳/让那小舟划动着清波/听渔米之乡的心得……”庞龙那悠扬歌曲在尽情挥洒,如水般的在我心头划过,那是多么的动听,多么的富饶的一片情景呀——

 

 

       江初昕,1971年生,曾在省市级报刊杂志发表作品200余篇(首),九江市作协会员。创作认为:传统是平实,朴素的。在现实与理想当中游离、沉淀、思考。用沿脉的精髓突围传统,寻找感性的认识。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417149/649625149.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