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鄱阳湖文学 > 第4期 > 我的中秋月饼 /文 林寒冰

我的中秋月饼 /文 林寒冰

[更新时间]2015-01-15 14:06:07 [字数]1530[作者]芗溪明然
 距中秋还有一月之遥,饼店、商场的货架上早已迫不及待地摆满了浓妆艳抹的月饼,双黄、莲蓉、豆沙……品种多得令人眼花缭乱,然价格也高的离谱。即使是水果味的迷你月饼,极小的一枚,尚且要几元,至于那华丽包装的大月饼,就更不用说了。这些月饼之所以抢先上市,无非是图个好身价。但却让人对中秋的期待减弱了八九分,成为甜蜜的负担。
       幼年时,村东头的婶婶家有一棵大如冠盖的老桂树。当满村的空气都洋溢着浓浓的桂花香时。大家便微笑着说中秋快到了。婶婶拿几只大的晒匾,摆在树下,央调皮善爬树的男孩子上树去摇桂花。随着树枝的颤动,金黄的桂花如细碎的雨点般纷纷飘落。不久,这些桂花便带着我们无限的想象送进了糕点铺子。
       节前半月,月饼终于买回来了。用牛皮纸包着,纸绳扎着,讲究的还放一小块红纸在上头。牛皮纸油汪汪的,放在桌上,桌面也跟着香了起来。这饼照例是要送出去的,我们只能凑近使劲地嗅,似乎这样香气可以留在鼻端更久。吃的饼是旁的亲戚送来的。那时小姑姑家很困难,从不买月饼,单等着人家送来再原样送回去。父亲怜惜自己的妹妹,遣我哥又送回去,表哥又送回来。如是几次过后,月饼都长了绿毛。父亲为此很是心酸了一阵子。
       我们是不管大人的辛酸,掰着指头算算还有几夜的盼头。终于到了月圆之夜,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那夜的月亮比其他时的月亮要亮得多也美的多。母亲搬出一方小桌子放在屋外的水泥地上,桌上供着月饼和茶水。我们眼巴巴地瞅着桌上的月饼。那块大如圆盆的月饼叫感酥,上面点缀着红的绿的什锦丝,散发着桂花的清香与冰糖的甜味;小的叫葱酥,壳儿又薄又脆,大约是放了香葱吧,另有一番别样的香味;还有发饼,没有馅儿,但饼上缀有密密麻麻的白芝麻粒子。我们用手指蘸着月饼上掉下来的碎末子,放在舌尖上,让它细细的化掉。
      父亲拿着菜刀过来了,将大的感酥切成一块块小扇形,先递一块给祖父,我们就可以动手领自己的那一块儿。虽然父亲切的时候,早已在心里盘算着哪块最大,但得到“赦令”之后,还是抢了离自己最近的一块。不敢吃太快,一小口一小口地慢慢啃着,还得用手小心翼翼地接着饼渣。不然祖父就不理会我们的皱眉头,又开始了“就是掉在茅厕板上也要给我拈起来吃”的勤俭教育。吃完了感酥,可以再领一枚葱酥,发饼是不限的。吃完饼,牛皮纸也被瓜分殆尽,放在卧室,那一夜梦也是香甜的。
       我喜欢把牛皮纸夹在课本中,许多同学也是这样做的。纸张也变香了,满教室都是月饼的香气,老师也只是吸吸鼻子,谑一句馋猫就算了。只是有一回,晨起时发现老鼠把油腻的地方啃了个窟窿。从此不再夹牛皮纸了。但那股淡淡的香气却一直萦绕在我的周围。
       六岁的女儿并不爱吃月饼,嫌太甜腻。我也觉得月饼的滋味大不如前。其实我何尝不知道,现今的月饼在配料做工方面,比原来好得多。细想吃月饼吃的原不过是一种心情,期待地越久越香醇,容易得来的东西自然品不出那一种味道。人生何尝不是如此呢?
 
林寒冰:原名蔡凌燕,曾用笔名小白菜。1979年8月生,九江市庐山区人,中学教师。喜欢阅读,闲时写些文字自娱。作品散见于《中国教师报》《中国电视报》《江西工人报》《光华时报》《东楚晚报》《桂林晚报》《长江周刊》等报纸副刊。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417149/54249481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