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鄱阳湖文学 > 第4期 > 村庄最后的守望者/文 林寒冰

村庄最后的守望者/文 林寒冰

[更新时间]2015-01-15 14:06:45 [字数]3441[作者]芗溪明然
“星子,火炉、烟囱加起来总共几多钱?”旺发叔问道。冬天快到了,他们家打算架一个新火炉取暖。
     “拿……拿……拿一百块钱吧。”星子一边忙活着手里的活计,一边结结巴巴地说道。打小,星子就是个急子(当地称呼口吃的人),长大也没见好转。
    “你个憨巴崽,再少本都收不回来,赚么事钱呐。呶,一百二十块。记着,以后一定要计算成本,不然就是赔本的买卖。”旺发叔摇着头叹息。
     星子伸出脏兮兮的手接过钱,脸上惭愧而不安:“旺……旺……旺发叔,你又不是不晓得。我……我……我算术不好。”星子脑子笨,一年级念了五回,二年级读了两年,看着与自己同龄的人初中快毕业了,自己还鹤立鸡群般的跟着一群拖鼻涕的小孩费力地学着加减乘除,星子退了学。
    这间几平米的敲白铁小店,实在简陋不堪。堆满了敲好的火炉、烟囱、水桶什么的,早挤得放不下一张单人小床。就算放得下又如何呢?四面钻风又漏雨,住不得人的。  深秋的夜晚来得格外早。才三点钟星子就关了店门,急急得往家赶,早上出门时老婆叫他早点回,回去还有好多事要做呢。
    星子脑海里浮现出老婆那哀怨的眼神,心不由得揪紧了。老婆身体不好,黄皮寡瘦的,整天打不起精神。婚后五年,怀了三次都流产了。医生嘱咐说再开怀的话一定要躺在床上静养。所以老婆只好呆在床上,深怕有个闪失。偏偏星子娘腊梅婶是个嘴碎的寡妇,她看不惯星子老婆白天睡在床上,说她好吃懒做。为此星子老婆背地里淌眼抹泪地让星子心疼得不得了。星子很生气,自家穷的一清二白,好不容易讨个老婆,虽说病歪歪的,好歹老丈人只要了两千块彩礼钱,不然的话还要打一辈子光棍。兄弟亮子倒是比自己长得登样,又不结巴,还不是三十多了光棍一条,人要知足嘛。
       紧走慢走,弯弯曲曲的山路上出现了两个人影。不用猜也知道是独眼龙和他那个痴子老婆。村子里原先红红火火的,差不多有百十户人家。后来一窝蜂地搬迁走了,离开了这兴旺了几百年的家族发源地。是啊,谁愿意留守在这山旮旯里呢,国道边方便又热闹。星子要有能耐,也早走了。
山路太寂寞了,独眼龙看见星子便很热情地打招呼。聊着聊着便聊到了孩子身上,独眼龙说:“星子,要再不行,我把女儿抱给你,好歹有个血脉亲。”星子心里鄙夷道,还不晓得又是一个傻子啵。我才不要呢,我自己会生。独眼龙去年将女儿以一万块钱的价格卖给了别人。人家一打听,父母是这样的,又送了回来。星子嘴上应道:“不……不……不急,再等两年看。”
       独眼龙怀里的女儿突然哭了,他嚷嚷道:“讨人嫌的东西,你怎么就不投个男胎呢?老子老了,哪个来养呢?”星子说:“女……女……女儿好,女儿容易嫁人家。要是男的,像我们,活……活……活得比人家差,不是滋味呀。”独眼龙笑道:“这倒是谷子儿话,实实在在,我也是这么想的,不然早丢了。娶这么个糊涂老婆,只会生不会养,害得老子又当爹又当娘。”星子奚落道:“算……算……算了吧,还挑么事,你这个老婆又没花钱。”独眼龙得意的笑道:“是捡了个大便宜,她就一个老不死的婆婆,我不讨来做老婆,她以后要饿死。跟了我,算她有福气。”
       星子不愿意说了,火急火燎地先走了。快到家走累了,他在岭上停下来歇息。深秋的夕阳像贫血的病人,红的有点黄惨惨的。几十户楼房还有土坯房在夕阳的余晖中萧瑟地静默着。整个村庄远远望去荒草没膝,田塍也湮没了,就像《聊斋》里的坟冢堆,不见一丝活气。
       到家星子赶到卧室看老婆,老婆一见星子回来了,眼泪汪汪的:“日里没人陪我说说话,我心里好烦。”星子还没开口,堂屋里腊梅婶那尖利的像刀片一样的声音便刮过来了:“真是娶了媳妇忘了娘,老娘累了一天,端茶递水地伺候你媳妇,也没见你有句人话先说给我听听。”
       星子不想与娘拌嘴,恳求道:“姆……姆妈,你就少说两句吧。她不是为你怀了孙子嘛。你……你……你就当是照顾孙子吧。”“嗬,生个仔这么麻烦,我当年生你们姊妹六个,跟猪婆下儿一样容易。哪像她光会生软壳蛋。”
       星子看见媳妇抽抽嗒嗒的,火一下冒上来了,冲着腊梅婶叫道:“有……有……有本事,你给我娶一个好媳妇呀,人家做爹娘的,哪……拿……哪个不是为崽盖房子,出彩礼,你又做了么事?”腊梅婶没想到一向温顺懦弱的儿子也会发火,怔住了,赶紧自己找台阶下:“我去做夜饭你们吃,你给菜园挑两担粪总可以吧。”
      星子安慰了老婆几句,闷着头去菜园干活,地里被野猪拱的一片狼藉。星子恨恨地想,人走了连野猪都来欺负人,弄得红薯花生都不能种。家里收成是一年比一年差了。
       冬香婶正带着两岁多的孙子在外面玩。冬香婶家条件很好,旺财叔在外做工头,儿子媳妇在外打工。本来他们一家人也早就可以搬出去了,但旺财叔不肯。因为冬香婶是个风流女人,年轻时和本家的两个同辈兄弟有一腿。旺财叔在外头有情妇,一年难得回来一次,就把冬香婶丢在老家看孩子,也是为了提防她。冬香婶四十多了,还风韵犹存,她和星子说话,星子有一搭没一搭地答应着。从心底里,他觉得她可怜又可嫌。他不好不搭理人家,偌大的一个村庄,空荡荡的,只剩下四户人家。好歹日里她也能串会子门,陪老婆说说话解解闷。
       天黑了,星子回家。腊梅婶已经把星子买的一斤肉炖好了,简陋的平房内飘着鲜美的肉香味。星子闷着头,拿一个蓝花瓷碗盛了大半碗肉汤,再反扣一只碗在上面,小心地端着往外走。腊梅婶恨恨地骂道:“又不是你亲婆婆,费力巴沙地去讨好她做么事?”
      星子不回答,往金花婆婆家走去。她正在灶台前吃着炒剩饭,小半截蜡烛发出微弱的光,映照着老人佝偻的身子就像半弯的弓,随时都会折断。星子心里一酸,说:“婆……婆……,我给你送碗汤来了。”金花婆婆叹着气说:“星子,你莫送了,你姆妈骂人,你的心意我领了。”星子说:“莫……莫……莫理她,我……我……我不管你哪个管你。”金花婆婆撩起衣襟擦着泪花,看着星子将汤倒在剩饭里泡着。她用青筋暴出的双手紧紧拉着星子不放:“星子,我的好星子,好人长寿啊。婆婆实在没有什么回报你的,你把我手上的这对银镯子给你媳妇吧。可怜她跟了你也没什么首饰。”星子生气地说:“婆……婆……你说什么呢?我……我……我哪是图你么事啊?”
      归家的路上,嗖嗖的冷风袭过来,星子打了个寒噤,愤愤得想:都走了,都走了,孤寡老人没人管了。他依稀记得原先像金花婆婆这样的人是吃五保的,唉,现在谁会问事呢?
      吃罢饭,星子陪母亲说了会话。晚上夫妻俩守着姐姐家淘汰的一台旧彩电看些人家的家长里短。可供选择的频道太少,星子说:“等……等生了娃,攒了钱,我……我去买一个锅来看电视,有……有好多台呢。”星子老婆幸福地笑了。
       电视节目突然磁的一下没了,房间里漆黑一片。星子摸黑脱了衣服,对正在抱怨连天的腊梅婶喊道:“明……明天我去找人修线路。”腊梅婶说:“唉,这里真成了鸟不生蛋的地方,么事都没人问。”
       星子躺在床上,一边陪着老婆说话解闷,一边脑子里不停地转悠:天凉了,明天的生意该好些了吧。该花钱的地方太多了,马上又要过年,唉……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417149/154440802.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