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鄱阳湖文学 > 第4期 > 避风处的怀想/文 李婺

避风处的怀想/文 李婺

[更新时间]2015-01-15 14:07:14 [字数]1857[作者]芗溪明然

我站在小楼的露台上。远处是山影,更远处是粼粼的湖水。

小楼座落在松林深处,红色的屋顶,青石条的墙壁,木头的栏杆,浅浅的苔痕沿着石楞印上屋脊。山坡上粉红透白的海棠花与青黛的小楼默默对立。阳光从林梢漏下来,洒在台阶上。

我倚着栏杆,飞鸟掠过后,松林越发寂静。这份寂静让我开始眺望,我的目光从松林移到石崖,又转到更远的山与湖,直到天尽头。

很久没有触摸寂静,很久没能眺望。

如曾有过,那是在一座铁桥之上。

日头西斜,黄河水浊。阳光偶尔从云层里射出,又被自东南而来的云朵遮住,大河蜿蜒,在一片桔黄的暖色调中缓缓流逝。

那个男人静静坐在岸边,我不知道他坐了多久,我是站在第五个桥墩处看到他的。那天我在桥上漫步,边走边接近大河的心脏,不经意中看见他坐在河边,像一座雕像。他的身影在夕阳的照耀下被镀上了一圈淡淡的光华。我静静站定了看着他,河水几乎停止了流动。坐得久了,他会用右手拨弄脚下的黄土,突然他将手送到唇边,我站在远远的桥上,看不清他手指的动作,可我分明感觉到,他是在品尝。他将一粒泥土送进嘴中,细细品尝。千米之外的我看不清他的动作,却一意认为他是在品尝泥土。我被自己吓了一跳,努力甩掉这不近人情的想法,可是偏又不能。我几能体味到那粒黄土的砂质,粗糙,接触舌尖的钝,有一丝咸涩。

我在铁桥之上静静望着他,风呼呼刮过。

偶尔,他会看向我这边,我的脸颊泛红,认定他是在看我。我确信相隔千米的他,仍能看清我的眼神,我的唇形,我的毛孔。我不知道,这种陌生而遥远的心灵相通是不是我的自以为是,我在桥之上,而他在桥之下,相隔千米。突然,他缓缓站起身,并抬起右手,举过头顶,对着我招起来手来,一下,二下,三下,手臂晃动的幅度越来越大,却保持初始的缓慢节奏,每一下都配合着我的心跳。他的手臂像在空中飞翔的翅。我松开握在桥栏上的左手,试着也像他那样,回应他,对他挥动我的手臂,可是,我的左手却沉重万分,我根本没有气力抬起,更不要说挥动了。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问候,我试着回了一个他不能够看清楚的笑脸。手又放回原处,那仍有我余温的铁质栏杆上。他转身离开了,我没有看清他是如何隐匿的,只是等我的眼睛不再模糊时,已寻不着他。桥上有女人抱着孩子走过,有人在商量晚上的饭食,有人踢着桥栏发出的颤动。

只有我是静止的。

为什么,我没有回应他。以后的岁月里我不停的问自己。

夜了,山风挟着雾气,将整座楼笼罩住,风景渐渐模糊。一轮月升起,将万松林衬得澄明而灵动,每一棵树都有自己的影子。我寻到一张避风处的木椅,这是一处适合怀想的角落。静默中,有人低低的吹起口琴,蕨草般的音乐在小楼内生长,弯曲的触角从马赛克窗格的缝隙中伸出,绕过我的耳朵,坠到草地上。在这里,光阴被冲洗成一张张画面一格格瞬间,我能看到每一簇光的路径,每一片叶子的颤动与露珠的凝结。

我与我的影子邂逅了。

一只小小的白蝶从松间飞来,在我面前的扑着翅转了一个圈又消逝在暗夜。那个坐在黄河边的男人与他挥舞着的手浮现出来。他跨过黄河之水来到长江边,在一座钟灵毓秀的高山之巅,在一处适宜怀想的角落对我挥手,摇摆的手臂幅度越来越大,像只巨大的钟摆,我知道,我不能再迟疑,我晚了太久太久。

伸出了双臂。在这1100米的高度,我终于忘记了我与他隔着千米的距离,将双手紧紧握在一处。

    在这个避风的角落,月光将花朵印到青石的墙上,一阵风过,花影像流动着的河水

 

                                                               (——给庐山大自然国际青年旅舍,一个我喜欢的避风处。人的一生之中,能怀想的不多,如果可以,那么不要错过。)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417149/14730863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