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紫藤树 > 第9期 > 疯子(作者·樱花离乱)

疯子(作者·樱花离乱)

[更新时间]2011-04-13 10:48:14 [字数]3415[作者]傲霜

 

 

 

 

人在不断改变着自己的定位,简单,复杂,平凡,雄心……然而,再简单的东西,你若细究其里,也必不简单,就象我的疯子,我对疯子的不甚了解,是我说不明白的遗憾。


        疯子不复杂。初到我家,眼中有明显的畏惧,这让它显得又可怜又可爱。不过它很快熟悉了四周的环境,也很快进入了它的角色——它是我家中受人宠爱惹人开心的小狗,它的调皮捣蛋表演了它的快乐,也成全了我们的快乐。事实上它没有名字,我只是为了现在记叙的方便给它起了名。“疯子”源于“疯狗”这个词,“疯”据说也是种个性;另一方面,因为中国渊远的文化底蕴,“子”是对有大智的人惯有的尊称,这正符合了我的思想。在我眼里,再平凡的一只小狗,也应该有它独特的智慧,所以有这名字的小狗,必是异类。


        疯子是只白色的狗,需要仔细看,才会发现它身上布满了淡黄色的斑点。这些斑点极淡,我琢磨着它有斑点狗的遗传基因。这点在以后得到了证实——它的骨架高大,在我印象里,斑点狗都是高大壮实的,我私下里认同疯子是与众不同的斑点狗,我偏偏就是喜欢异乎寻常的东西,疯子合了我的脾胃。


        我很少回家,很少和疯子接触,双休日才发现疯子被一条铁链栓住了。母亲告诉我,疯子咬死了一只鸡,它需要付出自由的代价。我同意母亲的观点,同时对疯子付诸了同情,我甚至为它辩护:它本不想咬鸡,开始必定只是和鸡玩耍,然后玩过头了,鸡的过激反应引发了疯子本身具有的兽性------因为狗是由狼训化过来的,狼想必是吃鸡的,和鸡的游戏引发了疯子对这些久远记忆的印证,悲剧就不可避免了。我的这个说法有理论依据,因为疯子咬死鸡后并没有吃掉它,这可以作为它只是“玩”的有力佐证。但是不管如何,咬死鸡总是疯子的不对,这样的处罚也是咎由自取。


        提到了狼,又着实让我不安。想当初的狼,嚎啸于山林,必自在的很,偏偏被人逮到了。人也奇怪,杀就杀了,还会想到圈养它。从狼变狗,是个怎样痛苦的兑变过程啊?!也难为了狼,竟然彻底改变了自己;再往后,人承认了狗,当原来的狼变成狗后,它竟然得到了自由,自由后的狗转过来非常地忠实于人;这不得不让我感慨世事的变幻,和对人言不由衷的佩服。


        我不知道疯子对狼是否有什么印象?失去了自由没影响到疯子的好心情,看到我回家,依然兴奋不已地蹦跳着献乖,很少回家的我回家后最喜欢的事情竟然是喂狗食,疯子对我特别的亲热是直接原因,我总是喜欢很近地观察它,企图着接近它的世界。似乎,它给我最多的是温柔的眼光,简直不是动物的眼光,也难怪人会相信了囚禁的狼。


        我经常感觉不出时间的流逝。时间对一只狗的概念又不同,一晃眼工夫,疯子就成为了一条大狗。母亲告诉我,疯子已经不能放了,放出来野的很,老追鸡鸭,四处闯祸,见到陌生人,叫的特凶狠,简直是可怕,种种迹象表明,疯子只能和铁链为伍了。长时间的囚禁,把它改变的太多了,不再是我家人喜欢的小狗,只有我还是经常陪它玩。疯子一定很寂寞,在我面前它一直不安分,用舌头用爪子在我身上乱舔乱爬,还喜欢用嘴轻轻咬我的手,是那种暖暖湿湿痒痒的感觉,很不爽。疯子明显喜欢这样的表达方式,每每我大方地接受,也被这样的亲昵感染。为此我母亲还责骂过我,无非是狗身上脏得很。但母亲不了解的是我在其中的温情,对一种弱势关爱的温情。我觉得疯子的温情是真实的,真实到了超出我所处环境的人与人之间的温情,这感觉让我有点沮丧,对人情的沮丧,和对我自己冷漠的沮丧。


        偶尔,我会解开疯子,拉着铁链在乡村的路上溜一圈,每次疯子总是兴奋不已,把条铁链绷得紧紧的,让我不得不一阵猛跑;我也试着放开过我手中的链条,这时的疯子如脱缰的野马,在田间纵横来去,它的舌头伸的老长,那激动的样子一时把我感染的不轻,犹如在看我的孩子在撒欢。


        我依然难得回家。长大的疯子出奇地瘦,一看到我,一如既往地欢蹦乱跳。当我抚弄它的头颅时,它温顺的眼中有依赖的光芒,我真的不懂它的想法,好象什么都是我的猜测,除了食物,我也想不出我还可以给一只狗什么东西。我喜欢看疯子吃东西,它的脚交错分开,那脚看起来精瘦有力,紧紧抓在地上,就感觉出了一种蓄势。这让我多少想到狼,狼的蓄势。因为瘦的过份,肚子上的肋骨清晰可辨,毛皮随着食物的吞咽在肋骨上滚动,咬骨头时“嚓嚓”有声,嘴张得很大,露出了尖利的牙齿。在这一刻,疯子才真正显示了兽类的一面,贪婪和凶残,这正是我所欣赏的野性。


        我不知道疯子是否快乐?或者它的快乐有多少?在不到2米的链条间,锁住的又是个什么世界?有次,我看到它舒服地躺在阳光下的水泥地上,添着它的阳具-----疯子已经成年了,疯子是孤独的,疯子还需要很多,于是我给了它自由。那天有只雄性黑狗走过,长的比疯子壮实多了。它们很不友好地对峙着,一转眼就对上了,同时发出恐怖的低吼,彼此又撕又咬。半分钟,就半分钟,黑狗呜咽而逃,疯子一动不动,静静地看着对方的离去。狗的世界,我怎么去懂?我还是把疯子拴住了,因为它的不确定让我不安,天知道自由的疯子会帮我惹什么祸出来。拴住它,可能是最安全的选择。


        拴疯子时很不顺利。它知道铁链于它意味着什么,挣扎着不配合不情愿,并且咬我的手,当然是轻轻的、象征性的,让我费了好大的劲。最后,它可怜巴巴地看我,摇着尾巴,------但是,据说狼是不会摇尾巴的。我也知道,它若真不想被我拴住,我是拿它没辙的,疯子在这样有所保留的挣扎背后,有的是心甘情愿地对自己努力的放弃,这样放弃意味着的东西,也是我所不能理解的东西之一。


        这段时间忙了点,隔了好久才回家,一回家我习惯性地直接看疯子,好象我对疯子有什么情结似的,爱或者同情。可那里只余了条链条。母亲告诉我,疯子逃了两天了。


        我很为疯子担心,我不知道它会遭到什么厄运,外面的世界真的复杂得很,还远不是一条狗所能应付的了的。我也想象了一下自由的疯子,想它如何狂飙在风中的旷野;想,自由也许是兽类最主要的内容;我把疯子看得不复杂不能证明它简单,它是狗但是也不能说它不是兽类------虽然在这之前,它有了太多不自由,一直以来,我都把疯子看成兽类,若我这般的兽类。我不知道是应该为它高兴还是忧伤。并且,我有太多来不及对疯子的明了,让我遗憾。


        我只在自私地遗憾,疯子怎样看待在我家的日子?我却没认真想过。包括疯子离开时是否有过留恋?恨或者爱过?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疯子决定离开?疯子会不会回来?疯子甚至从来没表示过它的方向,我对疯子更多的遗憾来自于我这样对它的过程中,对错之间的辨析。


        在我清晰的思念里,我在想,很多事情,穷我们一生也难以明白。真的,就算是一条狗,也一样,不纯粹是简单的狗或者与狼相近的动物。除非,你从来没认真过。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354722/43694956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