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紫藤树 > 第9期 > 朔春三叠(雪莲花)

朔春三叠(雪莲花)

[更新时间]2011-04-03 22:19:38 [字数]4500[作者]紫藤树

 

 


 

一、春望

 

       冬真的好赖皮,春都签到不少时日了,它却丝毫没有要让位的意思。反而使出了撒泼的招数,把雪一扬就是好几个三五天,硬是让一场奇寒侵略到春天里,太不象话。

 

       春静默着,冷眼看冬的卷雪重来。许是怜了雪,和煦的阳光也被春勒令撤退,就这么十面埋伏地与冬耗着,大有看你横行到几时的不屑之势。

 

       冬的最后挣扎多少有点肆虐,雪到之处,封山掩路。就这样小城被围,进不来也出不去。感觉自己亦被软禁在了这片世外雪园。空前的寂寥,覆盖在大好的春天里,也就不难理解韩愈当年被贬时何以会生出“雪拥蓝关马不前”的悲凉。

 

       要命的是,到谁家(好友空间)谁们都张扬着桃红柳绿,草长莺飞也就理所当然的此起彼伏。更有甚者,把那些青碧绿翠黄鲜红艳美美地晒了出来,诱使我看了再看后赶紧逃也似的离开----谁叫咱是雪域呢,却被春忘得一干二净。瞅着天空至今还飘着的东东,不仅黯然:莫非当真要飞雪千年?春风啊,可不可以,也早些度过玉门关啊!

 

       好在隔三差五的节,无视冬春交替的设防,欢天喜地地横越而来。阳春三月,藏族人也过年了。尽管还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可他们的心,早已春潮澎湃;他们的脸,一张比一张灿烂。一场盛装翩跹,环叮当的节日,把纯粹的欢乐放飞在无尽的希望里。山不再高,路不再远,雪不再厚,天不再冷。仿佛看见雪莲花次第绽开,藏布江汹涌澎湃!

 

       原来春,一直在心头。无所谓料峭,无所谓寂寥,无所谓早晚。就像心里的雪莲花,只要愿意,即可盛开。

 

        时至三八节,春天的脚步正向雪山走来。亲爱的姐妹们,别让岁月的风吹皱你对春天的向望,迎着新春的阳光展开你孔雀般的美丽吧,节日快乐!

 

      心在,春便在。

 

二、春伤

 

 就在昨天,天空还飘着三月的雪。

 

 直到看见隔壁太阳灶上腾腾直冒的水汽,才感觉连日的阴霾正式跟阳光作别了。

 

      长长地吁口气,伸伸懒腰,春天里,晴暖是多么好啊。

 

      不奢望花朵在眼前竞相妖娆的样子,一米阳光也折射着整个春天——没有什么比空气中弥漫着的柔媚和温暖更让人舒适的了。

 

      可是为何,阔别的阳光会如此的刺眼?

 

      散漫的思绪,在阳光下幻化成一纸浅伤,仿佛那些风,凌乱地吹着花。除却残雪,杨柳岸、小桥边,忽然就看见你甜蜜的笑脸。

 

      小姐姐只大我一岁。从小一起疯,一起上学,一起长大,一起嫁人,一起做事。

 

      阳春三月,家乡的油菜花金灿灿一片。小姐姐总是牵了我的手,飞入菜花追逐那些翩翩的彩蝶。或是采了各色山花,编织成美丽的花环,我一个,她一个,戴上后漫山遍野的飞入花丛……

 

                    

那些美丽和充满温馨童趣的画面嘎然定格,已然永恒。

 

也许春天确是万物生长的季节,包括疼,包括痛。

 

       好多好多的话想对小姐姐说,无奈落字成殇,泪墨成河!

 

 

 附:

新藏公路一长途客车坠入山沟致20人遇难

2011031115:40新华网  

   新华网乌鲁木齐311日电(记者贺占军)1110时许,新藏公路发生一起交通事故,一辆载有约40人的长途客运班车滑下路基,坠入山沟。截至记者15时发稿时,这一事故已致20人遇难、11人重伤、5人轻伤,其他人员情况暂不详。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办公厅副主任、新疆应急救援总队副总队长依利·司马义说,事故发生在新疆叶城县至西藏方向(国道219线220余公里处),这辆长途客车隶属西藏羚羊旅客公司。目前,南疆军区、喀什地委和行署、交通、公安等部门正在组织人员进行救援。

正在北京参加全国两会的自治区党委副书记、自治区主席努尔·白克力得知消息后,当即要求自治区相关部门和喀什地委、行署全力以赴组织救援,确保受伤人员生命安全。

截至记者发稿时,救援工作仍在进行,由于当地通讯不畅、救援难度较大,乘客人数暂时无法确定。

国道219线又称新藏公路(新疆喀什叶城-西藏狮泉河),全长1455公里,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公路,途中将翻越5000米以上的5座大山,其中最高海拔路标为6200多米,是几条藏路线上最危险的一条线路。

 

————————————————————

后记: 

 小姐姐两天前从叶城出发,我以为两天后我们就可以重逢了。在翻越海拔4000多米的第一座大山麻扎达板时大客车翻下30多米的山沟,姐及姐夫双双遇难……

 姐是爱美的,也怕黑。采些雪莲花连同这些文字一起送给她,想象她一定很爱很爱很爱……   

 

 

三、春寒

 

都说人间最美三月天。夜,却依旧寒凉。

 

     只影临屏饮夜长。移步西窗,掀开一帘清辉,谁的月,空有皎洁。不知从何时起,悬挂在天边的装饰,渐渐淡出了梦的视野。想是殷红,念是落花,几人还待月?

 

       梦里桃花纷纷落,瞥见闲池阁。陡然,流年斑驳,月色惶惑。轻叹生命的来去匆匆,不过是溅一地残红。人说我不可薰染,其实,我本:零落成泥碾作尘。

 

  也曾,安守天涯,拾尽世人散落的红豆,在三月里,坐看多情破土而出。心向开满花的树,任了裙裾,欢快起舞。

 

     (不知那算不算是一种快乐自在的勇敢呢?)

 

       转瞬,已然沧海桑田。对春的翘首每每沦陷成一场疼痛,待到用尽力气治愈时,春已悄然归去。回首向来萧瑟处,多想,也无风雨总是晴。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我当它是世上最好的慰语。若论修为,只恐那是我永远无法企及的境界。也曾寄语“心若有晴,天天天蓝”来勉励自己,涤荡生活中的那些愁云惨雾。因此,在半城烟雨里,总把阳春白雪,当作是春光乍泄。

 

      然而,世事却无常。故许自己明媚晴朗的同时,偶尔,也放纵自己悲伤成河。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诗人微疼也幸福地呻吟着,因为那不是真的。而我,想要泪落。有些寂静当真永远地消失了,而我的声音再也无法触及。彼时,一个字,一个微笑,已经足够。而此时,已然成为奢侈。多情只有春庭月,犹为离人照落花......

 

        也想,趁了月色,把寒凉摒弃在孤夜里。或者,把伤悲掩埋在春天的明媚里。

 

        然,终于不能。一物一什,足够你念上千遍万遍;一颦一笑,总让你热泪滂沱!

 

        一曲《乱红》,笛泣乐悲。仿似故人跋山涉水迤逦而来,驿路繁红是否相伴,无处不开?抑或,也有梨花如雪?间或,两个黄鹂鸣翠柳?已矣哉,唯见花自飘零水自流……       

                  

     三月,夜寒凉。何处话凄凉!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354722/15143263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