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相亲相爱 > 第3期 > 梨花劫

梨花劫

[更新时间]2009-03-09 00:34:20 [字数]4821[作者]木纹

 

梨  花  劫

 

 

1
又是一个春天。

我坐在一棵桃树下,素白衣衫,独自饮酒。

粉红的花瓣飘落,有一朵落进了我的酒杯里,久久地漂浮着。我看着微润的桃花,突然想起了我深藏在地下的最后一坛梨花酒。桃花开过,梨花就要开了,我也应该把这坛美酒起出来了。

酿酒,是我家世代相传的手艺,但不以此为生,仅作自饮和馈赠所用。梨花酒,则是我的独创,外观是澄清润泽的液体,完整的梨花悬浮于透明的酒液中,味道清香甘醇。这梨花酒只有我一人独享,从不外示与人。

饮梨花酒,当用翡翠杯,我恰好有一对,但我每次只用一只,将另一只斟满放在对面,这一杯是给梨雪妹妹的,可惜自从洒泪离别后,就天涯相隔,再未谋面。

在开窖之前,我做了一个决定。第二天,我带着这最后一坛梨花酒去了都城,去找我的梨雪妹妹。我要让她尝一尝我亲手酿的美酒,我也想好了,不再过多考虑那些世俗的羁绊,只要她还愿意,我就带她一起走,远离红尘,到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做一对知心爱人,终老此生。

一路上,梨花相继开放,就像在迎接我一样,这让我的心里略微有了些欣喜,或许这预示着一个好的开始呢。

路上也听到很多的传说,说的最多的是当朝公主要去西域和亲的事,西域使者已经到了京城,近期就要选定是哪位公主,并迎娶到匈奴。所有的人都议论纷纷,有说可能选长风公主的,也有说可能是桃影公主的,然而提到次数最多的还是梨黛公主。这是皇上最宠爱的一个公主,据说花容月貌,芳华绝代,并且多才多艺,若是妆扮起来十分娇艳,不施脂粉的时候则清丽脱俗,惊为天人,却又偏偏喜欢布衣钗裙,偷偷溜出来玩,偶尔遇到不平之事,就惩恶扬善,常常济危接贫,甚得百姓夸赞。很多人言辞之中,都担心梨黛公主被选中,不愿意这大汉最美丽的女子被送往塞外,过那孤苦的大漠生活,一生不得再见亲人。我听了,虽然也有些不愿,但由于并没有见过梨黛公主,无任何直观印象,况且这皇家之事,也不是我等小民所能干涉的,因而安之若素,不参与任何评论。我只要见到梨雪妹妹就行了,其它无关之事,就由它去吧。

就这样朝行夜宿,当我到达都城的时候,已经有梨花开始凋谢了。一阵风吹过,洁白的花瓣洋洋洒洒地飘下来,就像雪花一样。有一瓣落到了我的手上,我的心中升起无限感慨,时光荏苒,真如白驹过隙,转眼之间,这令我爱怜的花就谢了,而我的梨雪妹妹还不知深隔在哪一处朱门庭院,都城偌大的地方,却不知该从哪里找起。


2
是夜,我坐在院中,看着天上的星星,眼前又浮现出与梨雪妹妹相识的情景……

那年春天,我骑马出城踏青,在一座山上惊见一片梨花林,花朵们正在绽放,芬芳无比,周围一片山野碧绿,更衬出这梨花的雪白,有一种绝世的美丽。我解下所带的酒水,步行入林,边走边饮,即兴作了首《梨花赋》,对着梨花吟诵:

正当忘情之际,忽然听到有人在旁轻笑,声音清脆,是一个女子。转头望去,旁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位女子,一袭白衣,满头长长的黑发,目光纯净,容颜清丽,正掩嘴而笑……我顿觉羞腼,抬脚便走,却又忍不住回头多看了两眼。都说江南女子俊秀,然而气质及得上这一位的,却几乎没见过,即便是有,也藏在深闺无人识吧。

“公子留步……”女子见我要走,出声叫住:“是我唐突了,打扰了公子雅兴,请见谅吧!这满山春色,雪白梨花……却也当的起公子如此一赋了……”说着说着,却又忍不住笑了。

我看着她可爱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小姐谬奖,只不过是胡乱感慨罢了,见笑了!”

她掩了笑意,正色说:“我不懂这些词啊赋啊的,只是听着你念得怪好听的,听着听着就忍不住……”话未说完又笑了,我也只好陪着笑了。

就这样,一边赏花,一边聊了起来,我才发现她精通诗词歌赋,哪里是什么不懂,不过是逗我罢了。如此相谈甚欢,直至夕阳西下,方结伴而归。临告别时,我问她是哪家的小姐,能否还能再相见,她停顿了片刻,莞而一笑:“我叫梨雪,姓白,随父亲经商至此,偷偷出来玩的,至于其它的,随缘吧。”言毕打马而去,转过街脚的时候,我发现有几匹马跟了上去,想是找她的家人了,便一个人落寞而归。

第二日,一个人在家翻阅诗词,却怎么也静不下心来,眼前总是晃动着梨花的影子,总想再看她一眼,再听她清脆的嗓音,不由自主地走出了家门,来到繁华的街上。正走着,看见前面人群扰攘,原来是一个青年公子正拎着一个小混混的耳朵,要他把所偷的钱袋还给旁边哭泣的老婆婆。不防另几个混混从人群里冲出来,大打出手,我看青年公子独力难支,便上前助阵,打退了他们,替老婆婆抢回了钱袋。青年公子看到我,眼睛亮了一下:“公子,难得你侠义之举,既然是同道中人,不若一起喝杯酒去吧。”

我觉得这人很面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却见他冲我一笑,右边那只眼睛眨了一下。我恍然大悟,原来是昨日的梨雪女扮男装变成了今日的俊俏公子,遂上前施礼:“白小……”

她抢过我的话,“对对,白小弟,许久不见,一起喝酒去吧”,然后拉着我走向酒馆,后面有2个人远远地跟上来,却不靠近,应该是暗暗保护的人了,看来,梨雪定当出身于显贵之家了。酒馆落座,梨雪却甚少饮酒,只是与我相谈甚欢,直至其家人来催,方拱手告别,却又约下次日,请我带其游览这江南古城美景,我欣然应允。

如此,梨雪一直在此流连多日,我俩日日相对,吟诗作赋,不由得互生情愫。梨雪为避耳目,一直男装在身,与我称兄道弟,但诗赋中一片女儿情态,袒露无疑。直至有一天,梨雪泪眼婆娑,与我告别:“哥哥,我就要回去了,以后深宅大院,再难出行,虽心念此地,却也无可奈何,也不知能与哥哥再见否,盼哥哥能于梨花盛开之日,到都城梦霞山梨花亭找我,若早些来,或许还可见上一面……”言毕掩面而去,剩下我一个人呆立,像做了一个梦,突然醒了一样。

梨雪走后,我心里空空的,开始试着酿梨花酒,每当想起她的时候,就把一双翡翠杯拿出来,一人独饮,更添愁绪,我盼着夏秋冬赶快过去,春天再来,我就可以去都城找我的梨雪妹妹了,相思入骨,百般难解啊。

想起这些往事,我不由得叹了口气,都说良辰美景奈何人,相逢只堪成一梦,何尝不是如此。


3
第二日,我早早起身,向店主人打听梦霞山的所在,他面露惊讶之色,问我何事要去,我说去访一个老朋友,听说搬去了那里。他才告诉就我在御林苑的旁边,一般人很少去,因为靠近皇家庄园,有时会有所管制,想来你的朋友也是有所官职的了。我淡淡一笑,没有言语。他又摇头说:“这当官也不好,也有没法子的时候,你看皇帝,天下他最大吧,不也照样要把最宠爱的公主送去西域和亲,这人哪……”

我一惊,问道:“已经选定了哪位公主了呢?”

他说:“是啊,匈奴人已上奏皇帝,选中了梨黛公主,皇帝虽不愿意,可不还是要给,听说今天就要下发明诏了。”

我不解的问:“虽说皇帝也有不得已的事情,是梨黛公主命苦,可怎么偏偏选定了她呢?”

“这帮匈奴人早就打听好了,这梨黛公主美名远扬,又是皇帝最宠爱的,就故意选她,这是要割了皇帝的心头肉啊。”店主人摇摇头走了,我的心里也一阵悲凉:公主尚且如此,我的梨雪妹妹又该如何呢?我和她即便能相见,后面又当怎样呢?梨黛,梨雪,2个名字,虽然一个高贵典雅,一个小家碧玉,但毕竟都有一个“梨”,都说“梨”暗合着“离”的意思,如今梨黛公主就要去国离乡,我的梨雪妹妹可千万不要有如此悲凉的命运啊。思量了一阵,我打定了主意,只要梨雪妹妹愿意,我拼了命也要带她走,决不能让她也成为政治或金钱的交易筹码,我要给她最自由的幸福,让她快乐地过一辈子。

我去了梦霞山,并未发现有人看管,或许只有皇家的重大活动时才有人巡查吧。这山上到处都是绽放的梨花,雪白一片,不知为什么,我觉得这梨花白的有点刺眼,心里有点不舒服,却又说不出来什么感觉。我找到了梨花亭,是半山腰的一座亭子,空荡荡的,环顾四周,也并无人烟,不知梨雪妹妹居于何处,我也无从找起,只好在此等待吧。或许上天有眼,能让我和梨雪妹妹在此相见,若无人来,我就一直等着,直到梨花落尽。

三天过去了,梨花的盛开之期即将完结,花瓣大面积地飘飞,洁白冷艳,就像下了一场梨花雪。我的心也随着梨花的凋落一点一点地冷了,朝思暮想的梨雪妹妹还没有来,我不知该怎么办,就这样枯枯的倚着栏杆,泪水不知不觉留了下来,说什么男子大丈不流泪,原来只是未到伤心处啊。

“哥哥,是你吗?”一个声音轻轻响起。

“妹妹?梨雪妹妹!”我欣喜若狂,转头看见了一个在我梦里出现过千万次的身影,果然是梨花妹妹,我忘乎所以的拉起她的手,说不出话。我看见2行眼泪从梨花的脸上流了下来,痴痴的问:“梨雪妹妹,你怎么哭了?!”

她定定的看着我:“哥哥,你也哭了……我等你等了这么久,你终于……来了……”

我帮她拭着脸上的泪水,说:“梨雪妹妹,我日日夜夜都想着你,可不知道怎样才能见到你……”

她幽幽的说:“你终于叫我一声妹妹了,以前你都是叫我白小弟……哥哥,你知道吗,我一直盼着能听你亲口叫我一声妹妹,如今这个愿望实现了,可我又多么想回到以前的时光,跟你在一起,多么自由,多么快乐,哪怕你只能叫我白小弟……”

我急急地说:“以前是你不方便,可我心里一直叫妹妹的,真的,一直一直叫你妹妹的,梨雪妹妹,你看,这是我为你酿的梨花酒,这是我为你雕的梨花翡翠杯……如果你愿意,就跟我走吧,不要再回你那个不自由的家了,我们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安家,我答应你,我要给你一辈子的幸福……”

她泪如雨下,泣不成声:“哥哥,我也想跟你走,过一辈子的幸福生活,可是我走不了啊……生在这种门第,命都不是自己的,哪还有什么幸福可言……哥哥,能再见你一面,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我握着她的手,急切的说:“妹妹,你为什么不能跟我走?不要回家了,现在就跟我走吧,好不好?好不好……”

“哥哥,我不能,不能跟你走啊,十天后我就要到匈奴和亲去了,我就是梨黛公主,我也不姓白,我姓刘……”

梨黛?梨雪原来就是梨黛?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我疯也似地摇着头:“你是梨雪,不是梨黛公主……”

“哥哥,我也希望我是那小门小户的女子,不用担此大任,现在若我不去,必然刀兵又起,百姓流离失所,苦不堪言,哥哥,我不能不去啊。”梨雪的情绪稍微稳定下来:“哥哥,按例,我本当足不出宫门,但所幸父皇疼我,带我出巡,方得遇哥哥,有此一情,我已很是知足了,日后也有个念想,今日是我求了父皇,只说就要远离家乡,心情郁闷,出来散心,才能到此梨花亭,不想竟然还能见到哥哥,上天也算对我不薄了……”

我的心中洋溢着巨大的悲伤,很疼的感觉,令我肝肠寸断,似乎听见了梨雪的话,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听见,直到梨雪把一个香囊放在我的手中:“哥哥,这是我为你做的香囊,里面有我的一缕青丝,你收着吧,以后看见它,就当看见了我一样……”

我泪流满面,抓着梨雪的手不肯放开:“梨雪妹妹,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啊?家国天下的重担为何偏偏要放在你一个女子身上?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大家小姐,可从来没想过你是个……以后,你可怎么办,我又当如何啊?”

梨雪转过身,肩头不停抽动,许久才俯身捡起一瓣梨花,放在我的手心,把我的手指收拢:“哥哥,今日一别,可能今生永无相见之日了,你……你若是遇见好的女子,就早日成家吧,你多保重,我……我走了!”梨雪一狠心,转身离去,我叫着她的名字,在后面追赶,直到被2个侍卫拦住。

当晚,大雨如注,所有的梨花被打落。而我,饮尽了整坛的梨花酒,一夜白头。

十日后,梨黛公主出嫁和亲,所奏音乐中有一曲《梨花赋》,据说是梨黛公主所作,本是欢愉之词,可很多人都说听出了忧伤。

 

(木纹摘自万家热线:http://www.365jia.cn/group/thread/show/id/16326 )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318303/501322.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