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胡杨树 > 第16期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2-10-20 07:25:00 [字数]6509[作者]庐山恋

 

 

 

作者:月上千风

 

 

        给梁雨村的电话被宋华按掉了,如同按掉了黑夜的一袭阳光。


        月光的夜,蝉纱如斯,轻柔流离。


        霓虹沾染夜的时候, 也沾染了宋华忧郁的眼神,停留星空的一偶闪来闪去。


        宋华跟着周行进入日月星酒家大厅,人声鼎沸,叫菜声,说话声,乱糟糟的一片。周行与酒店其中一个人说了几句话,招呼宋华上二楼的雅间,宋华呢,像一个听话的孩子,顺从的跟着周行。


       “103房,就这间。”服务员扬手说道。


       周行与宋华双双进了雅间,一个写着“日月星酒家”装帧精致的菜谱摆在宋华的面前,周行招呼要宋华点,且说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宋华翻弄着菜谱,竟不知道点什么,确切的说心思木然,她不知道周行为什么要这样做,改了往常的凌风傲慢?如果是为了想见孟丹,孟丹今天不在场呀。一半看着一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男子在忙上忙下,一半在看自己的心思浮动,说不清眼前的一切,那一缕光色是属于自己的憩园。


        “周主任,你是我的贵客,还是由你来点吧。”


        “小宋,不要客气,我们不已是好朋友了吗?”


        “是的,但周主任,觉得还是你点的好。”


        “好,那我就点了,你们女人呢,真是爱面子哩。”


        “呵呵。”


        一个多小时的饭局,喝些酒,吃的木讷,对于宋华来说。对于周行呢,他吃的极为家常,拿起那些小蝶小杯的动作老道,熟练,就像在自己家里,而宋华就像是家里早已习惯的女人,也许不是。


        最后一道酸辣肚丝汤,宋华拿起小勺舀了一下又一下,周行干脆把海碗移之宋华跟前,夺过宋华的小勺,他一勺又一勺的舀给了宋华,口里直嚷嚷道:好吃就多吃,别不好意思。


        宋华的确不好意思了。


        周行无视宋华的不好意思,且有点蛮横的霸道。


        孟丹的电话打进来的时候,是周行缠着她去阳光地带K歌城的路上。


        从“日月星酒家”出来,庄秀还在娘家没回来自然没法去,给孩子打电话,嘟嘟响了半天没有人接,宋华隐隐的伤痛,变成了一种绝迹的冰凉,又拿着电话拨了一个固定电话号,她母亲家的电话,母亲在楼下院子里可能陪人闲聊,爸爸手里有手机,但宋华一直不喜欢给爸爸打电话说什么事,宋华成立公司时最忙的那段面对爸爸仍只字没露,这些小小的细节被周行看得尖刻渗透:“一个有剑盾的家,怎么可柔弱?哀怜?”


        周行一步步摸清了云绕自己心里的那些东西。


        他曾经睡过无数女人:三陪小姐,个体商贩主,那些有意要行方便的上门“人情”,周行知道名字的,不知道名字的,多少次云雨扬帆,却从来不是那种粘带香雪雨润的感觉。


        自从见到宋华,他有了一种不自觉的意识,腾腾而呼啦啦的膨胀,一股脑的往外流,周行其实不愿意说出刚刚认识宋华与孟丹做为一个即便的便宜来捡的小思想,人其实有很多卑劣地方,在某些地方总想为自己内心想要的感觉而找各种疯狂的借口欲盖弥彰。他断定了宋华眼里刻定出那份真实的孤独,他才下了一个不是决心的决心:唱歌去。


        宋华把车子掉了头,去接孟丹。


        周行的车子,跟上宋华的车子绕过一条路有一条路,城市的夜色淹没了柳丝柔长的灯光,负压一个灵魂在这座城市的滚动,孟丹,快了,没有你的今晚, 我好冷。


        孟丹就在金马特购物广场一角。


        孟丹开车门的那一刻,周行一个“喂,还认识吧。”孟丹像一只被惊吓的小鹿蹦跳了一下回应周行:“好稀客,你呀。”


        “唱歌去,怎么样,我请你俩的客?”


        “还是让我们宋总请你吧。”


        “我请吧,今天不敲诈你们了。”


        “呵呵,那我可替宋总代受了。”


        “宋华,我提你受礼呢,还不说个谢谢给我?”


        “哼,你来跟着挂花占便宜,不争你谢我就是好的了。”


        “你俩还挺逗的。”


        “哈哈,呵呵。”


        宋华是那个晚上吼歌最强劲的一个。


        周行惊颤的心,涟漪出一连串的惊诧,一个完全真实的宋华, 就在自己的眼前,在孟丹的眼前,在这个不足十几平米的房间,那个冰冷的话筒,那个小小的点歌台,竟能催化出宋华这般的火光蔓延?宋华嘤嘤哭泣的时候,孟丹习惯性的拨通了朱学贵的电话,朱学贵只说了句:“干嘛。”


       “我是孟丹,你在家吧,你过来吧,宋华出事了。”


       “她不是有那个姓梁的,还用得着我?”


       “滚,不和你这般畜生的人说话。”


       “那她人怎么样?”


       “没功夫和你在说了。”


       “那我去,你说地点。”


       “一边去,用不着了。”

 

        周行顺势抱上疯闹的宋华,不停的劝导,一直在说自己的错,不该叫上唱歌。


        孟丹与周行一同陷进宋华那曲《酒干倘卖无》的旋律中——


            多么熟悉的声音 
            陪我多少年风和雨 
            从来不需要想起 
            永远也不会忘记 
            没有天哪有地 
            没有地哪有家 
            没有家哪有你 
            没有你哪有我 
            假如你不曾养育我 
            给我温暖的生活 
            假如你不曾保护我 
            我的命运将会是什么 
            是你抚养我长大 
            陪我说第一句话 
            是你给我一个家 
            让我与你共同拥有它 
            虽然你不能开口说一句话 
            却更能明白人世间的黑白与真假 
            虽然你不会表达你的真情 
            却付出了热忱的生命 
            远处传来你多么熟悉的声音 
            让我想起你多么慈祥的心灵 
            什么时候你再回到我身旁 
            让我再和你一起唱 
            酒干淌卖呒 
            酒干淌卖呒
            ..........

        孟丹最后一个打电话给了梁雨村,梁雨村总在孟丹的眼里扮演这样一个角色:英雄救得美人归。


        孟丹很多次拿此话碰瓷梁雨村,梁雨村总是笑笑。


        周行借故先走了,孟丹知道周行接了一个电话,嘀咕了几句就说先走了,梁雨村一团的怒火,对着神志不清的宋华,无处发泄。


        梁雨村付完帐,抱起宋华放车上,孟丹的眼泪,滴落了这个城市的深空。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305624/318347106.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