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胡杨树 > 第16期 > 那年,四月 (关机)

那年,四月 (关机)

[更新时间]2012-10-10 14:32:33 [字数]3385[作者]陆军中士

作者  关机

 

 

    四月的天气,阴雨绵绵,满处都是行色匆匆的人,大街上车流湍急,丝毫没有因为雨水的肆掠而缓慢。

       武汉的季节就是这样,时冷时热,突然袭击的变化常常让人措手无策。 
   

    向立军开着他的桑塔纳2000,音箱内播放的是他喜欢的歌曲,随着激昂而欢快的节奏在雨中奔驰。

       他的心情是欢愉的,并没有因为阴雨天气而受影响。

       他的欢愉来自一个女人,那是一个精灵般的可爱女人,一个长相平凡却充满魅力的小女人,让他不由自主地痴迷。

       那个女人叫尤小蔓。

       自从有了尤小蔓,向立军的生活有了前所未有的变化,以前杂乱无章的生活变成现在的三点一线。每天一下班便急不可待地往家奔赶,他推掉了平时的业余活动,取消了除工作外的各种聚会应酬,惹得朋友们笑他重色轻友。他毫不在乎,他在乎的是他的小蔓,在乎和她在一起的分分秒秒,跟她在一起的每一天都是快乐的,都是那样的充满激情。

       想到尤小蔓,向立军心里一股暖流浑身来了劲,不由自主地加大油门,都30出头的人了,还象个初恋的小伙似的热血沸腾。

       嗨,这个尤物!他自言自语地说,接着咧开嘴笑了。

 

    穿过漫长的解放大道,越过长江二桥,在红绿灯处左拐弯车就到了家门口,向立军潇洒自如地停好车,用非常轻快的脚步冲到家门口。

 

   “小蔓,我回了。”向立军扭开门像往日那样轻呼着。

       屋里似乎有些异样,没有往日小鸟般的欢叫,房间整整齐齐。向立军冲到厨房,再跑进卧室,都不见尤小蔓的影子,屋里死一般的沉静,沉静得有些可怕,一丝不安涌上心头。

       向立军回到客厅,黯然落坐,突然,桌上杯子底下的一张白纸印入眼帘,向立军拿起纸条。 
       “
军哥:当你看到纸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谢谢你这2年来对我的关爱。你对我太好,但我还是选择离开,因为李姐太可怜,她现在很需要你,而且我也答应了回到大伟的身边,他等了我那么多年。跟你在一起我很快乐,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就让我们的那一段时光留做美好的回忆吧!你回到李姐的身边吧,祝你们幸福!你不要找我了,你也找不到我。 ——小蔓”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太突然了,向立军傻了,他的心像被什么东西撕扯了一般的生疼,他失魂落魄地坐在那里,眼里全是惊慌失措和焦急不安。

 

    李姐是向立军的前妻,是他最不愿提起的人,尽管他们夫妻十年,但每每提到她心里一阵寒颤。自从前年摆脱倍受折磨的婚姻后,自从摆脱前妻的软硬兼施般的纠缠后,整个人象脱了层皮似的,有了一种挣开枷锁般的轻松和自由。

       他以为自己再也不会爱了,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现在面对什么样的女人他都是无动于衷没了感觉,但自从遇到尤小蔓的那一刻起,他的心倏地蹦了一下,从来没有过这样心跳的感觉。

        向立军自部队转业后在一家公司任普通职员。虽然来自农村,但他一表人才,敦实的个头,举手投足间不失军人风范,常常有美女暗递秋波甚至投怀送抱,但他视而不见不屑一顾。他认为那些花枝招展浑身充满香水味的女人俗不可耐。

       他心里只有尤小蔓。

       尤小蔓也是来自农村,虽然长像一般,但她朴素大方且温柔善良,聪明伶利且知书达理,更重要的浑身散发出的女人味令人回味,和她在一起的每个夜晚,她那风情万种中散发出来的野性让他着迷。他更欣赏的是她对工作的韧劲和独立精神,这些都是那些都市女人无法相比的。追求她的人不计其数,那个各方面条件优越的张大伟便是他最激烈的竞争对手。

 

    爱情的力量是巨大的。自从有了尤小蔓,他那死如淡水的生活有了生机,象换了个人似的,从此每天精神焕发谈笑如生,工作也越来越有起色,上司对他的评价越来越高。

       上天对他是残酷的又是仁慈的,先是地狱般的婚姻,再是甜蜜的爱情,经历过婚姻洗礼的人,才知道什么是自己所想要的。

       他说尤小蔓是上天派给他的尤物,在一起2年了,虽然没有进入神圣的礼堂,但她早已融入自己的生命。可新的生活刚刚开始,他的小蔓就没有了!向立军越来越恐惧,他无法想象没有小蔓的日子。

 

    不,他说什么也不能放手了,“我要找回她”!他倏地站起来。

 

    向立军拿起车钥匙,疯了似的拉开门,正准备冲向雨中的那刹那,突然头顶传来炸雷般的笑,他彻底懵了!

       “哈哈哈哈哈......唉哟哟哟......”熟悉的笑声脆铃般地响起,他转过身,呆若木鸡。

 

    “你笑死我了哦,我看到你到处找我,怎么不知道看暗楼啊傻瓜,”尤小蔓边爬下暗楼边笑着说,“你急死我了哦,唉哟哟哟。”

 

    “你你……”向立军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来,这反差太大了,他一时反应不过来。他想发火,但内心深处却有了种失而忽得的惊喜。

 

    “傻瓜,明天是愚人节,我给你提前过了,顺便考验下你,哈哈哈,”尤小蔓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我本来是想给你发信息的,但怕你一急开车出事所以留纸条,我在暗楼上憋死了哦,几次差点笑出声来,哎哟哟我的肚子痛死了。”尤小蔓在床上打滚。

 

    “你个坏丫!”向立军横眉怒目地冲到床边,做出鹰爪状,突然,举到半空的手猛地捂住腹部,一副急病发作的样子,面部扭曲,倏地仰倒在尤小蔓的身边。

    “军哥,你怎么啦,你别吓我呀,我不是故意的呀。”尤小蔓扑在向立军身上使劲地拉扯,“军哥,军哥,你醒醒呀。”她伤心欲绝哭喊起来,梨花带雨的模样楚楚动人。

 

   “哈哈哈,你愚我我也愚你一下。”向立军翻起身抱住尤小蔓,“谁叫你坏,看我怎么收拾你”!

 

   “好啊你个大坏蛋你装死吓我。”尤小蔓转悲为喜,粉拳雨点般的落在向立军身上,向立军捉住她,两个人翻滚在床……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稀稀拉拉的声音为这对沉浸入幸福中的男女谱出美妙的人间四月天。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305624/316123994.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