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苦菜花文学 > 第1期 > 浊水欢歌(长篇小说连载)—越玉柱 越嫒

浊水欢歌(长篇小说连载)—越玉柱 越嫒

[更新时间]2011-01-27 16:58:28 [字数]6295[作者]越源

越玉柱 越嫒 

 

一、      风雪夜归人

 

过了冬至,黄河封河,李有福父子总要过河到北边大漠深处挖草药,往返行程百里,年年如是。

父子俩早晨起身时天气尚晴好,到下午老天骤然变脸,彤云密布,朔风渐起,竟纷纷扬扬卷来一天大雪。

有福父子顾不得风雪严寒,在避风处选粗壮的红柳把驴儿拴好,然后取了工具分头出发寻找那生长草药的地方,挥锹抡镐忙碌开来。他们的狗儿大黄原地蹲卧,竖直耳朵口吐白气警觉地守护着主人的行囊。而那驴儿却因这风雪的侵袭显得焦躁不安,前蹄不停地刨地“呃儿呃儿”叫唤不止。这是一片望不到一缕炊烟的蛮荒之地,土丘起伏,一个连着一个。连年干旱少雨,草场退化,大地裸露,风沙肆虐,早年蒙古人的营盘退缩到阴山脚下,或翻越阴山回归了北边的乌拉特草原。耐旱的红柳、沙蒿成了大漠的主宰,一丛丛,一蓬蓬,旺盛生长繁衍,以它们的繁盛慰藉着荒凉,让那南来北往的商旅驼队感受到这塞上大漠尚存的勃勃生机。

风雪越发紧了,四野茫茫。李有福停下手里的活儿抬头望天,天阴沉得像锈死的锅底,雪一时半会儿停不了。他大声唤回儿子來财。父子倆将采到的甘草、经年苦豆根等草药分类装进褡裢,驮到馿背扎捆。

來财在前边牵着馿,李有福佝偻着身子在后边拿红柳棍赶着。风雪交加,李有福觉得呼吸也困难。他那条老寒腿遇这变天如嵌进木材般的疼痛,每前行一步都很艰难,但他硬撑着。來财大踏步前行,身上冻僵硬了的皮袍随着胳膊有力地摆动有节奏的喳喳作响。來财刚满二十岁,身个高出父亲一头,壮实得像头小牛犊。他回头见父亲已落后,步履维艰,便唤道:“爹,还是骑了驴哇。”李有福瞪一眼儿子不做声,他心疼那驴哩。來财见父亲不理睬,也便沉默了,放缓了脚步。大黄在前边引路,伸长脖子鼻头嗅着雪地一溜小跑。这是一只二岁半的牧羊犬,平日里李有福出诊它就伴在鞍前马后。这狗通人性且凶猛,曾经将一只蒙古饿狼咬得落荒而逃。大黄见主人远远落后,便折回头小等,然后又快跑向前,再回返,往来奔走不疲。

天色渐晚。风小了,雪花仍飘飞,已不是先前那般紧了。苍茫的雪野上,两个人、一头驴、一只狗迤迤而行。大黄突然停下来一阵狂吠。李有福父子顿时警觉起来,來财顺手取下挂在驴背上的猎枪。顺着狗咬的方向望去前边雪地上有一黑点,细看,一动不动。到了跟前,原是一人俯卧雪地里,背上积满雪花。身边雪地上尚留马蹄刚刚踩过的足迹。來财将那人翻转身来,是一中年男子,面色苍白,眉毛、胡须凝积了雪霜。李有福摘了棉套伸手试鼻息,尚有呼吸,额头滚烫,神识不清。摸手脉,沉迟无力,知是着了风寒一时昏厥。李有福从皮包里摸出银针,在金钟、劳宫、大椎等穴位猛刺猛提数次,那人渐有知觉,身子寒战发抖。“快拿水来!”李有福叫儿子。來财忙从褡裢内取出水壶递过去。水壶不出水,早已冻实。李有福解开皮袍将水壶塞进去。半晌取出水壶,将壶嘴对着那人的口,便有一滴两滴的水进到口里。那人慢慢睁开眼睛,痴痴看着李有福父子,嘴唇嗫嚅,想说话却说不出来,又昏厥过去。李有福要脱皮袄,而來财已将自己的脱下递过来。父子倆将那人用皮袍裹了,扶到驴背上。李有福在前边牵着驴走,來财护着。

一路无话。走到黄河岸,已是华灯初上时分,依稀能看到河对岸农舍闪烁的曳曳灯火。

午夜时分,父子到家。來财娘锅里热着饭菜,守着油灯正眼巴巴盼着丈夫、儿子归来。小儿子来宝、女儿三巧早已熟睡。李有福一踏进门,就嚷着要妻子快点熬姜汤,多多放些赤糖。妻问,说大漠雪地里救了一人,现在还昏迷不醒。來财把那人抱到热炕上,用棉被捂着。李有福顾不得吃饭,忍着饥肠辘辘,把熬好的姜汤一勺一勺给那人喝下,然后又在紧要的穴位处扎下银针。李有福是这南梁外滩上的名医,医道高超,尤其祖传针灸更是闻名遐迩,有“神针李”的美誉。

李有福守护病人一宿未眠。待病人醒转来,将熬好的草药及时给其服下。那人终于开口说话,说自己叫石玉柱,阿拉善王爷地人。外出办事遭遇土匪,同伴被劫杀,自己侥幸逃脱,信马由缰奔驰不知多少里程,又遇暴风雪迷失方向,又怕又急,一时血气上涌头重脚轻坠落马下,不省人事。那马也在他昏厥之时不知去向。看着李有福消瘦的面孔、熬红的双眼,石玉柱一时激动不已,叫一声:“恩人哪——”哽咽得泣不成声。李有福安抚他好好养病,三两天便可痊愈。石玉柱从内衣里摸出几块银元递过来。李有福见了脸色一变,恼道:“快快收好!我救你可不为这个,好好养你的病吧!”

至此,石玉柱住在李有福家养病,一家老小嘘寒问暖,殷勤照料饮食起居。而李有福同往常一样骑着他的驴儿、带着大黄起早贪黑出诊看病。

过三五日,石玉柱病体康复。这一天李有福外出归来,石玉柱迎上去握紧李有福的手说道:“蒙恩人一家悉心照料,我的身体现已复原。我离家已多时日想早些归去,省得家中老母、妻儿悬念。恩人救我一命,是我重生父母!此情深似黄河,非金山银山能换啊……”说着眼眶盈满泪水,哽咽不成声。一会儿又道:“大恩不言谢哪!我有一事相求:就是想与恩人效仿古人结为异姓弟兄,只怕恩人嫌弃。”李有福见石玉柱虽憔悴潦倒,可眉宇间却透着一股英气,出言吐语斯文儒雅、气态雍容,便一时欢喜,欣然应允。

当下,在庭院老柳下清扫残雪,摆放桌贡,点烛焚香。互问年庚:李有福四十又三,长石玉柱五岁。二人对天蒙誓,行八拜之礼。然后石玉柱又三拜兄长。李有福唤过儿子來财、来宝、女儿三巧认了叔父。石玉柱再拜过嫂嫂。

石玉柱辞行。李有福再三挽留不住,便牵来自己的毛驴给石玉柱当坐骑。石玉柱推脱,李有福执意不肯。还打发儿子來财挎了腰刀、猎枪去护送。一家老少送至村口,依依惜别。

 

 

 

二、蛟龙舞大漠

 

一场风雪过后,十余天放晴。这是绝好的捕鱼时节。“猫冬”的河滩人走出低矮阴暗的农舍,涌向冰封雪冻的黄河湾。河滩上弥漫着烟云般的薄雾,也荡漾着欢歌笑语。男人们用铁锹铲开积雪,用铁钎和锤砸出冰洞,将网或鱼套下到水里。然后蹑手蹑脚、屏息静气等上一会儿,便见外边的网线一个劲抖动。几个人吆喝着一齐用力往上拉拽,肥美的黄河鲤就在网套里骚动着、挣扎着被拉出水面。此时,站在岸边指手画脚、交头接耳的妇女们也跑过来帮忙。那些不准靠近冰面的小孩也停止了嬉戏,拍着冻红肿的小手欢腾鼓舞。

每年这时节,來财总会喜气洋洋提一串或端一盆金鲤回来,交到娘的手里。于是一家人就会饱餐到黄河美味,其乐融融。可如今來财送石玉柱还没回来,來财娘每天都要站在村口的高处翘首嘹望,盼着儿子归来。

來财娘埋怨丈夫不该让儿子去送石玉柱,人心隔肚皮,谁知那石玉柱是个甚货色?万一有个好歹……听着妻子的数落,李有福心里也忐忑不安起来。屈指算行程:二百多里路程,去一天,返回一天,王爷地耽搁上一天,也该回来了。可如今五六天过去了,儿子却杳无音讯。过一两天来财还不回来,他就该往阿拉善走一遭了。石玉柱慈眉善目、温文儒雅倒不像个歹人,可万一路途中遭遇土匪或恶狼呢?他越想越怕,开始坐卧不宁了。后悔不该打发來财去送石玉柱。晚上躺在炕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眼前浮现石玉柱流泪的面孔,以及儿子來财身挎猎枪坚毅的神态。他想到那苍茫的大漠雪野,一丛丛的红柳,一蓬蓬的沙蒿,还有从那大漠深处响着铃铛走来的商旅驼队……不只咋的,脑海却闪现出一张蒙古饿狼狰狞的面孔,吐着长长的舌头,喷着腥气。他渐渐入睡。忽然耳畔凉风习习,头皮一紧,睁眼看去,一条大蟒盘踞窗棂,双目明亮如灯,分叉的舌尖似两把利刃,正向他逼来。李有福顿感毛发悚然,慌忙躲避。那蟒猛然张开巨口将熟睡的来宝叼去,倏忽不见。他喊着追出门,见大蟒早蹿过黄河在那大漠上翻飞舞动,又腾云上天,变为一条蛟龙,上下腾跃,金光万道。就在他惊愕之际,蛟龙冉冉落地化作塞北大漠一条河流,金鲤跳跃,浊水欢歌……猛然醒来,原是一梦。雄鸡啼唱,纸窗已白,妻早已下地正烧火做饭。摸一把身边的来宝,还头蒙在被窝里酣睡。

早饭罢,有人来请。李有福背起药包,匆匆出门。一路埋首疾行,想着昨夜梦镜,心犯嘀咕,惴惴不安。忽听有人呵笑,抬头见一道人骑黑驴正迎着他缓缓走过。道人白眉白须,身穿紫蓝道袍,笑眯眯只把他瞅着。李有福呆看道人走过,忽然觉悟,叫道:“师傅请留步!”那道人慢慢拽回驴头停下来问道:“施主有何事?”李有福快走几步赶上说:“我有些烦心事想请师傅点拨。”便把昨夜的梦说出。老道就驴背上取出纸笔,略一思索写了几行字递过来。李有福展开纸,见是一首小诗:

               东南西北四海通,蛟龙卧漠浊水涌。

不做朝中金榜客,只为后世留芳名。

     李有福看罢疑惑不解说道:“请老师傅明示。”那老道不则声,又取纸信手一书:

走马扬鞭踩河心,大漠浊水阡陌成。

世人漫念劳作苦,却要艰难著此身。

李有福豁然觉悟,叫道:“师傅,莫非是说在大漠上开河吗?”老道捻着胡须,笑着微微点头。又问儿子的归期。老道展纸一书,递给李有福,然后打驴而行。李有福忙叫道:“师傅慢走,还没给卦银。”老道头也不回,宽驴疾行,踢起一阵雪雾雪尘,拐个弯便不见了。李有福展开纸看,上面写道:

               鸟雀归巢子自归,风尘仆仆贵人随。

                  田园家业谁人及?浊水流金粮成堆。

李有福给人看完病带着大黄往回返已是日落时分。牛羊入圈,鸟雀归巢,太阳的余辉映红了西天云彩。因念着儿子來财,不由加快脚步。刚进村口就瞭见自家庭院的老柳下拴了几匹高头大马。大黄叫了几声撇下李有福先主人回去了。

进了院子,见树下拴了四匹骏马,其中一匹枣红汗马,蹄长胯壮,配着精美的雕鞍。李有福认得那是一匹塞上有名的突厥马。自家的驴儿也回来了,正在槽上吃草,见了主人扬起头“呃儿呃儿”叫唤起来。

客房里坐了三位客人,正围着火盆取暖。见李有福背药包进门,都立起身施礼问候,叫着“李掌柜”。三人一色的蒙古长袍、毡筒靴,腰挎弯刀,膀阔腰圆,个个强悍。其中一个自称巴音的后生,同來财仿佛年纪,更显气宇轩昂,上前说道:“我们奉主人之命,专程护送贵公子回来。我们带来一匹上好的蒙古汗马是主人赠与掌柜的。另外,主人还有一些钱物相送。”说着顺手提过一布袋。至此,李有福心下明白石玉柱非等闲之辈。李有福提那布袋,觉得沉重,解开扎口伸手进去,原是银元和铜板,还有民国政府新出来的钞票。马上缩手,放下布袋,说:“这我不能收!我家行医种地,生活也算殷实,不需要这多钱。”李有福多少年救死扶伤,助人为乐,事情一过也就抛置脑后。他以为救石玉柱自是份内的事,就像黄河水日夜奔腾流淌再平常不过。他从没想到什么回报。巴音等三人见状慌了,齐声施礼说道:“掌柜的一定得收下,这是主人的吩付。我们主命难违,如果拒绝,我们回去定受重责。”

李有福再三推托不过,安顿客人坐定,提布袋进了里屋。來财正跟娘说着什么,满面春风。见了父亲,來财回头笑着说:“爹,你能猜到我石叔父是个干甚的?”李有福把布袋放在炕上,说:“爹哪里猜得到?当初他说是作皮毛生意的,我总看着不像。”來财娘在一旁笑哈哈答腔道:“真是看不出,咱石兄弟原来是个王爷。”“王爷?”李有福惊诧不已,真是人不可貌像啊!

原来石玉柱的真名叫石拉布多尔济,世袭亲王,是阿拉善的札萨克诺颜,人称石王。石王早年在北京求学,学识渊博,精通汉学。后来其父去世,经国民政府批准承袭世位,任命为阿拉善札萨克。回阿主政数年,政务焕然一新。其妻金氏是晚清皇室贝勒载涛之女。石王经常微服私访,了解民情。不想此回出访,竟遭不测,险险丧命于大漠雪野。

來财讲述王爷府的气势排场,手抓羊肉的鲜美,以及石王的热情款待。临了,将一张石王作的荒漠地图和一信交与父亲。李有福展信来读:

 兄台钧鉴 :

    弟归家后身体复原,早无大碍。望兄勿念。

    古人云: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况救命乎?兄乃玉柱重生父母!兄谦和恭谨,助人为乐,医道高超,医德敦厚。能与兄结为金兰之好,唯玉柱三生之幸!

    今有一策与兄相商:弟多次考察大漠,南高北低,若能掘一河引黄入漠,可造千顷良田。唯盼吾兄能牵头创此业,富民、富己、富子孙,造福一方。弟同來财谈及此事,來财欣然应允,后生可畏,勇气可佳!奉上微薄银钱,乃玉柱数年积蓄,供兄资用。弟在京求学期间,有一同窗挚友,姓越,名雨来,饱学之士,精通水利,弟当推荐助兄。

另外,弟膝下犹虚,颇爱来宝。若吾兄同意,弟欲收为义子。供书识字以成大器。兄若能成全,可让家丁巴音等三人携来。

弟石玉柱谨上

民国五年廿月五日

李有福读罢良久不语。联想到昨夜异梦,白日又巧遇老道以及老道的偈言,

心下甚感诧异,难道这是天意?可这大漠开河绝非寻常易事,需投入大量财力、人力,还要付出多少艰辛!來财怂恿父亲:“爹,还是应允了石叔父!有他帮助,挖一条河哪能不成?等河挖成通,咱家就成了大财主,享不尽的荣华富贵。不比爹天天背个药包,风里来雨里去强上百倍?”李有福狠狠瞪儿子一眼:“信口雌黄!”来财再不敢吱声。说到石王要认来宝作义子的事,一家人皆大欢喜。来宝听说能念书更是高兴得手舞足蹈,在炕上翻跟斗。来宝刚满十岁,聪颖调皮,圆圆的脸蛋上一双大眼睛扑扑闪着,很是招人喜爱。來财用手捻一下弟弟的额头,戏道:“小少爷,将来的小王爷,当了官儿别忘了哥哥哪!”來宝扯住娘的衣襟叫道:“娘,哥哥弄疼我了。”李有福也是书香门第出身,他的爷爷曾中过晚清举子。后来家道衰败,山西老家活不下去,李有福携妻儿、出西口远走他乡,颠沛流离,漂泊到这南梁外滩上。以后来宝、三巧相继出生,一家五张嘴,日子拮据。來财长大,生活过好了,来宝也到了读书年纪,可滩上没有学校,家里又请不起私塾。李有福只得忙里偷闲教两个儿子识一些字罢了。

晚上,李有福宰羊置酒招待客人。村邻听说李有福结交了王爷,也带些特产过来捧场道喜。大家猜拳饮酒,说说笑笑,热闹非常。三个客人杯杯见底,个个豪爽。席间,來财娘的干闺女,邻家的丫丫姑娘还抖开嗓子来了一曲山曲儿:

一苗树呀两朵花,

汉和蒙呀是一家。

 

阴山高来乌拉山低,

汉和蒙呀亲兄弟。

 

汉蒙本是亲姑舅,

祖祖辈辈呀亲不够。

 

肉呀酒呀一搭搭凑

汉和蒙呀是连心肉……

 

山曲儿高吭婉转,唱得巴音眼也直了。一曲歌罢,众人频频举杯。半夜席散。

     天刚破晓,红灵等辞行。來财娘忙着给小儿子换了新衣,收拾停当。李有福将修好的书信交与巴音。巴音抱来宝上马,自己也跨蹬骑上,将来宝护在怀里。來财娘送儿子远行,自然少不了哭哭啼啼。来宝见娘哭,也开始抹泪,走出老远,还回转身把小手不停挥着。(待续)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282606/589030722.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