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鄱阳湖文学 > 第2期 > 大江远影/文 石红许

大江远影/文 石红许

[更新时间]2010-04-17 21:45:59 [字数]1494[作者]芗溪明然

有一些背影足以感动几千年、几万年,如同从雪山踏歌而来的长江,每一截都澎湃着灿烂辉煌,涛声起伏,在那浪花里,闪耀着华夏子孙筚路蓝缕的背影。

年少读书时,死记硬背《京口北固亭怀古》,我对辛弃疾老先生居然没什么好感,暗地里骂了他好多句“老头子”。现在回想起来,只怪小子我当年历史、地理知识的浅薄,汗颜曾经年少轻狂不晓廉颇老矣。

一次笔会把我指向镇江,才知道自己一不留神涉足辛弃疾驻守过的京口大地,忽然想起那阕永遇乐,再次翻出拜读,感觉大不一样,我被辛弃疾的气派、才华、胆略所折服。“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在当时的情形下,追怀褒贬,借古喻今,怕是也只有披盔甲、握椽笔的辛弃疾才能写出如此有铮铮铁骨的词章来。“老头子”的形象在我心目中越来越高大、伟岸,而且还有一些亲切,也算是“他乡遇故知”吧。

我与辛弃疾是有缘的。我本在鄱阳湖畔的一个乡村中学教数学,偏偏不舞正业要与文学卿卿我我,才有了后来进入信江畔的上饶,滥竽充数文艺界。上饶是辛弃疾后半生的寄寓、归宿地,“带湖吾甚爱,千丈翠奁开。”晚年,他受命于临安,从带湖、瓢泉出发北上知绍兴、镇江,在京口抗敌时写下了气吞万里如虎的《京口北固亭怀古》,应有上饶秀美山水的滋润,当然,更有浩浩荡荡长江的洗礼。

走在镇江西津渡老街上,小心踩踏西津渡湿漉漉的青砖路面,拨开历史的烟尘,我想起另一位南宋词人、音乐家姜夔,他是我八百年前的鄱阳先贤乡党。他无心留恋京口虚伪的繁荣,怀怆然坐船到对岸扬州城去,心痛维扬一派废池乔木。时空拉回现实,润扬长江大桥雄跨大江,假如姜夔还在,他就用不着在冷月无声里顶寒载雪候船解缆。我很想去对岸看看,二十四桥边的红药是否还在,真想捧一束献给我孤独的老乡?我没有去,其实,我是不敢去。每次读《扬州慢》,我就有一种想哭的感觉。与会人员相约去扬州,我悄悄地选择了逃避,我担心我会陷入无边的悲悯情怀里。隔江遥望,道一声对不起,我的布衣白石道人。

西津渡街道两旁有古色古香的明清店铺,还有唐宋遗迹,旌幡招展,走过救生会、昭关石塔、观音洞、铁柱宫、小山楼……润州作协何春华一路介绍,当年渡口商贾辐辏,其下是开阔的江面,千百年来,长江几易其道,这里衍变成民居,然古码头遗址、一眼看千年的历朝古街路面还依稀可辨。

所有借天然屏障筑起温柔乡的王朝注定是走不远的,长江是把双刃剑,它既是一处浩瀚风景,又是一道军事天堑。大江东去,辛弃疾和姜夔,如飘摇南宋江面的两根桅杆,扯起多少追思的风帆,任凭他们用文字或刀剑力挽狂澜,终究没能阻止偏安一隅的悲歌。懦弱的王朝早已远去,但是这两个不朽的名字依然闪耀在中国文化历史的册页里,毫不夸张地说,那是民族气节、脊梁的动人的符号。

车上润扬长江大桥观光,在“孤帆远影碧空尽,惟见长江天际流”的恢弘背景下,我眼前幻化出两个挺拔而孤寂的背影——辛弃疾和姜夔,一个刚毅,一个清瘦;一个雄浑,一个清刚;一个豪放,一个婉约。他们在沉重的叹息声中忧愤远去,可歌可泣!

长江,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源远流长,从远古奔来,养育了多少华夏子孙啊,你应该为有这样的背影而骄傲。也正是无数个这样坚实如磬的背影丰富了你的泱泱大度,屹立在世界的东方,书写着古老而又充满活力的赤县文明。                           (《散文选刊》下半月2009年12月)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226422/573310742.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