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不夜城 > 第1期 > 《浮屠》第一章

《浮屠》第一章

[更新时间]2011-10-10 13:34:54 [字数]5127[作者]不夜文学

       冬天刚刚过去,空气里,还带着寒意。‘洛东城’被裹上了一层薄雾,乳白色的薄雾在微风中轻轻颤抖,仿佛还能听到百姓们一声声饥惨的叫声。

       城内的路上,墙上,看起来很是干净,很整洁。不然的是,大多数的贫苦百姓孩儿们,在街道两边,睡着觉,身子还不断的颤抖着,猛不丁的打了个哈欠,也或许,有的人在睡梦中已经死去了。

       “天下兴,百姓苦,天下亡,百姓苦。”

       一声清脆历喝,打破天空的沉寂,带着愤怒的吼叫声,不断的从薄雾里传来进来,“你们这些老乞丐,这洛东城,也是你们呆的地方?”

       一个身高八尺,面色红晕,头戴鸡冠,身上穿着丝绸袍子的中年人,走在前面,提着刀表情狰狞,拉着嗓子,脸上带着浓浓的杀意。难民双腿哆嗦的后退,这人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还不快滚,否则,别怪本大爷我,宰了你们。”

       怒吼了几声,这大汉回到原地,只见一个青年笑盈盈的过来,骑着一匹宝马,边走,还边大声叫道,“阿福,阿福,你可好好带路,让这些难民都退去,不然落了咱们洛东城的威风,可就怠慢了明日来的诸位英雄。”

       恰好这个时候,远处传来一震喧闹。

       喧闹声越来越大,此起彼伏的喧闹声中,带着整整齐齐的脚步声。

       突兀的开门声,充斥了整个洛东城,原本空荡荡的洛东城,此刻人挤人,主道上,留下一条窄窄的通道。

       “大少爷,所有的难民都给赶走了,我们现在回府,吃点东西?”这大汉回头看了看马上的青年,打了一个哈欠,问道。

       青年皱了皱眉头,怒道,“闭嘴,好像有什么大人物来了。”

       青年话音刚落,只听这声音又开始靠近,原本薄云笼罩的城西,此刻却露出一片云开雾散,马蹄声,脚步声,集市上衙役的呼唤声,都开始靠拢。这青年一皱眉,暗道,“莫非,有什么大官人来了不成?阿福,你去看看到底是何人,不是说明日才着急神兵会,为何却有人如此大方的进城?难道没把天下英雄放眼里?”

       这阿福牵着马,有些异味的笑了笑,转过身,“少年,你在程翁的赌场呆了三天,没出来过。你当然不知道这来者何人,前几天天老爷在和万翁谈话的时候,说是明日神兵会,八贤王最近几日会到洛东城,这么大的阵势,除了八贤王,恐怕没人敢这样做了。”

       青年低哼一声,“八贤王?喏,去看看。”

       说完,阿福牵着马,朝着集市赶去。

       嘈杂的脚步声,衙役棍棒的碰撞声,这集市上,密密麻麻的子民,被衙役压倒街道后,繁忙的集市,腾出一条街道,街道上,一辆赤黄色的,近似于金色的轿子,前面拉车的。却是两匹带着金色马鞍的宝马。

       马车两旁,整整齐齐的衙役吹着喇叭,仿佛是迎亲。街道两边的衙役疯狂的压着这群急于做生意的百姓。而这牵马的官人,头戴乌纱,腰胯一柄腰刀,滑稽的是,他穿着一身官服,时不时的朝着后面的马车,嘿嘿的笑笑。

       这两匹马前,一人身穿护甲,手握长剑,身上衣服,显然不和这马车匹配。但是这人走在前面,给人一种威慑的气势,两眼时不时的露出一种压迫的气势

       青年眼睛一亮,“阿福,那穿着如此滑稽的人,看起来为什么这么眼熟,这几日只看刘老三的手了,却看不清东西了。”

       阿福想放声大笑,却又忍住了,“大少爷,那,那,那老头子,不是城主吗,那不是河城主吗,河源城主。瞧,大少爷,河城主都给人当马夫了。”

       “大胆,见到八贤王的马车,你还敢在城内骑马?还不快快下马,迎接八贤王?”一名衙役拿着棍棒,指着马车上的青年。

       青年不屑的闷哼一声,“你算什么东西?敢让我下马?”

       话音刚落,这衙役抄起棍棒就要当头打去,只见河城主急急忙忙的上前,一把夺过衙役的棍棒,把衙役踹到地上,骂道,“狗奴才,这乃是洛家大少爷,何须下马?还不快快下去给洛少爷道歉?”

       青年和阿福都露出一幅高高在上的表情,而这青年更没有下马的意思。

       “八贤王驾到,身为臣子,连最起码的下马,难道也做不到?这洛逍家里,怎么养出来如此孩童?”这带头身穿护驾,鹰眉男子带队停了下来,口中不屑的说着,河城主立刻闭嘴,显然这人的地位,要比河城主高。

       青年被这人一骂,愣了好一阵,拿出袖子里的折扇,笑道,“八贤王?你在拿八贤王的身份威胁我?若是这是香叶国,你威胁威胁我,也就罢了。可这洛东城,力不属朝廷管制范围,在这洛东城,当然是我洛家说的算。但凡来这洛东城的,就算是当今皇上,在这里也不过是我洛东城的过路人而已,我乃是洛家大少爷,在这洛东城里,我洛家人自然不必迎接你们的王爷。”

       “哼!”这男子怒骂一声,火气不由自主的冲向眉头,随手一挥,这刚刚还蛮横的驱赶难民的随从身体就飞了出去。

       “你找死!”青年见自己的随从被人一掌击飞,身体犹如鸿雁一般从马车上腾空而起,当头一脚朝着那带头男子飞了过去。

       带头男子身体没有动,身体四周包围了一层白色的气息,就像是一个圆形的透明球体把这男子包裹的密不透风。当青年的脚和这不明气息碰撞的那一刹那,青年还没来得及皱眉头,身体就已经倒在地上。

       青年自知不是对手,也不起身反抗,河城主见此,急急忙忙的拉起倒下的青年,为青年拍打着身上的尘土,“哟哟哟,大少爷,您没事吧。这位是王爷的侍卫,不是有意打伤您的,李侍卫,还不快来扶大少爷起来?”

       这李侍卫不屑的看了一眼狼狈的青年,双手背后,露出一幅高傲而让人敬畏的神情说道,“我李玄天,这辈子还没给人道过谦。”

       李玄天!

       听到这个名字之后,莫说是别人,就连刚刚的青年面色都煞白,惊慌逃到了人群堆里,河城主听到这个名字之后,肃然起敬,甚至比尊敬王爷还要尊敬,河城主的腿都吓软了,这人是李玄天啊!我刚刚还居然那的对李玄天那般不尊敬。

       这个时候,轿子里的八贤王按耐不住了,掀开轿子门帘,露出一张俊俏的脸,“李前辈,出了什么事?”

       李玄天道,“没事,还请王爷继续歇息,马上就到落脚处。”

      

       青年急急忙忙的跑到一条大街上,到了洛东城的南角。这一条宽五丈,百丈长的大街两旁,原本全是店铺,现在却空无一人。而这南大街上,却出奇不对称的有一个豪华的府邸,每当人们看到这牌匾上的‘洛府’都会惊叹一声。

       这洛府高有十丈,单单是大门,宽就有十几丈,而洛府内院里,两旁摆着各式各样的兵器,在外面,还能听到里面一声声的打铁声传来。

       洛大少从马上摔下来,先前的阿福还没有跟上。洛大少满脸阴沉的走进大堂,站在门口朝着里面的铁匠招了招手,管事笑吟吟的便朝着洛大少面前走过来,问道,“大少爷,您怎么一个人回来了?”

       洛大少在大堂里看了看,才低声问道,“万管家,老爷去哪了?”

       万管家一笑,“老爷在书房,和一个老朋友说话呢,放心好了。”

       “老朋友?我记得爹不常和人交往,何来的朋友?”洛大少诧异道,收起折扇,吩咐道,“明天神兵会,来的人不少,希望万管家费心了,对了,紫金刀何在?帮我去把紫金刀取来吧。”

       “哦?什么!紫金刀?”万管家愣了愣,撇了一眼洛大少,苦涩的说道,“紫金刀是我们大堂的宝,现在天下英雄在此,拿出去,必须要经过老爷的吩咐,打造一把紫金刀,起码要几年呢。这把紫金刀,现在还没人用过呢。”

“万管家?你是信不过我?”洛大少勃然大怒,“哪里这么啰嗦,叫你取就取,总比某些人每天只画一些气息古怪的东西要强。”

大堂的后面,则是后花园,此刻后花园内非常的安静,前面打铁的大堂内,也隐隐约约的闻到后花园的花香。花园中间是一个亭子,亭子中间是一张发红的木桌,此刻正有一名身高不过四尺,看起来,十一二三岁的孩子,正在认真的拿着毛笔,在桌子上勾勒着什么,眼睛里充满了欣喜。

少年面色红晕,瘦弱的身上,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文雅,不得不让人喜欢。

少年刚刚放下笔,就看到在后花园门口的林大少。

“洛书,你不错啊,每天游手好闲,这洛家的家业,全让你拿去做一些无用的事情了。”林大少不屑的说着,手里的折扇潇洒的扇着。

洛书原本欣喜的脸一变,脸色有些僵硬,走下亭子,急忙抱拳行礼,“大哥!”

“哟?”洛大少冷笑道,“我洛风可不敢有你这样的弟弟,每天不问世事,连个兵器都拿不起来的弟弟。”

洛风凑到了洛书的耳边,骂道,“哼,没爹没娘的孩子,在我洛府呆着么久,整天游手好闲,还白吃我家的饭菜,现在天下以武为尊,整日做这些无用的画图,简直就是空无一用一般,早晚,爹会把你赶出洛家。”

冷哼了一声,洛风直起身子,高傲的看了比自己低上一头的洛书,回到了书房,还没开门,就转头对着洛书喝道,“还不快点给我去拿紫金宝刀。”

万管家摇了摇头,叹息一声,朝着大堂跑了过去。看着远去的洛风,洛书只是叹了口气,消沉的回到了书房,坐在书房里,拿起墙上的一幅壁画,看着这副壁画,洛书露出了微笑,原本的沉闷,也消失不见。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219306/220189088.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