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赣西文学 > 第2期 > 承载着太多的风雨苍桑-----------------作者:楚山

承载着太多的风雨苍桑-----------------作者:楚山

[更新时间]2009-07-17 15:40:40 [字数]3963[作者]曲涧清风

《承载着太多的风雨苍桑》

             ——秋水竹林诗歌印象 

作者:楚山


  记得在网络上看到一段文字,作者有一段对诗歌的定义:文字自然易懂而意义深刻,普通读者只理解到诗歌的表层意义,就能读懂并产生共鸣就算是一首不错的诗了;部分读者又能通过一些关键词、意象的暗示、典故和隐喻理解诗歌的内在意义,而这个过程有规律可循,则为好诗。而秋水竹林的诗就是这样的好诗,当我拿着他的集子一遍遍地读着后却迟迟不敢下笔,因为我发觉他诗内可发掘的东西太多了,深怕自己没有领会他诗中的内在意义。
  秋水与竹林,赣西这片广袤的丘陵地带上这样的景色随处可见,山涧里流出宛然清凉的小溪水,竹林里那越过了盛夏茂密青葱的枝头,偶有了许些旋转着飘落的黄竹叶坠入溪中随水流逝,这种初秋的情景略带些情绪的颓废与极盛至衰的忧郁。而秋水的诗也如这景色一般在茂盛中带着许些忧愁,许些痛楚。
  以我的观点,诗人应该是悲悯的,是一种敏感的人群,只要没有从这种悲悯发展成为一种愤懑与唾骂乃至对自身的无病呻吟那是情有可原的,所谓话到沧桑句始工嘛。据我所知,秋水也是一位远离故土的漂泊者,在那个东莞的都市的某个岗位上,对故乡的景物的思念在他的诗作中占有很大的篇幅,如这首《祖父》。
  冰凉的水从叶面上退去
  从你裸露的骨头上一格一格地隐去
   
  木窗畔的青藤一截一截地老去
  再咳嗽也惊不动满园的秋色
   
  粘满灰尘的光
  纠缠着多年来压抑的欲望
  伴随青花的坠落
   
  碎的不是屋前流泪的石头
  是祖父牵着的影子
  在这首《祖父》里,我仿佛看千里之外一位步履蹒跚的老人立在家乡满落秋叶的后院里,陪着他的只有自己的破碎的影子,青春与理想正如冰凉无情的水从他的生命里慢慢地蒸发,他以被抽空,病惫的他如此地衰老与脆弱,但他之所以被抽空之所以这么病疲,却正因为养育了父辈与自己呀,那种苦涩与无奈让我们陪感悲凉,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抽去祖父生命的不是岁月,而是自己!流泪的不是石头,而是满怀怜惜的笔者!在这里,我们更看到一位父辈为后代抛丢了自己的理想而用生命哺育了新的一代,这种伟大的品格存在于秋水的父辈之中,也同时存在于我们所有人的生命之中。秋水写家人的诗还有《母亲》《小叔 》等很多篇,但我觉得这首《祖父》最有代表性。
  征夫怀远路,游子恋故乡。提到家乡,我们每个有都会有讲不完的话题,一草一木,一颦一笑皆有无限的感概。当然,随着现代的交通发达,人们不再会有冉冉老将至,何时返故乡的悲叹了,虽然时有往返,但人们的思念却总会在某个飘突的触点上顿然而生,得出一种不忍登高临远,望故乡渺邈,归思难收的感喟。《消逝的村庄 》、《一片落叶》、《地图上的痕迹 》、《怀念 》、《鼓楼》、《秀江》、《宜春(组诗)》等等,占据了秋水给我的诗篇中的近一半篇幅,《地图上的痕迹 》:
  ——给我的故乡宜春
  
  一滴疼痛的水
  打在地图挖掉的那一部分上
  
  很瘦很瘦的夜风折了过来
  一尾鱼静静地游出像框
  吹灭你留在桌上的目光
  
  一种东西碎过来
  像你身上剥落寒冷的诗歌
  碎了 无非是深一点 浅一点的痕迹
  碎了 也来自心灵挖不掉的那座小城
  一滴疼痛的泪水是溶解不了一座心中的港弯的,这深一点,浅一点的痕迹是归乡的步履吗?望故乡兮何处?倚栏杆兮涕沾襟说的正是这种境况吧?
  其实我的内心一直怀着一种遗恨,恨自己除了在外求学的几年外没有出去打过工,没有体会过那种远离故士求生存求发展的生活,但是当我看到秋水一首反映当初打工的生活的诗后,我内心又有了一种幸兴,《怀念那段黑暗的日子》:
  这些年 从烟灰缸里倒出来
  什么都是灰色的 比如记忆的纸屑
  时间的痕 生活加速变形的轮子
   
  你说 真怀念那段日子
  我们是两只饥饿的小老鼠
  借着黑暗咬城市的米袋
  你还说 有一次他差点丧命
  含一口粮食 一拐一拐地回来
  这一首诗的处理技巧是可谓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一口粮食在那段黑暗的日子是需要以几乎付出生命为代价的,而借他隐喻出来的却只是两只受伤的小老鼠,不过好在这段里子只是秋水在悠闲时的烟灰缸里倒出来的,我想现在的秋水当然不再会面对这种生活的窘迫了。但是在那些南方的都市,这样的小老鼠却还有很多很多,这样的黑暗也一定不会就此消逝,秋水现在就职于一家生产制造的企业,有机会接触到许多底层的打工者,作为从黑暗中一拐一拐走来的他,对这份生活的沉重却有着另一种反思:《无题》:
  所有的房子都从你身体里走出来
  所有的路顺着你的汗珠而流淌
  在水泥建筑的裂缝里
  
  你看那个弯腰驼背的人
  那双枯
  打开没有光芒的盒饭
  用筷子夹紧一片坚硬的日子
      
  犹如一棵站不太直的小草
  把生活轻轻地放在肩上
  是啊,房子是从里你身体里走出来的,路是从你汗珠里流淌出来的,那么,小老鼠还是老鼠吗?这就是升华,原来,正是这些所谓的小老鼠创造了都市的繁荣,秋水没有去提猫(我在读《怀念那段黑暗的日子》时就想到了猫,谁是导致小老鼠一拐一拐的猫?又是谁把那个枯瘦凹凸的手的人的腰压弯?)。是的,秋水没有去提猫,这是他性格的宽容与爽朗,也是诗人的悲悯与怨妇的悲恨大不同的地方。笔锋一转,一个被工作压弯了腰的人,夹紧一片自己的日子,一片属于自己的坚实的日子;一棵小草,把生活轻轻地放在肩上,不再是小老鼠面对猫,而是工人面对自己的生活!面对的艰辛生活的举重若轻!秋水的悲不是一种堕落,而是一深处的反抗。这是一首很有哲理的诗,是对命运的阐释。
  提到哲理,我还要提到秋水的另一首诗:《断章 》:
  整个秋天
  我都在树下站着
  把手插进口袋
  等果子落下
  
  整个秋天
  蚂蚁都在我脚旁
  很悠然地叉着腰
  等我倒下
  望子在评论他这首诗的时候用了机巧,比较完满,单纯且唯美来概述;柯默默 在评论里也提到了这首诗是折射着自己如蚂蚁般忙碌的生活,哀苦无告。但我个人认为这首诗更折射了作者对于生命与理想的紧迫感,在这里,‘我’被淡化成了食物链中的一环,‘我’的四周有准备随时吞噬我的蚂蚁存在,而我却用整个秋天站在树下等候吞噬一枚果,果有可能会掉下来,也有可能不会掉下来,如果果不掉下来的话我将会倒下变成蚂蚁的果。如果掉下来呢?就非但不被捕食非但借以生存,甚至会不会如一只苹果掉到牛顿的身前一样借助这枚坠落的果成就生命的辉煌呢?所有的悬念在于这枚还没有坠地的果,而我却站了整个秋天,整个秋天过后将会是象征结束的萧瑟的冬天,如果没有果我将进入生命的冬天,甚至我有机会进入生命的冬天吗?这《断章 》其实是人类的一种警示!我们只要把果变成‘得到’把蚂蚁变成‘失去’,中间是‘我’或人类就不难读懂其喻意了。从这首诗中,我也看到了秋水对于生命与成功的那种焦灼地等候与无奈,毕竟,等待是痛苦的,但我相信秋水会有办法的,比如撼树,比如找一架梯子,人类有时候差的就是那么轻轻一撼啊!
  《镜子》
  可以把整个世界都装进去
  却经不住
  轻轻一击
  这首短诗的哲理性也不言而喻,我们的心灵不就是这样一面镜子吗?看似冰冷,看似坚硬,看似可以包容一切,却永远抵不过一颗小石子轻轻的一击,这颗石子可以是乡情,可以是生存,也可以是爱情。提到爱情,我对秋水了解还很少,对于他的情感更是知之甚少,在我知道的他的作品中,只有一首《不题(系列)二》:
  你之后 我将黑暗下去
  拒绝火把 蜡烛 银子擎着的火焰
  靠直觉延续下去
  不再相信眼睛 泪水的赝品
  磨得不能再短的腿
  是纸上发光的木犁
   
  你之后 叶落之静秋光之轻
  鸟掀开秋天的屋顶
  一只蜘蛛爬回自己的网里
  这是我知道的唯一一首伤情的诗,我想谁都可能体会过那种痛吧,一种只靠直觉无心体会良辰美宵的生活,一种落寞地爬回自己的网里孤独地躲避并拒绝怜悯的生活,不过爱情是一个甜蜜的主题,虽然甜中会有酸涩,我期待能多看到秋水关于爱情的作品。
  其实,我也写诗的,一直以来我写诗就是追求那种唯美的氛围,那些灵动的句子,那种凄美的意境,这种写法就很容易落入忧郁或是平直的蕃篓,忧郁还不要紧,太不了人家说你是悲观论调,好在我写的东西只是抒发情绪,是自娱自乐的,就象拿破仑想骂人时就写信一样,写完就锁在抽屉里,反正没人看到;但是如果过于平直就不行了,正如文前提到的,一首诗如果一味平直让读者不能产生共鸣,不能产生联想,那这就不是诗了,而是分了段的散文。而秋水的诗却很巧妙地溶合了唯美与深度这两个不同的概念,这样的句子在他的诗海里如同一朵朵鲜艳的浪,让人读者的内心不停地涌动: 木窗畔的青藤一截一截地老去/再咳嗽也惊不动满园的秋色;你之后 叶落之静秋光之轻/鸟掀开秋天的屋顶/一只蜘蛛爬回自己的网里;你还在灶边忙碌/脚下一粒粒碾碎的日子/弥漫一种古老的韵律……
  当然,我只是以一名普通的读者的身份去阅读秋水竹林的作品,他的作品里还孕含着更多更复杂的情感与内在含意,但这并不防碍我对他作品的喜爱。诚然,读者对任何一种作品的阐释都只能“自己的”感触,就如一千个人读哈姆莱特就会有一千个哈姆莱特一样,这本也无可厚非;问题是,任何一种理解与阐释即便不算什么粗暴的断章取义,也必是对作品含意的偷换与缩减,在此,我只是希望并没有偷换或缩减得太利害,虽然这只是我的哈姆莱特。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202266/634595.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