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赣西文学 > 第2期 > 父亲的肩膀---------------------------作者:周英

父亲的肩膀---------------------------作者:周英

[更新时间]2009-07-17 14:59:44 [字数]1664[作者]曲涧清风

          《父亲的肩膀》
           作者:周英
   

          
  黎黑的脸膛上深浅不一的沟壑印记着岁月的沧桑,浓密短发中根根白发见证了生活的磨砺,枯萎如树皮的双手上纵横的老茧显示出劳作的艰辛……他,就是我的父亲。
  我的父亲太普通了,普通得如他担子里的一粒谷子;我的父亲太平凡了,平凡得如他脚下的一颗尘土。但父亲用他那厚实的肩膀扛起了家的重担,给了我们一个温暖的家,给予了我们一份沉甸甸的永不褪色的爱。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父亲似乎浑身上下总有使不完的劲。二十多年前,为了能让全家人过上舒适的日子,父亲决定建一栋新屋。但在那饱一顿饥一顿的日子里,家里实在拿不出多余的钱来建新屋。于是父亲决定自己做砖瓦,可是真要做起来却是困难重重。
  印象中,我常爱跟着父亲一同去山上挖泥。泥挖好了,父亲弯下腰,熟练地挑起一担泥,稳健地向前踏步。我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可走了不到两里山路,就累得涨红了脸,气喘吁吁了。而父亲挑着的满满的一担泥依然稳稳地压在肩头,只见他左肩扛累了换右肩,肩膀上衣服的垫肩被磨破了洞,露出红红的皮肤,在烈日的照耀下更是红肿不堪。早已湿透的衣服紧紧地贴在背上,隐隐约约地勾勒出父亲瘦削的背,好像一张弯弯的弓。我当时感到,父亲虽然瘦小,但他的双肩却犹如大山一般坚实。就这样,堆积如小山的黄泥巴愣是被父亲从大山上给“请”下来了。从挖泥、挑泥、炼泥、制砖、烘砖、奠基、砌墙到房屋装修,整整花了两年的时间,我们家终于建成了三间简陋的砖瓦房。在新屋建成的那一天,摸着那坚固而光滑的墙壁、看着头顶上明亮的灯光,感受着新屋扑面而来的清新的气息,我和弟弟甭提有多高兴了。但我们更加深深懂得这每一块砖每一片瓦里都浸润着父亲和母亲的血汗。父亲更像是家中的一道梁,不曾弯曲过,扛起了家庭的重担。
  父亲年轻时是粮食加工厂的一名最普通的搬运工,每天要挑上几百担谷子往返于各个仓库间,在大汗淋漓中挥洒青春。一百多斤的担子压在父亲的肩上,压弯了扁担,压弯了父亲的背,却没有压倒父亲的意志。豆大的汗珠换来的却是那微薄的收入,但父亲的脸上始终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每次下班回到家,我和弟弟总爱爬上父亲的肩头,因为在我们眼里,父亲的肩膀是那么宽大、那么安全;父亲也乐意享受这份甜蜜的天伦之乐。不谙世事的我们却不知,父亲其实是在忍着一天的劳累之后的疼痛让我们在上面“作威作福”的呀。直到父亲洗完澡,我们才发现父亲的肩膀已是又红又肿。此时,当我们问父亲累不累时,他总是嘿嘿一笑:“不累,我还年轻,挣点钱,好供你们读书。”就这样,父亲在粮食加工厂一干就是二十多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父亲的脊梁不再挺拔。我却深深懂得:父亲的肩膀承载着的是对儿女们的一份希冀,承载着全家人乃至祖祖辈辈庄稼人的希望。
  令父亲没想到的是,因为工厂体制改革,他下岗了。父亲曾一度失落过、彷徨过,常常坐在门槛边默默地摸着那陪伴了他多年的已被肩膀磨得光滑锃亮的扁担。勤劳的父亲最终还是没有继续失业在家,他又开始了新的劳碌:父亲成了水泥厂的一名装包工。每天天未亮出门,天黑才回家。父亲岗位上有震耳欲聋的机器轰鸣声,粉尘飞扬,工人们都是头戴双层口罩,肩背水泥包整天来回奔忙。五十多岁的父亲虽然是其中年纪最大的一个,但他从不说苦叫累,父亲依然如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肩背上百斤的水泥包健步如飞。我们曾多次劝他还是好好在家歇着,父亲还是嘿嘿一笑:“不累,趁我还背得起,挣点钱,也好减轻你们的负担。”但我们明白,父亲的肩膀有着几道深深的铬痕,满是对父母的孝敬,对儿女的疼爱,对家庭的责任。
  “想想您的背影,我感受了坚韧,抚摸您的双手,我摸到了艰辛,不知不觉您鬓角露了白发,不声不响您眼角上添了皱纹,我的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反复听着这首深情的《父亲》,我早已是泪眼朦胧:我最亲爱的父母亲,你们辛苦了!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202266/634541.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