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赣西文学 > 第2期 > 夜-----------------------------------作者:楚山

夜-----------------------------------作者:楚山

[更新时间]2009-07-17 15:06:45 [字数]4120[作者]曲涧清风

《夜》

作者:曾宪林

1

最后,我决定只用那一个答案了,因为那可能是真的,或许那确实是曾经发生过的事实吧,只是我无法记清具体的时间与细节了。我想我当时一定处在某种我今天不屑一顾的困境之中,当然到今天我知道这只是一种在极度无聊与少许尴尬时所常见的谎言罢了,不值称道。而可悲的是我以陷入到那个谎言之中了,在少许的慌乱之中,(也许不是为慌乱,仅仅是不屑于用太多的思维去设置另一个谎言罢了。)我总是脱口而出。

固然,这个谎言越来越圆满,到今天可以说是无暇可击了。有时,我也会为自己的这个‘原因’感到一些悲凉与凄怆。并完全地原谅了自己无耻的罪行。

哦,别说什么无耻,我只不过是用自己的身体去取得任何人不得不去夺取的东西—生存罢了。而且,你知道,如果你也曾是我的客人的话,你知道我那凄然的家境沉重的负担与无可奈何的第一步。

还有,你难道没有过狂烈的膨胀的不可抑制的欲望?!

还是让我来说吧,如果世界上没有那种种伪善的准则;如果你有着正常人的生理需要;如果你也不愿面对无能面对那沉沉的生活的重担;我想,你也会乐于站在我的位置,永远不愿离开……

这些是阿菊告诉我的,阿菊离开的时候对还不够成熟的我讲了那么多,在我听来阿菊是有一定的道理的。一个月上三百多个小时的班,与一个晚上在舞厅跳跳舞让某个自己不算很讨厌的男人满足一下自己的欲望,这两种过程中却能得到同样多的金钱,我想,这种差别不得不使我作出我认为最好的选择。

阿菊的提醒使我明白许多的事情,我看着她离开时,看着她钻入老外的'平治'时对自己说:我要做第二个阿菊!

我确实不记得是否真有过一个老板的儿子想娶我,虽然我也曾有过阿菊的那种归宿感,但纵使有那也是一个荒唐得出奇的笑话了,可是我还是乐于用那个故事去敷衍那些床前脱衣服时并不想知道答案的问话,这样不但可以缓和各自不可避免的尴尬,最主要的还是可以为自己找到更好的理由从事此刻的工作。

而此刻,我点燃一支烟坐在酒吧的舞厅里听着这靡糜的轻音,决定放自己一天假。我不再像一年以前一样站在迷雨的街头徊惶着不知所措,如果愿意的话,我甚至可以像一年以前的阿菊一样,好玩似地从街头领走一个姿色还可以却饿着肚子的女孩。

“小姐,可以请你跳个舞吗?”

“滚开!”

“小姐,玩不玩?”

“跟你妈玩去!”

我觉得我今天的派头丝毫不比一年以前的阿菊逊色。我几乎有一种冲动要走出舞厅到街上找一个正在徘徊的姑娘让她也听一听我的故事,让她知道我作出的牺牲我的伟大。

可我还是没有起身,让轻慢的萨克斯把我缓缓地包围,勾起我许多的奇想,还有是那个我讲了上千次的沉重的故事是不是偶然能勾起一两个慷慨的客人的怜悯之心?

算了!这终究是一个烦恼的夜晚。

 

2

当一听罐装蓝带下肚后,她脑海里似乎腾出一种解不开的东西,她常把它称之为记忆的魔鬼,这种真实的记忆并不常降临到她的身上,确切地说,这种记忆只有在这种萨克斯之中才能被勾起。

可是不知为什么,每个月总有几天她不得不面对这个可怕的魔鬼的嘲讽与折磨,就像那每个月不得不面对的例假一样,让人感到无比的惶惑。

这轻柔的萨克斯骤而变得极其的尖锐,如一把无形而锐利的冰刀直刺她的心膛,她感到一种莫名的寒意,她战栗于这种寒意之中,如同受到了什么致命的打击一样,想找到一个可以躲藏的地方。张开醉意微醺的眼她向四周望了望,一切如旧:两个小不点在舞厅里兜销着黄色书刊;几位妖艳的小姐正在奶声奶气地勾起跳舞者的那种原始的冲动。

恶心!

她突然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憎恨与羞愧!这种怀着无耻的目的的调笑是多么的令人感到恶心!她不禁问自己:难道往日你也是如此地去拉那些凯子的吗?

她不敢再想下去,她知道顺着这条思路她又会想到自杀,或是不能回的家。

家?这曾是一个多么温馨惬意的名字哦,可是她不会再有家了,作为高级知识分子的独身父亲如果再看到自己的话,说不定真的会气死的,再说,她再也不敢看到那绝望的、贬视的、无比厌恶的目光了,那竟是父亲对远方归来的女儿的所有表示!

她早早地从舞厅溜了出来,并没有如昔的挽着一位自己满意的客人,其实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做,她在偶然冷静下来的时候总是喜欢问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

天桥上拂来醉人的风,她又不由想到那个千篇一律的回答,是不是每个做小姐的都有一个类似的回答呢?阿菊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了她,却偏偏没有告诉她这个,她想,大概会差不多吧?

这座迷乱的都市,对于她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神秘与恐惧,人们的生活似乎除了搞点传销上上馆子就是找小姐。似乎在这个谜乱的社会内,有着如香港电影里一样的黑社会与毫无作用不可信任的法律,如果你富有,你就什么都有了;如果你贫穷,那么什么样的灾难都有可能都会有可能降临到你的头顶。惟一安全的只有那个或许根本不曾存在的黑帮老大。

她也会在这种特别的日子里问自己:你打算就这样下去吗?

那一个她就会回答:难道你认为你还有第二条路可走吗?

嗯,也是。

那么就这样走一天算一天好了。

嗯,也只好如此了。

 

3

你怎么了?她站在惠州那华灯初上的都市的天桥上,望着桥下穿梭往来的车辆,不停地问着另一个自己。

你难道还有别的路可走吗?你难道要回去上那一天十三个小时的班,并受到别人的取笑吗?你以经走出了不可挽出的第一步,你没有选择的余地你只能往前走!

不管如何,你必须活着。你说过不管是在什么情况下,你必须活着!

她点燃一支烟,靠在桥上悠悠然地吸着。其实,这有什么不好,不用工作,没有经济的压力,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让所有的冷眼与嘲笑死去吧!我就要如此的活着并活下去。

她冲动的把手中燃着的烟恶意地抛向天桥下的一个水果摊的篷顶上,狠狠的对自己说:

收起你的那一套吧!我觉得这样的生活正是我想要过的!

 

4

我被她拖回到我租的房子中,心中感到无比的落寞,那酒的效力慢慢地在我的身上发挥出了它最大的作用。

这样的日子容易忆起那曾经的苦与痛。我是多么想回到父亲的门前对他说:爸!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失望的!

可是我知道不有这个可能了,父亲怎么能让一个做妓的女儿生活在他身边呢?他又如何去面对校中的那些部属们呢?

哦!不,纵使我能够再回到那个称之为家的地方,我也不会再回去了,记得那最后一次离开时,我是曾咬着牙对自己说:如果我没有取得让自己满意的成绩,我将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可是在那别后的日子,我又何曾为自己的话作出过半点的努力呢?是的,我已堕落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了!我早已不是当年父亲引以为傲的大学生了!我在父亲的眼中,在父亲部下的那些教授们眼中只不是一个无救药的下贱的女人罢了!

而她是如此顽强的控制着我!我始终不能逃脱她的魔掌,因为我的软弱早已使我不知道如何去追求任何有所阻挠的目标了;我已在屈辱之中习惯于跟着那奢侈的生活习性了。

是的,就是今天,农历六月十五,一个夏日月最圆的日子。是的,今天是我的生日,记得,每一个和父亲共渡的生日,我都会十分惊奇的得到一份我意想不到的礼物和一个奶白的生日蛋糕。父亲总是在这个日子对我说一些语重心长的话,在父亲的眼中,逐渐成长的我正走向一条辉煌的路,医科大学的高级护理,出众的气质与身材,可是,他却淡薄了这个独生女对于艰苦生活的适应能力!

我本以为身兜着这张高级护理的文凭能在这个南方的都市找到一个令人满意的工作,可谁知等待我的却是火车站的小偷与玩世不恭的阿菊呢?

不!我要奋起,如果还有一线希望的话,那就做一个能对得起自己,对得起父亲的人。

耳边,父亲又在冷漠地说:首先,要做人……

 

5

你又感到犹豫了?

可是我知道你的目标不会实现的,因为你缺少哪怕是最基本的与艰苦作斗争的勇气!

你会如昔的回到我的主宰中来的,一切只不过是这生活中的一个小小的插曲罢了,我肯定。

你还是收回那些不能实现的理想罢,在这个没有父亲的生日里,为什么不人生第一次疯狂一下呢?找那些熟人搞点你早想试试的白面,或是如当日阿菊的生日一样找一个如昔日如你的小妹,使自己能更从容地过下去呢?

这就是你美妙的人生!没有任何的负担、自由广阔的天空、繁华的都市、而且在存折上还有一笔数目不小的存款。这一切难道你还不够满足吗?

让别人说去,走自己的路!

不要想那些令人烦恼的事了,要说失去,你早已失去你曾经认为生命中最美好的东西了,你经历了这个世界上你曾认为最可怕的事情,你历尽了那所挫折与辛酸,到现在,你可以抛却一切的顾虑可以尽情地享受生命中最快乐的事情了。

忘掉一切跟我走吧!如果你把你曾经让你心痛的东西看做不值一提的话,那么它就是不值一提的东西。

为什么不抛开那种种的顾虑呢?

来吧,跟着我,享受生命中的每一天!

 

6

或许是酒的作用,她更是毫无顾及的对着我的耳朵引诱着我,使我难以决定。

是啊,一切失去了的都是生命中最为重要的东西,包括尊严,可是在这个生日,在这个忆起往昔的日子,我的心是多么沉重,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其实,我又何尝有往哪里走的选择余地呢?!

我真想对世界大声的疾呼:再给我一次机会!

可是,谁又能给我什么机会呢,除了那种冷如寒冰的眼神,不屑一顾的表情?

“铃铃铃……”

是谁?这么晚了还打我的手机跟我开玩笑?

我闭着眼睛摸起手起对着话筒说:“别闹了!老娘今天烦得很。”

没有传来任何声息,面对死一样的沉静,突地,我感到一种被什么击中的感觉……是的,是他?我敢肯定一定是他——爸爸!

“哦,爸爸!是你吗?”电话那边还是缄默着没有任何的声息!难道他把那个手机号码从门前的垃圾桶中捡了出来?我不由流下满面的泪水,“哦,是你吗?爸爸,请……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202266/634421.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