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赣西文学 > 第2期 > 二狗---------------------------------作者:仲彦

二狗---------------------------------作者:仲彦

[更新时间]2009-07-17 13:37:26 [字数]1549[作者]曲涧清风

《二狗》

作者:仲彦(土家族)

 

人说,二狗转来了。人说,转来的二狗现在已是本乡的书记。

“啧啧,全冷水乡就数二狗的官最大。”村长说,“开大会时那威风,真不愧是我们这沟沟的种。”

“是啊,最有出息的后生崽。”猫爷说,“想不到小时他还跟在我屁股后头颠啊颠喔。”

“我一直看着他长大的嘛。”五爹说。

“嘻嘻,小时就他劲大,把我的奶都抓得青一条、红一杠呢。”幺婶说,“他吃我的奶最多。”

“还有我的呢。”

“还有我的呢。”

“我在厢房里做女儿时,他就抓我的奶头要水喝。”

“瞎扯么子,崽现在是官了,还奶啊奶的乱讲,人家还要不要当书记。”猫爷说,“再乱嚼舌条,老子几棒棒烟袋打烂你们嘴巴。”

“帕普,哪敢呢,哪个不心痛我们二狗的名声呢。”

几场暴雨下透之后,人们忙着割麦、打油菜,紧跟着是耕田、耙田,转眼间就到了春插的大忙季节。白花花的阳光下,层峦叠峰之间,人们开始躬腰屈背伏进亮闪闪的水田里,准备一丘丘地栽转转秧……

“大家听着,二狗这回在全乡的村干部会上讲了,为了迎接地县两级领导检查验收,今年一律不准栽转转秧,一律要横平竖直,要扯索子栽。县乡自查时,发现没有这样栽的,一律由乡政府出面耙平。”村长说,“大家都忙,我就不多讲了。”

“我栽了大半辈子秧,还不晓得栽转转秧也能丰收?他一个青皮后生,晓得个卵。”五爹说。

“讲个卵,还不快点准备。”村长仗着年纪大,骂了起来,“大家快准备吧,照他那个作风,要是真有那么一天,我怕他会来真的。”

“不就是二狗吗?到时我同样几烟袋。”猫爷讲话了。

“大幺,你就歇歇吧,等我教训完他们,我再和你讲。”

“还讲个鸡巴,我就这样栽。”猫爷走了。

“猫爷走了,我看哪个再敢动一下,老子打断你们狗腿。”大伙被村长镇住了。

转眼间,自查的日子到了。当了书记的二狗陪着一大群人,打曲折的山路上走进了寨子。沿途看着标杆笔直、整齐划一的秧苗,二狗紧绷的脸渐渐舒展开了。同行的领导也不住地点头,朝村人,朝二狗不住地露出赞许的目光。

当他们站在一丘秧田边时,二狗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大疙瘩。等他领着众人,一连看了几丘秧田,发现全都是这样,他的脸变得越来越青,嘴唇也开始不停地打着哆嗦。

“向长顺,你给我站出来,这是你的秧田吗?”人们怔了好一阵,这才想起他是在叫猫爷。

猫爷自己也怔了一会,好久才听出来这是在喊自己。猫爷自己也记不清楚了,这个寨子到底有多久没有人叫过自己的名字了。他顺势摸出别在身上的棒棒烟袋,但一看到二狗那拉得很长、绷得很紧的脸,他战战兢兢地站出来,“我……”他的声音小得象蚊子哼。

“乱弹琴,把它耙平了,重来。”

“重来?”村里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向发金,你耳朵聋了吗?”二狗又叫了村长的名字,同样也没有人敢这样喊的啊,“听到没有,把它耙了,重来。”

“向朝阳,向朝坤,肖金花……”二狗一连串又叫了五爹、大叔、幺婶等人的名字。

人们你看我,我看你,都没做声,都一齐把热辣辣的目光,齐刷刷地射向二狗,射向猫爷,射向村长。

“到底耙不耙?”

“你们不耙,我们扯。”白花花的阳光下,人们看见书记,裤子没卷,衣袖没挽,一下子冲向秧田,身后,是一群乡政府的干部……

季节不饶人啊!

夜,静悄悄的,猫爷在村长、五爹、幺婶等人的搀扶下,带领族人,举了火把,挑了秧,步履沉重地走向自己的秧田。

嘘,猫爷秧田里都是些什么人啊?朗朗的月光下,正躬着腰,在扯了索子的秧田里忙碌着,双手起落间,插秧声伴着哗哗的水声,在静悄悄的夜里动人地回响,到底会是哪些人呢?

一个人影飞快地从田里跑出来,猫爷他们一愣。

哦,是二狗他们。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202266/63441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