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赣西文学 > 第2期 > 不语两心知---------------------------作者:贝若嫣

不语两心知---------------------------作者:贝若嫣

[更新时间]2009-07-17 13:28:34 [字数]3331[作者]

不语两心知》

作者:贝若嫣

Smile

    雨珠儿映着街灯的昏黄光晕,洒在车窗前起舞,舞姿单薄而灵动,留下淡淡雨痕,宛如几颗清泪。收音机传来深情款款的《cry on my shoulder》,伴着苏苏的雨声,唱在人的心上,唱出一秒心伤。

    采薇听着这熟悉的音律,心神有刹那恍惚,仿佛那些时光,他依然从未离开。

    DJ低柔的轻诉,在她心头化为百转千回,半打开车窗,细雨吹落在脸颊上、手臂上,凉意让人一振,采薇自嘲地轻笑:现在,我还能靠在谁的肩头呢?6年来不曾掉过一滴泪。

    原来,心早已如灰。

    下一个左转的路口就是“Smile”了,采薇忽然怀念起那儿的Blue Hawaii,虽然甜的有些发腻,采薇却喜欢那颜色,蓝得透明。“Smile”是同学聚会的窝儿。

    这些期期艾艾的红男绿女在大学时没见得交情深厚,毕业了反而每周一聚,交杯换盏中彼此愈加看重。

    采薇已经错过了几次聚会,如果不是小鱼那个电话的盛情相邀...

    不,如果不是小鱼说,他也在,采薇恐怕就任由自己一再错过到底了。

    采薇一向怕那个热闹的场面,好像热闹都是别人的事,自己只配和寂寞有染。偶尔参加,她也只是静静地躲在角落里吸烟,冷眼旁观那些自己熟悉的、可爱的面容,在歌声魅影你来我往,却处处透着微妙,透着涟漪。

    泊好车,雨越发落得急了。好似琉璃盏的碎片,漫天遍野地落下。

    采薇在车里细细的补好妆,端详了一会儿,容华下面的自己还是一如既往地清淡、落寞,毫无生气。挽起风衣,采薇匆忙地低头跑过,没有看到身后不远处有一双关怀的眼,撑着伞,默默地注视她离开。

华灯初上,路畔几棵芙蓉在夜灯下如树树烟花,漫漫地闪烁,楚楚的甜香,柔情宛转地蔓延,似情深遗爱。

 

采薇

    Smile”里已是暗香飘零,歌舞升平。采薇推开韩式包厢的滑门,在大家的问候声中坐定。衣还是微湿的,像被露水染过,她却早已看到了倚在榻榻米一角的他,只能佯作未见。接过Gigi递来的毛巾,道谢着,寒暄着,用眼角打量他。

    子默...他怎样呢......

    眼神一如往昔般清澈真挚,宛如清修少年。

    他端着一杯Blue Hawaii倚在角落谈笑风生,酒杯内的蓝衬着他温润如玉的脸,越发显得凝翠。

    采薇看着他的手指滑过杯底,似能感受到那锦缎一样的触感,一如当初。

    她曾在无数个夜里梦到子默的手,那双手温暖地握着她,穿过她的黑发,然后,渗出一滴滴血,红得缠绵悱恻,触目惊心。

    采薇兀自发愣,听到小鱼的呼唤,惊得一动!同时她发现子默耐人寻味的眼神正盯向自己。

    不敢对视!深怕那双眼太深邃,轻易地让她筑起的自尊全然崩塌。

    她已很久不曾这样慌乱,顺手接过小鱼传来的香烟,闭眼深深吸了一口,缓缓吐出。

 

子默

    子默自采薇进门后就一直心不在焉。6年的离别,仍无法抑制想念,自己早已认命了。   

    在得知她后来成为空姐,还曾傻傻地买了欧洲7国的飞机联票,全部时间都待在候机楼里,只为能够与她擦肩而过。他固执地相信相逢的人会再相逢,而不甘心被往事蹉跎着。

    这许多年来,子默发现自己失去了很多年少的勇气,不敢让她知道自己还惦着她,于是赶在她之前跑回酒吧,脱下淋湿的外套扔在身后藏了起来。

    采薇...她变得多了....

    整齐的刘海盖住了她清秀的额头,也愈发显出脸颊清瘦的弧线。肤色白的清透,没有一点血色。大大的眼睛失去了往日的俏皮神采,子默只看到有一层水雾在黑瞳上漾着,似乎随时准备溢出来。

    他不时与大家谈笑,神情却矜持着,眼睛无法离开采薇的脸,她还是如记忆中美丽,像个琉璃娃娃,美得让人心疼。精致的妆容,一尘不染的白裙...然后,子默看到采薇一阵慌乱后,点燃了香烟。烟雾瞬间把对面的她围绕起来,愈加地不真实。

    子默咬牙让自己冷静下来。

    是的,往事如烟。6年的岁月沧桑,也许早改变了很多,也许,她,也早已沧海桑田。

   子默在烟雾中定定地看着采薇,仿佛回到了90年的初见。一个笑意盈盈的女孩,穿着缀着荷叶边的白色长裙,轻轻地对他说:

    “我叫夏采薇,我的名字取自诗经小雅的一篇,你读过吗?”

    采薇永远不知道,他从那日之后,把这个名字,郑重的,记在了心上。一生无法忘怀。

 

人生若只如初见

    隐隐传来一段吉他,歌手轻轻唱着《偏偏喜欢你》,粤语,字正腔圆。

    采薇细细地听着...

    那年,采薇第一次在迎新晚会中听到这首歌,子默在晚会中压轴演唱,迷倒了很多女生,当然也包括她。同年,这首歌的原唱者Danny Chan去世,子默把泣不成声的采薇拥入怀里安慰。

    采薇现在也说不清自己当时是爱上了Danny还是子默,也许结局都是一样。

    生死可以凭记忆去凭吊,聚散却总不能如愿。有时爱情,徒有虚名。

 

不语两心知

    曲终人散。大家相继步出“Smile”,各自取车结伴回家。采薇醉了,被大家塞进子默的车。

    夜,已经那样深了,子默的宝蓝色沃尔沃缓缓前行,似担心路程太短。

    采薇醉了,意识却异常清醒,为子默指着回家的路线。子默心头藏着千言万语,伊人就在身边,却不知从何说起;采薇的喉咙似乎被酒精呛到了,始终哽咽着,她担心如果说出一个字,眼泪就会不受控制地流下来。两个人都因为太在意而犹豫,都因为太思念而近情心怯。一路无话,车内的空气却又似充满着万语千言,寂寂如诉。

 

车停在了小区大门外。采薇松开安全带,两人像老友一样道谢,道再见,子默看着她下车后轻关上车门,转身遥遥而去,融入墨黑样的夜幕中。子默随后下得车来,点燃一根香烟,靠在车门上看采薇的背影,紫色风衣把她装扮得好似一朵郁金香!这朵小花儿早在多年以前就已深种在自己心里,而现在却只能看着她枯萎和远去。

    就这样看着,看着,子默知道自己没有勇气追上去。

    他们彼此都知道,过去了,终究都是过去了。

    他们就如同两条寂寞的鱼,聚时相濡以沫,却不会为了守候承诺而再见江湖。

    他们就这样地背靠背越游越远,一条寂寞的路伸展向两头。

    他们彼此深深爱着,却无需言明,无需重聚,情到深处无怨尤,不语两心知。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202266/634410.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