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赣西文学 > 第2期 > 荠菜---------------------------------作者:祖克慰

荠菜---------------------------------作者:祖克慰

[更新时间]2009-07-17 12:56:47 [字数]2023[作者]

《荠菜》

作者:祖克慰

 

  打下“荠菜”这两个字时,我长时间坐在电脑前,脑子里一片空白,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去写这种普通的植物。也许是对荠菜倾注了太多的感情,让我无从下笔。荠菜,留给了我太多的记忆,那记忆充满了甜蜜,也充满了辛酸和苦涩。

  对于荠菜,我是有着深深的感情的,这种感情来自儿时,既不是它的药用价值,也不是它的营养价值,更不是它朴素的花。我对荠菜的感情源于它鲜嫩的叶。因为,我是吃着荠菜长大的。

  小时侯生活贫困,粮食经常不够吃,一年中半年闹饥荒。为了不让肚子饿着,母亲就让我们兄妹到田野挖野菜充饥。那时的野菜很多,荠荠菜(荠菜)、刺角芽、灰灰菜、面条菜等。刺角芽我不大喜欢,上边有刺,扎手,也不好吃;灰灰菜与面条菜倒是好吃,但很少,不容易挖到。最好挖的是荠菜,田野、河畔、山坡、路边,到处都是,吃起来也不错,我就四处跑着挖荠菜,每次都能挖上一篮子。刺角芽挖回去炒吃,灰灰菜凉拌,面条菜做汤面时作为青菜下锅。惟有荠菜,即可炒吃,也可凉拌,还可以做饺子馅。那时,能吃上一顿饺子,是十分奢侈的,做梦都想。

  在我们家乡,乡亲们爱吃饺子,把饺子做主食,也拿其待客。有“迎客的饺子,送行的面”一说。在我的印象中,早些年吃饺子,纯粹是改善生活,而且那时侯的饺子,基本上都不放肉的。现在想来,不放肉的荠菜饺子,其实味道也是很不错的。我现在也常吃荠菜饺子,但都是在超市里买的,吃起来感觉没有过去的好吃。我曾去野外挖过荠菜,吃起来味道还算鲜美,但总感觉有点生分,吃不出童年记忆里的滋味来。

  荠菜还可以腌吃,不知道别人吃过没有,反正我吃过。大概是七九年吧,我那时正在公社读高中,家里穷,买不起食堂里的菜,常常自己从家里带些腌菜。常吃的是苤蓝丝、萝卜丝等。记得那年春天,家里没有了可腌的咸菜,母亲就到野外挖来了荠菜,为我制作咸菜。如今想来,荠菜制作的咸菜,味道还是很好吃的呢。

  我小时侯常常为家乡的荠菜骄傲,因为有了荠菜,可以吃到新鲜的蔬菜;因为有了荠菜,可以吃到鲜美的饺子;因为有了荠菜,才可以不饿肚子。我曾固执的认为,荠菜是我的家乡伏牛山所独有的。后来读张洁的散文《挖荠菜》,知道河北一带的也有荠菜,再后来读周作人的《故乡的野菜》,知道江浙一带也多荠菜。原来,在祖国的大江南北,到处都有的荠菜身影啊!

  采摘荠菜大都在春天,一般来说,荠菜的最佳食用期是在三月以前,四至六月是荠菜的花期,长出花来的荠菜不大好吃,嚼在嘴里咬不动,生涩难吃,也不鲜美。荠菜开花后已不能食用,只能当作药材了。中医认为,荠菜具有健脾明目,清热解毒,凉血止血等功效,能治多种疾病,所以有民谚说:“三月三,荠菜当灵丹”。不过,在我的家乡,很少有人用荠菜治病,倒是蒲公英,用于治病的人特别多。

  对于荠菜,人们总是喜欢把它与贫困的生活联系在一起。在我的印象中,在许多关于荠菜的文章中,把荠菜说成救命菜。荠菜,成了忆苦菜。当然,我也一样。其实,荠菜是一道营养丰富的美味良蔬。我国自古就采集野生荠菜食用,吃荠菜的历史可谓是源远流长。《诗经》里有:“谁谓茶苦,其甘如荠”之句。可见,古人很早就知道荠菜味道之美。唐朝时期,人们用荠菜做春饼,在立春这天有吃荠菜春饼的风俗。许多文人名士也对荠菜情有独钟,范仲淹在《荠赋》中写道“陶家雍内,腌成碧绿青黄,措入口中,嚼生官商角微。”苏东坡喜欢用荠菜、萝卜、米作羹,命名为“东坡羹”。到了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人们认识到了荠菜的价值,开始种植,至今已有一百多年的栽培历史。   

  荠菜除了药用、食用外,还有一定的欣赏价值。  荠菜根白色,茎直立,呈莲座状,叶羽状分裂,叶片有毛,边缘有缺刻或锯齿。开花时茎高2050厘米,花小,白色,长圆形。说实在的,荠菜花确实有点不起眼,星星点点的小白花,几乎没有香味,它既没有牡丹的富贵,也没有桂花的浓香,更没有腊梅的傲气,属于那种容易被人们忽略的小花小草。但就是这样毫不起眼的小花,却是野地里的报春使者,很多植物还未从冬眠中醒来的时候,它已经向人们报告春已来到的消息了。辛弃疾的《鹧鸪天•代人赋》中的 “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让人们对它充满了无限的怀想。可以说,荠菜花是春的旗帜。

  但是荠菜,在许多人看来,它是乡野里最卑微的植物,它既跟爱情无关,跟吉祥无关,跟富贵无关。它所拥有的只不过是苦难岁月里的悲伤记忆,当人们在忆苦思甜时候,当人们在吃腻了大鱼大肉而需要换换口味的时候,才会突然间想起它。荠菜,其实只是乡间一种最不被注意的,开着傻里傻气小花的野草。

  而我却不然,我始终认为,荠菜默默无闻,不亢不卑,无忧无虑,像幽雅而朴素的乡村少女,端庄大方,一如唐诗中的田园诗,百转千回;又似宋词中的小令,清新婉约;当然还有些许元曲的活泼,俏皮妩媚;其中况味,谁人可知。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202266/634397.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