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赣西文学 > 第2期 > 母亲的辣椒---------------------------作者:严克江

母亲的辣椒---------------------------作者:严克江

[更新时间]2009-07-17 12:54:54 [字数]1333[作者]

《母亲的辣椒》

作者:严克江

 

  自我记事时起,我出生的这个西北偏远的山区里唯一最显眼的风景便是辣椒串了。夏天一到,家家户户窑洞外墙上便挂起了一串串红艳艳、沉甸甸的辣椒串。母亲串的辣椒串最长最好看。农家一年四季的饭菜没的城市里丰盛,但生活似乎比城里人过得更有滋有味,农家一年四季所离不开的就是这辣椒了。

菜园子的辣椒开园了(熟了),母亲就从麻地里拔几杆麻杆子回来,换起裤腿,露出洁白的皮肤,将从麻杆上抽出的麻丝在腿上搓来搓去,不一会儿功夫,就搓成一根麻绳来。整个过程不过五分钟,一根又细又长又匀称又散发着麻香的麻绳就搓好了。于是又穿针引线,将刚从菜园摘回来的一筐辣椒串成一人高的辣椒串,沉甸甸的。父亲拿来一根长杆子将辣椒串挑挂在窑洞的外墙上。我和姐姐围着辣椒串笑呀跳呀,唱着叫不上名字的歌,像是过节似的。母亲看着我们一脸慈祥,一脸温柔。

  农家人离不开辣椒,也从不在城里买辣椒。自家菜园里的辣椒足以将捉襟见肘的生活缝补。夏天有青椒,切丝拌凉菜或切块炒猪肉片,夏天一过就没有青椒了,就用窑洞外墙上晒干的辣椒磨粉做料,农家人爱吃辣椒,饭菜里看不到红艳艳的辣椒颜色就吃得不够味。每到冬天,农家饭桌上最珍贵的菜品当属自家腌制的咸辣椒了,切丝盛盘,不用加任何佐料。记得我上中学那年月,学校只提供白开水,我们离学校远的同学住校,住校学生每周从家里带来一大包母亲烙的饼子和一玻璃罐头瓶咸菜。当时我的家乡连年干旱,辣椒很难种出来,若能看到谁的菜瓶子里有一点点的咸辣椒丝儿,我们就呆呆地看着人家流口水。

  我考上省城里的一所大学后,就离开了家乡的辣椒,两地的饮食习惯大有不同,省城里吃的饭菜调味讲究清淡,饭桌上不见预备的辣椒盒,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大醋壶。久而久之,我的胃已接受了这种清淡的饮食习惯,每年底回到家里,母亲做的饭菜怎么吃都感觉到太辣。

  大学毕业后,我带母亲进城里吃了一次火锅,我知道母亲很喜欢这种麻辣味道。母亲用手抹去嘴角的辣椒油水,一个劲儿地直夸城里的饭菜就是好吃。饭毕,母亲看见火锅锅底那足有二十几个子红红的辣椒料,母亲大惑不解城里人为什么把辣椒不磨粉入锅。听了我的一大堆解释后她直一劲儿地说可惜,说浪费,不管怎么劝都要将这些辣椒带回乡下老家去,我只好苦笑着叫服务员打包。

  去年,母亲患重病,我带母亲去城里就医,医生叮嘱我说让母亲少吃辣椒,最好别吃辣椒。否则只会让病情恶化,我谨听医生的叮咛,每次为母亲带去的饭菜辣椒很少。记得有一天母亲病情加重,在病床上痛苦难忍,我很心痛,我问母亲喜欢吃什么东西,我给她带去。母亲说她想吃蒸馍夹青椒菜,我一时无语,母亲说这话时露出的笑比孩子还天真。母亲是一顿饭也离不开辣椒的,重病在身使得她不得不割舍自己的最爱吃的东西。直到后来母亲已经适应了这种清淡的饮食习惯。

  母亲病危,小姑前来探望,小姑带来了母亲最爱吃的羊肉,母亲鼓足了劲欠起身吃了两口就不吃了,母亲说羊肉很好吃但太辣了。小姑在一旁为母亲的话感到很惊讶!

  现在母亲永远地离我而去了,今年冬季,父亲也学母亲的样子为我腌制了一小罐咸菜咸辣椒,我怎么吃也吃不出母亲腌制的咸椒味,背过父亲,我的泪流满面。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202266/634396.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