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赣西文学 > 第2期 > 矿工*父亲(组诗)--------------------作者:池沫树

矿工*父亲(组诗)--------------------作者:池沫树

[更新时间]2009-07-17 12:47:48 [字数]1865[作者]曲涧清风

 

《矿工*父亲》(组诗)     

 

“我看到他们出门时是个人,

回来时就成了一把灰”——题记。

 

 

《雪夜燃煤》

 

风吹过屋后的松树

摇动的影,坠落的雪

一片一片,银装素裹。

 

煤,燃烧着,温暖了

整个屋子。

深夜,父亲推开门

咳嗽着走向矿区。

 

《矿区铁轨》

 

六条铁轨从井底伸向地面

像开了花盘绕于矿区

 

这些“火车”都装满了煤

一节一节像火柴盒

但高大,沉重,碰撞巨响

 

最远的通向堆石块的岗子山

最近的通向锅炉房

还有洗煤厂,地面车间

 

这是三月,三月的风

黑色的地面黑洞的井口

黑色的房屋黑色移动的矿工

还有这黑色的铁轨深陷大地

 

隔山对岸,是一个村庄

开满桃花、梨花和绿色的春天

这里也有花,铁轨的弧线

煤尘的花纹,矿工与煤车塑造的花

只有一种颜色:黑色!

 

《风雪夜归人》

 

母亲做好了饭,说:

吃吧,已经留了你爸的一份!

 

天气寒冷,我睡不着

母亲也睡不着,她打开门看了看

说外面下大雪了,唠叨着

要给父亲的那份饭菜热热

好让父亲下班回来暖暖胃

 

在睡梦中我听到父亲叫门

然后咳嗽着去厨房吃饭

是夜,风雪大作

父亲的咳嗽由远而近

由近而远——

 

《澡堂》

 

回声很响,矿工的脚步沉重。

下班了,从矿井里坐着人车上来

头顶矿灯,脚穿矿鞋,一身工衣

二只白眼,一口白牙,全身煤灰。

 

我的父亲也在这个行列中。

我认不出。我也不敢认。

 

我和同学洗完澡

坐在休息室的镜子前

看到他们交完矿灯

像恶梦中的鬼影逼上镜子

 

然后扭曲,转弯

消失于潮湿的储衣室。

 

矿工脱光了衣服

讲着女人,笑得灿烂

 

澡堂中间有二个水池

四壁是高高的水笼头

他们站着,白色的皮肤上

沾满了毛茸茸的煤粒。

 

水,白哗哗地冲了下来

从头发,到脖子,再到脚趾。

水,黑漆漆地流过洁白的地砖

一涌身进了地下水道。

 

啊,热气,湿泥被燃烧的热气

啊,汗水,来自胃部,骨骼,手臂

啊,一氧化碳,二氧化硫,瓦斯,煤尘

啊,恐惧,黑暗,疲劳,还有亡命之徒

通通将它们洗净,换上便衣

回家——老婆孩子热被窝!

 

《父亲的星星》

 

“我不是一块燃烧的煤。

却爱煤的炽热地燃烧。”——赤叶

 

我去澡堂遇上父亲下井

父亲骂了我一声

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梦见父亲头顶矿灯

亮出二颗星星一样的眼睛

漂上了无边的银河

我一惊:爸!爸!爸——

父亲摸着我的额头,对母亲说:

朵朵发高烧了!

然后背起我就朝医院奔去。

 

在一片黑暗中,父亲背着我走过长长的巷子

当我看到父亲的一双眼睛

像二颗闪闪的星星

我被幸福温暖了潮湿的眼睛。

 

是的,父亲背着我穿过黑夜

我永远记得父亲的星星。

 

《煤中的铁》

 

 一个矿工在一次事故中离去

与他一同埋进煤层的还有他的工具

 

这块,被寒水冷冻过的工具

经历过瓦斯,炸药,透水,塌方

支离破碎的生命无从记起

 

多年后,一小块铁

裹紧在煤中,轰隆隆地

沿着南下的火车进了一家发电厂

 

最终它与煤一同燃烧

在火焰中通红的像血

——这是一块流着死亡矿工鲜血的铁

灵魂在热浪中升华

他用生命付出的爱与劳动

正静静地沿着220伏的电线

走进千家万户!

 

    作者简介:池沫树198011月生于江西宜丰。作品散见《诗刊》《青年文学》《星星诗刊》《广州日报》《中国诗人》《诗选刊》《都市文萃》《绿风》《文学与人生》《中西诗歌》《华夏诗报》《阳关》等。有作品入选《全国打工文学作品选》《中国打工诗歌精选》《诗生活年选》(2006卷)等选本。与友人创办《赣西文学》。学过绘画,做过流水线员工、记者、主管等。现在广东东莞。提倡人文关怀和母语写作。父亲为江西省棠浦煤矿矿工.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202266/634391.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