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xie首页 > 期刊频道 > 文学艺术 > 赣西文学 > 第2期 > 端午节(外七首)---------------------作者:木朵

端午节(外七首)---------------------作者:木朵

[更新时间]2009-07-17 12:25:12 [字数]3055[作者]曲涧清风

《端午节》

 

这一天,李贺在洗草席

母亲洗糯米、青豆和腊肉

小潭静止,任蝉鸣肆意地阐明什么

舅舅会骑来小毛驴

也捎来新毛笔

潭水微微清冽,像埋葬了

自己的丈夫

母亲说席子的两面都要刷洗干净

现在,她坐在青石上

像观察幼鸭如何在池中学会优雅

看了看天色

又看了看诗人的天庭

 

《素描》

 

夜雨没有移动这些树,

即使动过,也会恢复原状;

但不能肯定动没动蛐蛐,

关于后来的销声匿迹,

应不是它的勤劳

 

《丧礼》

 

 一行人去看死者,

昨天包括这人在内,他们参加过合唱比赛,

他甚至开了一个低级玩笑,

嘲讽基层党组织的机械。

 

但现在,他不在了,

严格地说,他的一部分言辞不在了,

有一些还在,其余人继续用。

他的遗孀很漂亮,一双儿女也可爱,

 

三人就像这个殡仪馆的装饰。

纷纷将奇数金额的礼金奉送,

之后还要一起讽诵他的生平。

人人腆着脸,被死神摸了一下,

 

他们赶紧从树洞里钻出来。

上午还没有完,公事之余

他们通过牌桌找回自我,

就像下井工人正在反复地洗手。

 

《暗器》

 

细听朽木中的声调

惊心的叫声,挨着幽暗的神色

一个夜里快如百年

 

水波上人声鼎沸

他们究竟要去哪里

戴着绣花的头巾,嘴角一抹红印

 

古旧的城镇呀,象散落的铜钱

抬眼看看

过桥的人傍着晚霞归

 

要越过城镇的土地

 

妩媚女人,在干净的草地上

酉时变成凤凰

 

赶夜路的队伍,没有星光的指引

站在山坡上

看到了城市的灯火

 

那灯火中的面貌呀

我愿花费剩余的镍币

 

心灵被谁嗅出了气味

灵魂穿着黑鞋

疲乏的眼睛落满水面

好心人一个个修剪

 

夜色里明亮的物体

都是一个躯壳

白色的躯壳里,不知将盛放什么

 

水滴声传来,南方只有一人

 

天接壤的地方

掀起阵阵波浪

 

一条街为所有人敞开

你只是一个小卒

贴着斑马线行走

生命变作一个运气,小心路上的车辆

黑发会一夜掉尽

 

夜里飘浮着坚硬的暗器

 

空气也满是棱角

先是击打着外壳,然后

在血液中筑起大坝

 

《五月的悲伤》

 

那个腰佩香草的人

早上在沅水

傍晚却在昆仑

水底的鱼虾看见

一个披头散发的人

饮木兰之坠露

山脚下吉祥的卜卦呀

你看那人在吃初开的菊花

 

南方所有的香草

比如江离、秋兰和申椒

还有去皮不死的木兰

拔心不死的宿莽

它们听到时光遮掩的人

在芬芳中双目流涕

即便他满身香气

却只能在河畔徘徊

 

他此刻正在咸池饮马

把缰绳系在扶桑之地

他侧耳倾听

美女在天堂的嬉戏

望舒和飞廉不敢做声

天门的雷神和雨师等待吩咐

都快要登上云霓了

他为何还留恋南方

 

从秦国带来珠宝的张仪

找到了沾着蜂蜜的舌头

上官大夫遇见了靳尚

令尹子兰傍晚去了司马子椒的府上

四个受贿的官员

最后在后宫找到郑袖

把头顶的天凿了一个窟窿

你看你看,玉器失去了颜色

兰花含羞落败

 

高冠长佩的人呀

让灵氛和巫咸再为你占卜

去国,还是听从彭咸的劝告

哎,你看荆湘的百姓

他们永不知情

生活多么艰难

最快的马也不愿离乡

凤凰不善媒妁之言

我空有芙蓉的衣裳

和腰间的玉佩

 

纵然滋兰九畹

树蕙百亩

他施肥的心思却没有

南方的倾盆大雨呀

洞庭起波澜

他祖居的家园

门庭荒芜

天上的云霞纳闷呀

路上的国民跟着嘲笑

 

只有五月的河水

象血液一样流淌

天堂倒映在她的怀里

昆仑停泊在一条船上

那个熟睡的彭咸呀

你可知今天的露水重

河水漫出堤岸

夹裹我的赤足

 

趁河神未醒

趁百姓忙于耕耘

趁芳草转身

趁楚国未亡

 

他一步就到了昆仑

昆仑的众神问他

他缓缓地说

南方的粽叶下

永远有糯米细白的呼喊

 

《与一个农民畅谈至深夜》

 

一张雪白的脸在南方消失

那脸上曾停留的时光,从此不知去向

 

人们习惯的风月

挂在天穹

一天天褪尽想象

在屋顶上盈缺一生

 

淳厚的农民

把你的语言打湿,把你心里的

妄想

捉走,捉走,在酒窖里颐养天年

 

回到月光有含义的地方

细说农事的悲欢

 

那根细微的灯芯,即刻毁灭

要好好捉住它呀

片刻不得喘息

 

雨水

很快要取代血液的位置

 

血液呀,时光中唯一的病者

 

月光下的这一代人,和昆虫一样渺小

大钟飞扬在天空

他们提耳受命

 

要竭力倾听

我们只剩下倾听

 

我们的躯体在街上

什么东西遗忘在乡下

月光下的十指,或是伏面伤泣

或是扑响在地

 

《论天赋》

 

我给妹夫一家拍照,

我有我的标准,

掌握着快门以及人与风景的比重:

我偏爱近距离处理人与风景的关系,

抓拍那些自然的瞬间

 

比忠实记录他们摆出满意的姿势更带劲。

只是一些数码照片,逝去光阴的捕捉,

但已悄悄塞入不容纠正的审美法则。

 

 

事后,妹夫会直率地说这些好

那些损害了形象,

如同我见过的其它言辞:

褒贬巧妙分配,最终互不说服。

我当这些反论是一次机会,

以观察在怎样的语气中还顶得住,

而在怎样的范围以外,

我开始排斥、抵制、撒野,

发热的耳根当一切劝告与提醒为挑衅。

 

《中秋》

 

 

这些草,脱离了阵容,这个傍晚,

被月亮光临的期待

已让白兔修葺一新。

如果近看,会有一些皱褶,

吻过、压过,或者像一条脐带,

总之,它变成了假象的漩涡。

 

 

为眺望所铺垫的这些草,

正慢慢稠密,一个小时,

一刻钟,它选定了最佳游客。

一下子它的奥秘被说破,

仅仅因这人的睿智

以及他懂得贡献的乐趣。

 

 

暗下来,这些草就关进了

自我的天地,没有人能弄懂,

无人识别那些露珠是如何染上去

又是如何吐出晨曦的。

关于月亮的阅览室,请绕道!

今晚不是对外开放的良宵。

 

它的根有多少代的历史?

不可拔苗,助长了斜睨。

附近的道路正是教科书的注脚,

谁会无事生非,踩踏这些草?

不爱美,你就看不出那些辙痕,

不暧昧,诗就与秋日无关。

 

    作者简介:木朵,1972-,江西宜春人。木朵,现居宜春,喜欢小镇生活,自谓“流落民间”;大学期间与一些好友尝试“南方诗歌”的创作倾向,“含辛茹苦”,从此有了一点基础。如今写诗剧,越写越寂静;写《雕虫小技》,象抱着一面铜鼓。“一条街生活,一条街记忆”。编有诗集《斜坡上的斜晖》(2003)和《镶铜边的小鼓》(2004),札记集《一夜成名》(2005)。

举报不良信息 本页地址:http://qikan.17xie.com/book/12202266/634370.html
   

← →键盘左右键前后翻页,回车[enter]返回本书首页
  • 支持本书:
Copyright©2007 17xie.com 互动写作和阅读平台 京ICP备08002671号